第113章 我来喂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时清梵反应过来, 江雪年已经吃到自己想吃的东西,坐回了原位。

她有所指地道:“挺甜的,不错, 我喜欢。”

说的是糕点,眼睛却盯着时清梵湿润的红唇。

时清梵脸一阵白一阵红。

邬满愈认定江雪年是贪『色』的草包, 又让人上了几盘不同的零食, 人吃得差不多了,才把身后的设计师叫过来给人量身。

量身结束后,挂在衣架上一排一排的衣物从外面推进来, 各种款式各种颜『色』, 看得人眼花缭『乱』。

江雪年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搂着时清梵过去挑衣服。

邬满没在衣服上给她下绊子,带来的都是放下哈宾斯最时兴的品牌和款式。毕竟衣服邬威能直接看到的东西,如现有问题, 对他没好处。

每人各挑了二十套, 江雪年道:“我记得每周都应该有新款吧, 那就暂时这么多,下周我再挑。”

还没见邬威,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适应良好, 花钱花的毫不手软。

下午, 邬满五点就过来敲门请“邬南烟”去见邬威。

江雪年兴奋地站起来, 离开前不忘叮嘱“岑清秋”不随离开房间, 乖乖她回来。

邬满领着江雪年进入主建筑,乘坐电梯来到顶楼,在一扇古朴的大门前停下。

“南烟小姐,族长在里面您, 您可以敲门进去。”

邬满道。

江雪年皱眉:“你就不能动动手帮我敲门?”说罢把邬满推开,抬手敲了敲门。

面上没有半分对邬氏家族族长的敬畏。

江雪年力气大,邬满后退了步才站好。

但他没有生气,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因为没有教训过,族长生『性』严厉,可不会惯着她。

“进。”里面传来低沉的声音。

江雪年推开门,大大咧咧地走进去。

这是一间书房,墙侧的书架摆满了书,中间一张巨大的办公桌,一面容严肃冷厉的中年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面无表情地看着江雪年吊儿郎当地走近。

“爸,我是南烟。”江雪年面对邬威时显得自来熟,看向邬威的目光中含着纯粹的好奇,“你的书房不错。”

邬威没想到“邬南烟”是这么『性』格,眉心深深一皱,“站好了就动,没规没矩的。”

哪知道他才说了一句,“邬南烟”瞬间炸了。

她双手狠狠拍在办公桌上,出巨大的声响,面『色』狠厉狰狞,“我没规矩???我十八年没见过爸爸,没人教我规矩上哪来的规矩!你见我如只是为了训我,那以后没必见面了。”

邬威似是“邬南烟”震住了,看着她的脸半没说过。

过了许久,“邬南烟”愤怒的喘息逐渐平缓,脸上才『露』出些许温情,感叹道,“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原看你没正经样,以为你既不像我也不像你母亲,没想到起脾气来和南月一模一样。”

“南烟,我对不起你母亲。”

邬威最后一句,“邬南烟”破防了,眼眶微红,“母亲已经去世了。”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父女”说开后,书房中的气氛好了多,终于有了点父慈女孝。

邬威让“邬南烟”坐下,温和道:“听邬满说你在南向国正在上大,的什么专业?”

江雪年道:“艺术研究。”

邬南烟这人没什么大志向,大是找人买的,选了最方便刷文凭的专业。

邬威微微皱眉,“你是alpha,读这种专业太浪费了。爸给你换专业,以后毕业了也好来公司帮忙。”

江雪年对此没什么见,“我都行。对了,我一起带过来的人,爸你让邬满也给她安排到和我同一所大吧。”

邬威挑眉:“多情这点像我。”

江雪年也挑眉:“我和您不一样,我专情,只这一。”

邬威叹道:“你这孩子,在这位置,有时候身不由己……”

“父女”聊了半多小时,江雪年从书房出来,把邬威的求告诉邬满,“具体换什么专业,你去问我爸,至于清清,她喜欢什么就念什么,不用和我一样。”

邬满应下了,目送“邬南烟”离开后,敲门进入邬威的书房。

看见邬威唇角淡淡的笑,邬满心中一惊,“族长。”

邬威道:“阿满,你去帮南烟换到门津大金融系,这孩子不错,如跟不上,就帮她请家教补课。以后她有什么需,简单的事情不用问我,直接帮她办了。”

“是。”邬满离开书房,几乎不能维持自己的表情。

他想不通就“邬南烟”这吊儿郎当没正形的样,到底哪里得了邬威的喜欢,竟然让“邬南烟”去读金融系,邬柘读的就是金融系。

邬威的目的昭然若揭,未来想让“邬南烟”进公司帮忙,说不定还会培植“邬南烟”和邬柘擂台。

邬满不得不承认,他低估了邬威对卡彭特血脉的厌恶,即便邬柘少爷那么优秀,“邬南烟”肉眼可见的草包,邬威依旧向着“邬南烟”。

江雪年回到房间,站在门前忽然想起那不算吻的吻。

她当时一冲动含住了时清梵的唇瓣,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不过清清当时没有表现出丝毫异常,是不是说明她并不反感她超出朋友界限的行为?

江雪年手放在把手上,刚算推开,门先从里面拉开了。

时清梵看见江雪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面『色』依旧冷淡:“站在门口做什么?良心现不敢面对我了?”

江雪年收回手,脸『色』变得正常,唇角勾了勾:“良心是什么东西,在我遇见你的那一就没了。出来吃饭。”

握住时清梵的手一用力,将人从房间里面拉了出来。

吃饭时,江雪年对时清梵动手动脚,时清梵气得把筷子扔了,“邬南烟,你有完没完?”

美人生气时,脸颊一抹薄红,不似往常的冷淡,更显灵动,江雪年将人的手捉住,放到嘴边亲了亲:“宝贝的手吃饭累着了,我来喂你。”

时清梵身体微微抖:“邬南烟,你不脸!”

江雪年转头警告地看了眼偷偷看戏的仆人,仆人们立刻躲起来。

“脸算什么,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不。”在调戏“岑清秋”这方面,“邬南烟”自带赋。

这时道脚步声响起,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女人一头短,戴着黑框眼镜,男人则戴着金丝眼镜,眉眼精明。

人看见江雪年和时清梵,脚下的动作同时一顿。

江雪年注到女人看向时清梵的眼神,立刻将人挡在自己身后,抬起下巴不悦地问:“你们是谁?”

女人和男人对视一眼,快反应过来江雪年和时清梵的身份——邬威接回来的私生女邬南烟还有她的情人岑清秋。

“叶柟,你的表姐。”叶柟笑着走近“邬南烟”,“早就听舅舅提过你,听说你昨就到了,可惜我下班比较晚,没有见到。”

“这是谷奥维,你的表哥。”叶柟介绍道。

谷奥维看起来不善言辞,只友善地对“邬南烟”笑笑。

伸手不笑脸人,“邬南烟”虽然草包,但不是傻子,“表姐,表哥。”

叶柟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听说你也是alpha,咱们『性』相同,可以多聊聊。”

“这位小姐是?”谷奥维看向时清梵问。

江雪年占有欲地搂住时清梵,道:“岑清秋,我的人。”

她搂住的时清梵立刻动作不大地挣扎了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