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03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在上课, 时清梵虽然惊讶,但没有和汤修然说话。

好在这节课只剩五分钟就要下课了,谈英用五分钟讲完了一道题, 下课铃一响立刻离开了教室。

宫玲琅再三叮嘱汤修然一定要跟她站在一条线上替时清梵把关, 得到汤修然确定的回复后才一起去时清梵的座位找她。

“清梵~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没想到我会来圣利斯找你们吧~”汤修然是个头发微卷肤色奶白的男生,个子不高,和宫玲琅差不多,性格活泼开朗, 梦想是分化成omega或者beta, 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时清梵看向宫玲琅:“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宫玲琅反问:“糖糖来了还不够惊喜?”

时清梵不确定汤修然会不会把她问的问题告诉宫玲琅,道:“惊喜是一方面, ”重要的是足够惊吓。

“糖糖没有转学过来吧, 在圣利斯待多长时间?”

汤修然笑眯眯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清梵,我只能在圣利斯学院待一个月,所以平时我要多粘着你你一点,我很快就会离开了, 再见面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

汤修然越说越可怜,时清梵道:“不用担心, 过年就能见了。”

汤修然:“……”

汤修然接不下去话,给宫玲琅使眼色。

宫玲琅问:“清梵, 出去这几天江雪年没有趁机对你做什么吧?”

她们在一张床上睡了一个晚上,江雪年还差点对她表白……

时清梵用直视掩盖心虚:“你对她有偏见, 我说过, 江雪年不会对我做什么的。”

宫玲琅撇撇嘴:“她看你的眼神分明不怀好意,你就是太单纯才会被她骗。明明之前那么多追求者你一拒绝一个准,怎么对江雪年就当没发现呢。”

时清梵越心虚, 表面越镇定,“江雪年不喜欢我,我们只是朋友,你误会了。她对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宫玲琅往江雪年的方向看了一眼,几乎半个班的人都围在江雪年周围,江雪年对他们笑得温柔。

宫玲琅愣了下,心底忽然涌起一股淡淡的不爽。

“你看,她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宫玲琅指着江雪年道。

时清梵道:“她是性格好。”

宫玲琅说不过时清梵,反而把自己气到了。

虽然江雪年已经替时清梵“平反”,没有当初那么可恶,但宫玲琅依旧不希望她和时清梵在一起。

时清梵多么完美啊,顶尖的美貌,顶尖的智商,江雪年有什么?家世?

以联盟的人才优先制度,时清梵凭借自己的努力,未来不一定会比江家差。

这样一来,江雪年连唯一的优势都没了,凭什么天天缠着时清梵,还被时清梵另眼相待?

课间不过短短十分钟,上课铃一响,宫玲琅和汤修然回到自己位置坐下。

汤修然离开时趁宫玲琅没注意对时清梵眨了眨眼。

时清梵立刻懂了,她那天询问汤修然的事,汤修然应该没有和宫玲琅说。

这节课是物理课,哪知道学生们坐好后,走进来的却是谈英。

谈英手里拿着一个u盘,走进来没说废话,直接道:“今天的物理课取消,咱们看全市联赛的比赛视频,看看江雪年和时清梵是怎么为学校争得荣誉的。”

谈英把u盘插好,调到视频页面,对学生们道:“学校规定所有同学看完比赛视频后写一篇观后感,优秀的观后感可以刊登在校园报上,获得稿费和学校提供的奖金,据我所知,观后感颁奖和江雪年时清梵颁奖一起进行。”

圣利斯的学生大多不差钱,听到奖金兴致缺缺,但听到后面一句,瞬间来了兴趣。

和江雪年时清梵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拍下照片来就是以后炫耀的资本好吗!

谈英见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满意一笑,点击播放视频。

因为时间紧急,谈英拿到的是未经剪辑的原版视频,在同一时间摄像头只能拍摄一个地方。

镜头来到圣利斯学院时,画面中是江雪年轻松的身影,时清梵如往常一样淡定冷冽,孟白椿则紧张的很明显,每次镜头过来她都在擦汗。

画面在圣利斯学院停留了一分多钟,很快移到了另一所学校。

都是在紧张地排兵布阵,想办法赢得比赛。

直到镜头来到明心军事附属学校,听到戴宏伯乔飞翔白叶雨三人的对话,三班的人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

在他们心中,江雪年虽然因为失忆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但在复赛中只考了全校第三,孟白椿的成绩虽说是第二,但也和时清梵差了不少分数,简单来说,江雪年和孟白椿都和时清梵有壁。

大概是学霸和学神之间厚若钢板的壁。

戴宏伯乔飞翔白叶雨这三个人他们在以往的全市联赛比赛视频中都见过,他们虽然也没办法和时清梵比较,但成绩依然比江雪年孟白椿高一大截。

“明心军事附属学校太卑鄙了吧,知道圣利斯没换过出战顺序就故意算计咱们。”

“明心太讨厌了,尤其是那个戴宏伯高高在上的嘴脸。”

“以前也没觉得戴宏伯不好,现在我是怎么看都觉得他那张脸不顺眼,想打一拳的程度。”

……

班里人边看边小声讨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江雪年会输,孟白椿输赢概率各一半。

第一场比赛,时清梵不仅赢了乔飞翔,而且是10:0赢得,三班人感觉出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好奇乔飞翔怎么惹到时清梵了。

接下来第二场,孟白椿对战白叶雨,经过激烈的比赛,叶白雨最后以一分之差输给了孟白椿。

虽然圣利斯此刻已经锁定了胜局,但对阵明心军事附属学校的最后一战,所有人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尤其是宫玲琅,抓着汤修然的手甚至微微发抖。

汤修然看着自己被抓红的手,选择转身问后面时清梵比赛结果。

“清梵清梵,江雪年赢了没?”

时清梵刚要说话,宫玲琅忽然转过身严肃道:“不可以剧透!”

时清梵看向汤修然,汤修然耸耸肩:“好吧,我不问了,但是玲琅,你能不能松开我的手,很痛的。”

宫玲琅立刻松开,有点尴尬道,“我没注意,对不起。”轻轻抓过汤修然的手替他吹了吹。

“没关系,我原谅你啦。”

这时三班的学生们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宫玲琅立刻一脸懊悔地扔掉汤修然的手,“啊!我错过了什么?!”

汤修然:“……”

只见屏幕上,江雪年的手从抢答器上移开,立刻说出了答案。

裁判道:“完全正确!”

“哇!赢了!!!”宫玲琅激动地站起来大叫。

所有人都看过来,宫玲琅瞬间冷静,坐下装死。

她刚刚竟然为江雪年的胜利欢呼?!

她一定是疯了。

接下来为了防止自己再次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宫玲琅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用疼痛时刻提醒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

江雪年赢第二题的时候,宫玲琅抿唇忍住了。

第三道题,宫玲琅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又忍住了。

第四题,第五题,第六题……一直到第九题,当裁判再次说“完全正确”的时候,宫玲琅再也忍不了了。

“江雪年你就是最牛掰的!给我冲!!!!”

这一刻三班的学生们根本没有时间惊讶,因为他们想的和宫玲琅一样。

“江雪年冲啊啊啊啊啊!!!”

“赢他吖的!”

“让他嚣张,等着0:10输吧!!!”

……

当江雪年赢下最后一题,宫玲琅激动地大哭,“赢了赢了!我们赢了!!!江雪年你就是神啊啊啊啊啊!”

汤修然:“……”

所以拖后腿的人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安!感谢在2021-10-13 23:39:40~2021-10-14 02:11: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橘枳在织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名字不重要 10瓶;软软软软软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