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被发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雪年放下手腕, 唇角的笑意敛去,对韩达五人道:“不道李老师这节课会讲什么,我提前复习过, 给你们讲一节课的内容吧,就算学的不一样也不亏。具体等下课后问其他人再补。”

完江雪年见韩达五人呆呆地看着她有反应, 蹙眉问:“什么呢?拿书啊。”

韩达回过神, “好的班长。”五人把书和笔拿出来,互相对视,眼神交流过后确认自己看错, 刚江雪年确实笑。

还笑的那么甜蜜。

啧, 班长就是班长,刚开学就有情况啊。

一节课五十分钟,江雪年站在楼道里轻声细语讲完物理学的第一节课,时间刚好卡在四十五分钟, 留下五分钟消化吸收的时间。

能考上北山军校的人, 除身体素质过硬, 智商也都超出平常人一大截,江雪年这节课不止讲书本上的内容,举一反三,旁征博引, 韩达人听得入『迷』, 书上空白的地方记满满的识点。

“有不懂的地方抓紧时间问我, 有就可以收拾书包准备去下节课上课的教室。”江雪年道。

韩达自信地合上书, “班长你讲的这么细,我们再听不白不成傻。放心吧,全会!”

江雪年被韩达得瑟的样逗笑,看其他人, 他们也全都点头自己完全会。

江雪年道:“那就收拾好书包吧。”

人刚收拾完背上书包,下课铃就响。

在教室里上课的李老师一秒钟耽误,推开门出来。

看见“傻愣愣”站在教室门外连书都不道看的江雪年人,眉头狠狠一皱,“上课我已经点过名,你们的名字是什么我都道,下节课一上课我就会提问你们今天上课学过的识,回答不上来一次扣百分之三十的平时成绩。”

冷声完,李老师转身离开。

李老师离开后,教室里开始有人话收拾东西。

韩达对江雪年道:“班长,你先去教室吧,我去问问课上学什么。可不可以顺便帮我们占个座?”完可怜地看江雪年。

江雪年:“……可以。”人高马大的,装可怜像是威胁人。

她们现在在a楼,第二节课在是c楼,二十分钟后上课,从a楼到c楼就要用十分钟,可以除喝水上厕所,基本做不其他的事,休息根本不可能。

江雪年来到c楼教室,她是第一个到的,教室里还空着,江雪年从书包里掏出五支笔,直接占第一排五个位置。

这节课是武器历课,老师除上课语速比较慢什么怪癖。

班里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进来,韩达他们为问清楚,耽误点时间,上课前五分钟赶过来。

喘着气跑进来,韩达一看第一排的空位,首先就是一个震惊。

“班长,你不觉得我坐在第一排有点不太好吗?挡住别人怎么办?”韩达最喜欢坐边边角角和最后一排。

江雪年道:“挡着也关系,刘老师喜欢脱稿讲,不用看投影屏和黑板。”

韩达:“……”

江雪年都好心给他们占座,他们除接受还能怎么办?

更何况江雪年可是刚刚给他们偿讲解一课物理学。

韩达挨着江雪年坐下,韩达的身躯像座山一样伫立在最前方。

韩达坐下后兴奋地对江雪年道:“班长,你真不愧是我老大!”

“我刚刚问他们上课讲什么,有有笔记,结果一看,笔记还不到你讲的二分之一,内容简短,只讲课本上的内容。你放心吧,下节课随便他怎么提问,咱们绝对有问题!”韩达拍着胸脯。

江雪年指指自己手腕上的小光脑:“我把各科老师的习惯整理好发群里,你记得看。李老师可不是那种讲什么就会提问什么的老师,有空还是要多看书。”

韩达赶紧打开群,下载江雪年整理的表格,看见物理学李老师的怪癖,气就不打一处来:“太卑鄙!怪不得他的课挂科率达到百分之五十!原来他喜欢故意提问学过的识扣平时成绩,期末要考九十分以上算及格。”

上午的课程结束,饶是作战指挥学的学生们都是alpha,也有点受不住。

有的老师只讲课本,有的老师讲的和课本一点都关系,一上午的笔记都超过十页a4纸。

好在今天有实战课,中午还能睡会儿休息一下。

中午江雪年和韩达他们一起去吃饭,本来江雪年被人簇拥在中间,着着,江雪年跑到旁边,抬起手腕把小光脑的屏幕侧过来,在韩达人看不见的角度给时清梵发消息,询问她到哪,上课累不累。

时清梵:我们最后一节课,一直和omega同盟会的人开会,开完会直接来食堂。现在坐在这里。[图片]

江雪年:我马上也到,等我!

时清梵:[乖巧点头]

江雪年:[可爱]

江雪年放下手腕,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余光看见韩达个人盯着她,『色』惊异,顿顿,转过头问:“怎么?都看着我做什么?”

韩达摇头:“,什么。”

人来到食堂,趁着分开买饭的时间,韩达拉个小群,在里疯狂八卦。

韩达:老大恋爱!

韩达:你们看她笑的,有问题我跟你们姓!

刘帆:问题是班长和谁恋爱?咱们今年的新生omega就那么个,和老大有联系的,我记得就一个时清梵。

何北岳:我也记得,军训演练时和班长一起升旗的那个大美人!班长不愧是班长,大一就能拿下omega同盟会的人,真是我辈楷模。

韩达:我记得咱们学校omega同盟会的人都是工作后会恋爱结婚,这么看来,老大真的是不得啊。

刘帆:咱们也别太快确认,再观察一下。

江雪年买饭回来找个离时清梵他们最近的空位坐下。

韩达他们聊完买的饭,回来还找江雪年一下,坐到她身边后,韩达问:“班长,你这位置离门口也太远,要不是我眼尖,肯找不到你。”

江雪年淡喝口汤,“我相信你们的眼神。”

刘帆暗暗给韩达使个眼『色』,让他别再话,注意观察。

江雪年心不在焉地吃两口饭,抬起头,目光迅速扫过不远处的时清梵,两人目光对视的瞬间又快速分开,有任何人发觉,让江雪年有一种两人正在偷情的错觉,格外刺激。

江雪年自以为做的隐蔽,有人察觉,实际上她的一举一动早就在韩达三人的眼皮底下。

刘帆在江雪年故抬起头看远处的时候,心里就响起警铃,立刻跟着看过去,然后就在不远处看见一群聚在一起的omega,其中就包括最美的omega时清梵。

韩达和何北岳背对着,回头能看见,刘帆暂且,只假装抬起手腕,用小光脑快速拍张对的照片。

照片虽然模糊,但时清梵的美貌,模糊一百倍也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见过她的人都能一眼认出。

四人默默吃着饭,除第一次来得及拍摄,刘帆共记录江雪年五次抬起头看对的画。

吃完饭,江雪年回生alpha宿舍,韩达三人回男生alpha宿舍。

路上韩达问:“你们注意到什么有?”

何北岳:“我就看见班长有一次抬起头看对,但目光有焦点,很显是随意扫过,所以我什么都发现。”

“嘿嘿。”刘帆忽然声,把韩达和何北岳吓一跳。

“刘帆,你发什么神经?”

刘帆一脸高深道:“不是我发神经,而是我坐的位置好,该发现的不该发现的全都让我发现就。”

“刚北岳他发现班长看对,你们背对着不清楚,我却道她确实是在看一个人。你们猜那个人是谁?”刘帆神秘地问。

“你就别卖关。”韩达拍下刘帆吗肩膀,“是好兄弟就赶紧。”

刘帆道:“其实不用我,你们早就道。”

何北岳:“!!!真的是时清梵?”

韩达也一脸惊讶。

他们之前就是自己瞎yy而已。

“照片我都拍下来,对不远处就是时清梵他们omega同盟会的人,还有班长次抬头看对我也拍下来。证据确凿!”

“牛掰!”

“你和班长都牛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