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椿……”洛月还想说些什么挽回,孟白椿却扭过头不再看她。

许洁对小朋友间的友情不感兴趣,既然结果出来,江雪年的成绩没有了质疑,她就要开始给参加全市联赛的三人补习,“洛月同学,你可以回教室上晚自习了。”

洛月脸色煞白,委屈的眼眶通红,吸了吸鼻子,小声道:“许主任,我知道了。”

洛月的小心机在许洁这种社会阅历丰富的人面前根本不够看,许洁敷衍地点点头,“快去吧,已经浪费了一节课的时间了。”

洛月脸色更白了,眼眶一瞬间蓄满眼泪,最后看了孟白椿一眼,转身小跑着离开了实验室。

许洁冷眼看着洛月离开后,道:“孟白椿,去把门关上。”

孟白椿刚刚认清了自己所谓的朋友,整个人都有些消极,闻言慢吞吞地走到门口把门关上,再慢吞吞地走回来。

许洁问:“关好了?”

“许主任,关好了。”孟白椿像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劲似的,软绵绵地说。

许洁给她们三人分配了座位,从自己带来的课本中抽出三章试卷发给她们。

“刚才一整张试卷,江雪年用了半个小时就做完了,我不惊讶。我惊讶的是,卷子中有下周才会学到的知识,江雪年依旧写对了。”

“时清梵,刚才你说最近你一直在帮江雪年补课?”

时清梵点头:“是的许主任。江雪年之前意外晕倒,醒来后发现失去了记忆,会做理科题,需要完全背诵的文科题却忘的一干二净。”

时清梵说到这里看了江雪年一眼,继续道:“因为江雪年昏倒和我有些关系,所以在她出院后我决定帮她补课。没想到效果意外的好。”

“是这样的,许主任,班长…时清梵自己整理了学习框架,我按照框架系统学习,才能飞速进步。”江雪年把功劳往时清梵身上推。

时清梵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江雪年暗暗给她使了个眼色,时清梵没再说话。

许洁惊讶问:“你竟然失忆过?”

江雪年点头:“就在不就之前。当时我做了件错事,承受不了心中的压力,就突然晕倒了,谁知道醒过来后会晕倒。”

许洁知道江雪年的身份,自然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问她做了什么错事,而且直接转到另一个话题,“你说时清梵整理了学科框架?时清梵,你整理了几科?”

时清梵道:“全科。”

孟白椿这下顾不得伤心自己失去朋友的事了,她一直以来都为自己优秀的成绩感到自豪,因为这都是她努力的结果,其他人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

哪知时清梵成绩压她一头,还有时间整理各科框架,帮助别人学习……

不论从智商还是格局来看,孟白椿都输的彻底。

她根本比不上时清梵。

而且在江雪年和洛月比试之前,她还觉得自己考了全校第二,比第三名江雪年高了十分,两人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然而在判江雪年那张卷子的时候,孟白椿就知道了江雪年有多强,不仅是知识储备,还有心理素质。

给她三十分钟,在极度的紧张和压力之下,她绝对做不到江雪年那样完美。

参加全市联赛的三个人中,她是最差劲的,竟然还有时间伤春悲秋,简直对不起学校给她的参赛名额。

许洁余光注意到重新变得干劲十足的孟白椿,微微一笑道:“很好,可以先在你们班试验,如果效果好,让你们班主任拿给我,我们推广到全校。”

江雪年道:“许主任,如果推广全校,时清梵的知识产权费怎么算?”

圣利斯有钱的很,时清梵同家里关系不好,钱财的来源一直是奖学金,如果能够帮时清梵拿到学校的知识产权费,时清梵就再也不用为了学费而发愁。

许洁笑道:“如果推广全校,知识产权费自然少不了。放心,学校很大方。”

说够了其他,三个人学习的积极性都被提起来。许洁开始正式给她们补习。

许洁不愧是教导主任,知识储备面极广,她帮三人补习时,不仅仅拘泥于书面知识,而是旁征博引,一个知识点可以联系几个事件让你知道缘由过程结果。

两节课过去,三人受益匪浅。

孟白椿学的脑子发胀,急需回去后好好消化,江雪年和时清梵接受度还好,但今天已经接受了足够多的知识,没必要再私下里学习。于是两人决定这几天时清梵不再帮江雪年学习,等全市联赛结束再看江雪年的成绩决定要不要继续。

江雪年和时清梵在楼道里道别,“班长,明天见~”

“明天见。”

江雪年转过身推开508的门,刚要迈步进去,时清梵忽然叫住她,“江雪年。”

“嗯?怎么了班长?”江雪年疑惑地转过身。

时清梵睫羽颤了颤,缓缓垂下,“你说明天会给我个惊喜……”

江雪年立刻道:“现在还不能说。”

时清梵矜持冷淡地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江雪年笑意盈盈:“惊喜嘛,肯定是好事,班长你可以期待一下。”

江雪年回了508,时清梵回到506。

她刚才并不是想知道惊喜是什么,而是怕江雪年忘了这个惊喜。

时清梵和江雪年在楼道里说话的时候宫玲琅就听见了。

见时清梵推门进来,宫玲琅立刻站起来跑到她面前,将人从上到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

时清梵不明所以:“玲琅,我是去补习,不是去打架。”

宫玲琅没发现时清梵有奇怪的印记,放轻松地坐回凳子上,“我当然知道你是去补习了,但你是和江雪年一起去补习埃我是怕她对你图谋不轨。”

宫玲琅说的煞有介事,时清梵想到今天心中莫名的鼓噪悸动,问:“她能对我有什么图谋?我能帮她的都帮了,不需要图谋就可以得到。”

宫玲琅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时清梵道:“是,你再和她走近一点,她确实不需要图谋就能得到了。”

时清梵不喜欢猜来猜去,蹙眉道:“玲琅,你到底想说什么?”

宫玲琅叹了口气,“我想说的事情很简单。江雪年图谋你这个人,她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你要是不想让她误会你愿意做她女朋友,以后就和她保持距离行吗?”

宫玲琅原本是不想告诉时清梵江雪年喜欢她这件事的,但刚刚在江雪年行为研究小组群里和姜飞沉汤修然两人商议过后,姜飞沉提议告诉时清梵他们的猜测。

他们作为时清梵的发小,了解时清梵,知道她不喜欢被人追求,曾经追她的人能从城东排到城西,时清梵知道后只觉得烦躁。

而且时清梵因为家庭原因,很早就和他们说过,不会过早谈恋爱。

如果告诉时清梵江雪年对她有那种想法,时清梵一定会自动远离江雪年。

宫玲琅思考再三,觉得姜飞沉说的有道理,汤修然也同意这个决定,于是有了刚才那一幕。

“你说江雪年……喜欢我?”时清梵心跳漏了一拍。

宫玲琅点头:“她当然喜欢你,而且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

时清梵坐到书桌前,看着桌上江雪年留下的一本练习册,抬手放在上面,摸了摸写着江雪年名字的位置,“为什么这么说?”

宫玲琅搬着凳子坐到时清梵旁边,看了眼门口,低声道:“当然是我观察推理出来的。”

“你想啊,江雪年平时在班里根本毫无存在感,她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为什么要突然陷害你帮我作弊?”

“为什么?”时清梵努力控制着让自己的心跳不要太快。

“当然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了1宫玲琅道,“虽然是我的猜测,不过逻辑通顺,八九不离十。”

“嗯,你说吧。”时清梵垂下头,白皙的脸颊一半陷入黑暗,一半被流泄的灯光照亮。眼眸半阖着,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神色。

宫玲琅把当初在江雪年行为研究小组群里讨论出的结论告诉时清梵,“时清梵,优秀,高冷,美丽,是圣利斯的女神。江雪年,阴暗,学习一般,容貌一般,在圣利斯毫无存在感。这样的江雪年想要和你有进一步的发展,简直是天方夜谭。”

“于是江雪年想了一个主意——先让你陷入困境,再亲手拉你出来,绝对能够在你心中留下深深的痕迹。”

“你看她现在不就成功了?”宫玲琅说到这里不高兴地皱了皱眉。

“做了坏事再装失忆,你竟然轻轻松松原谅她,清梵,我真的想不通,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会被这种人骗。”

时清梵纤细的手指不受控制地蜷缩起来,藏在如瀑长发里的耳朵比在实验室时还要烫,如今这股烫意不甘愿停留在一处,蔓延上脸颊,锁骨,甚至入骨入皮,心脏处的血管流动的血液都开始滚烫起来。

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在医院时她明明十分厌恶江雪年,可随着后来的相处,她越来越能体会到江雪年身上真诚优秀善良的品质。

时清梵自己擅长冷脸对人,江雪年的脾气却很好,总是笑盈盈的,和谁都说的上话,聊的起来,不止是她,原本因为考试作弊那件事讨厌江雪年的人,了解她后,都改变了态度。

翌日一早,506寝室。

宫玲琅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时清梵已经洗漱完,换好了校服。

宫玲琅从床上下来,迷迷糊糊地问:“清梵,你怎么起得这么早?今天是什么日子?”

时清梵抿了抿唇,唇角不受控制地向上扬,“你想吃什么早餐,我去食堂帮你带到教室。”没有正面回答宫玲琅的问题。

宫玲琅闻言惊讶地回头看时清梵:“清梵,你今天是怎么了?”

“想吃什么?不说我走了。”

“米粥烧卖1眼看时清梵走出506,宫玲琅连忙大声道。

“奇怪,清梵今天到底为什么起这么早埃”宫玲琅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昨晚她尽了自己最大努力试图说服时清梵远离江雪年,结果就换来一句“知道了”,甚至连江雪年喜欢她这件事都不管用了。

经过这段时间,不止江雪年变了,时清梵也变了。

三班每周五早自习开班会,时清梵把给宫玲琅带的早饭放到她桌子上,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明明晚上只睡了五个多小时,身体却莫名的亢奋。整个人精神奕奕。

时清梵来的最早,坐在位置上盯着江雪年的座位失神了片刻,回过神来,用手扇了扇有些发热的脸颊,从书桌里拿出两张试卷开始做。

做题时的时清梵最冷静,不知道过了多久,时清梵昨晚一张试卷抬起头,教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墙上挂着的钟表显示时间六点四十。

早自习开始了,谈英没有来。

江雪年也没有来。

老师迟到正常,时清梵摸不清江雪年没有来的原因,是在准备惊喜?抑或是有什么原因来不了?

两分钟后,三班教室的门被推开,谈英走进来,身后跟着江雪年。

江雪年一进来就注意到时清梵关心的目光,对她眨了眨眼,回了个笑。

教室里安静下来,谈英走到讲台上开班会,江雪年却没有下来坐回自己的位置。

谈英道:“咱们今天班会的主题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江雪年,把这几个字写在黑板上。”

江雪年从讲台上拿了一根粉笔,抬起手行云流水写下这八个字。

宫玲琅本来想嘲笑江雪年的字,然而看见黑板上的字后,宫玲琅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惊讶。

时清梵作为各科成绩都十分优秀的学生,是各科老师的宠儿,每次老师有需求,都会找时清梵帮他们写在黑板上,时清梵一手漂亮的板书在圣利斯很有名。

怎么江雪年也会板书?还和时清梵写的那么像???

谈英把手里的一张纸条递给江雪年,江雪年接过来,转身开始往黑板上抄。

然后谈英又拿出一张纸条,在讲台下扫了一圈,看见时清梵,目光闪了闪,道:“时清梵,你来和江雪年一起抄,这样快一点。”

时清梵走上讲台,从谈英手里接过纸条。看见纸条的第一眼,时清梵就知道江雪年想要做什么了。

墙上的黑板一共有四块,江雪年和时清梵各占两块。

一开始两人写第一块的时候,身体挡住了大部分内容。等第一块写完,走到旁边去写第二块的时候,讲台下的学生才看清两人写了什么。

看完内容有人小声嘀咕,“这不是语文课本第十五篇课文吗?前天才背过,谈老师为什么要让她们抄在黑板上?”

“怎么回事?谈老师的纸条是不是给错了?”

“我建议你们江雪年和班长写的对比着看……反正我现在是震惊地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我靠!我也发现了,江雪年的笔记竟然和班长的笔记一模一样1

“不是吧……嗯?真的一模一样!连写勾的方式都一样。”

“江雪年和班长到底在干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