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08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锴是真的忙, 处理完南城镇地震的事情回家待了半天,就又去上班了。

好在他离开前,江雪年同他说了时濂打电话来想上门拜访的事情, 江锴打了个电话,找人敲打了时濂一番。

元旦日是联盟最重要的节日,整栋别墅被保姆布置一新。

元旦日前两天, 江钺终于从军队回来, 江锴也罕见地回来吃饭。

没等江雪年高兴,出去巡演的秋凡柔也回来了。

当时江锴,江钺, 江雪年和时清梵正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剧,大门的电子锁响了一声,从外面被推开。

秋凡柔抬着下巴走进来,身后的助理拉着两个大行李箱努力跟上。

保姆听到声音赶紧跑到门口, “太太,您回来了。”秋凡柔摘下墨镜,动作优雅, 声音温柔:“最近家里还好吗?”

“一切都好。先生他们都在客厅。”

秋凡柔点头,把墨镜给保姆,抬脚往里面走。

走进客厅,秋凡柔脸上刚刚扬起温柔的笑容,看见不该在这里出现的时清梵,笑容一顿, 指着她问江锴:“她怎么会在家里?”

江锴站起来走到她面前, 温和道:“辛苦了, 要不要去楼上休息一会儿?”没有在孩子面前回答她的问题。

江钺也走过来, 道:“妈, 你回来了。”

秋凡柔伸出手抱住江钺,“乖儿子,妈妈好想你。”

江雪年坐在沙发上看戏,不想动。

时清梵推了推她的手。

江雪年和时清梵对视一眼,两人一起站起来。

“妈。”江雪年叫了声,没说别的话。

秋凡柔听到她的声音,立刻放开江钺,踩着高跟鞋快步走到江雪年面前拉起她的手,“宝贝,快让妈妈看看,长高了,也变漂亮了。”

江钺:“……”

江雪年分化成sss级alpha后,江钺和她在秋凡柔面前的待遇直接掉了个个儿。

现在江雪年才是秋凡柔最爱的女儿。

江钺这个她的宝贝疙瘩已经没有那么宝贝了。

江雪年被秋凡柔身上浓郁的香水味熏得打了个喷嚏,秋凡柔身体僵了一下,终于松开她的手。

“秋阿姨好。”时清梵站在一旁礼貌地说。

秋凡柔的脸色立刻冷淡下来,“你怎么在这儿?时家应该不缺你吃住吧?”刻薄的话张口就来。

“凡柔。”江锴不认同地道。

他走过来拉起秋凡柔的手,“我陪你去楼上休息一会儿。”

秋凡柔瞪了时清梵一眼,跟着江锴去了楼上。

江钺等他们离开后,抱歉地对时清梵说:“清梵,对不起,我妈妈一直是这个脾气。”

对自己的孩子说冷落就冷落,更不必说对别人了。

但无论如何她生了他,小时候对他也很好。

江雪年有理由讨厌秋凡柔,江钺却不能。

时清梵道:“我知道。”

说完主动握住了江雪年的手,“我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想起秋凡柔以前对待江雪年的模样,心里有些生气。

某些方面来说,秋凡柔和时濂是同一种人,无利不起早。

秋凡柔和江锴晚上吃饭才一起下楼来。

不知道江锴怎么和秋凡柔说的,她再见到时清梵没有再恶言恶语,只是冷着脸无视。

一顿饭因为秋凡柔的存在,变得一点都不温馨。

保姆私下里安慰时清梵,“太太她就是这个脾气,她无视你,你也无视她就好了。”

“嗯,谢谢阿姨。”

江雪年同秋凡柔关系不好,秋凡柔和她没有丝毫关系,她从不为陌生人生气。

元旦日当天,从早晨七点开始就有人陆续拜访。

秋凡柔打扮的很隆重,和江锴一起应酬。江钺在一旁看着。

江雪年和时清梵下来的时候,刚刚走了一波人。

秋凡柔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听到脚步声回过头,看见时清梵,皱眉道:“今天很多人来拜访,你别出来了。”

“凡柔。”江锴握住秋凡柔的手。

秋凡柔甩开江锴的手道:“这次你再怎么说都没用,你让她在这里人家问起怎么介绍?说她是雪年不小心标记的omega?无家可归所以在咱们家住?你丢的起人我可丢不起。”

“够了。”江雪年实在无法忍受秋凡柔的尖酸刻薄。

“实在碍你的眼,我们不在家里住就是了。”

“清清,咱们走。”

她们已成年,手里有钱,住哪不行,非要在这里受秋凡柔的气。

听到江雪年要走,秋凡柔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她很快镇定下来,笑着对江雪年说,“雪年,妈妈不是这个意思……”

见江雪年无动于衷,秋凡柔咬了咬牙,道:“好,你们留下吧,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元旦日是合家团聚的日子,你这时候离开让我和你爸怎么办。”

江锴道:“就说清梵是我的干女儿吧。”

秋凡柔咬着牙应了,江雪年才没有拉着时清梵离开。

一家人吃了早饭,九点多,继续有人陆续上门。

不到两个小时,联盟上层的人家几乎都知道江锴不仅有个sss级alpha女儿,还多了一个干女儿,是个sss级omega。

送走联盟外交部部长后,财务部长带着家人上门。

财务部长是一位女性alpha,她的妻子是女性omega,两人育有一子,在上个月分化成了s级omega。

财务部长进门后先同江锴秋凡柔问了好,看向江雪年,眼睛一亮道:“首长,这位就是令千金吧,真是虎父无犬女,未来定能继承您的衣钵。”

江锴笑道:“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未来想做什么我都不勉强。”

秋凡柔同部长夫人应酬,拉着人在身旁坐下,看向她旁边的omega男生。

“这是你儿子,我记得叫甘昔对不对?长得真漂亮。”

甘昔个子大概一米七,身材瘦弱,面容白皙,乖巧地坐在部长夫人身旁,听到秋凡柔的夸奖,立刻害羞的红了脸,“谢谢秋阿姨。”

秋凡柔笑得意味深长,“我记得你小时后经常来家里玩,和雪年玩的很好,当时我和你妈妈还说你们两个以后说不定能成一对。现在一看,可真是巧了,雪年是alpha,你是omega,可不正好。昔昔,做秋阿姨的儿媳妇怎么样?”

甘昔脸色通红,无措地看向自己的母亲。

他小时后确实来过江家,但那时候是和江钺一起玩,江雪年脾气不好喜欢欺负人,他都躲着江雪年走。

秋凡柔的意思很明显,部长夫人自然惊喜非常。

江雪年还没有分化的时候,脾气不好,性格也有问题,是上层人家率先排除的联姻对象。

但现在不同,她不仅脾气变好,分化成了sss级的alpha,还考取了北山军校,又有江锴这么一位父亲,未来前途无量,是不少人家眼中的香饽饽。

部长夫人带甘昔来,也是有一层让秋凡柔相看的意思,没想到甘昔真的被秋凡柔看上。

她拉住甘昔的手笑道:“傻孩子,夫人是喜欢你才会这样说。我们大人在这里聊天你也不自在,去和雪年他们玩一会儿吧。”

秋凡柔知道江雪年可能不听她的话,直接吩咐江钺,“江钺,你们几个去楼上玩吧。”

江钺作为大哥,只得站起来,招呼大家去楼上。

甘昔忐忑地看了部长夫人一眼,部长夫人鼓励道:“去吧,都是从小认识的朋友,别害羞。”

时清梵抓住衣摆的手一紧。

这就是秋凡柔的目的吗?让她待在这里,亲眼看着她介绍给江雪年的omega家世有多优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