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53章 第53章

我的书架

第53章 第5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石黛先把丁承送去车站,然后回家把东西都放到车上,和阿妈一起出发前往庐寨。

想致富,先修路。

这几年政府一直在修路,通往山里的,通往村寨的。一条条水泥路盘旋山间,蜿蜒而上。听阿爸说,

政府准备大力发展旅游业,做一些民族特色系列景点。但是由于经费问题,一直磕磕绊绊,没有完全做

出来。

绵延的大山曾经保护了苗人,也阻碍了他们的发展。

中午,石黛和阿妈到达庐寨。

七奶奶一家正在吃饭,看到石黛和阿妈赶紧又去添了碗筷。锅里是七奶奶自家养的鱼,红烧,放点

自家做的酸菜,很开胃。

“过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七奶奶说:“还好这饭煮得多。”

石黛记得,七奶奶是个很节省的人。小时候她们吃饭,不小心掉到地上,她都要捡起来吹吹吃下

去。浪费粮食这件事,在她看来是十恶不赦的,在她家里有多的米饭,那可了不得。

“家里还有公鸡吗”阿妈说:“等会找人看看,选个日子去拜一下石头神。”

“怎么了”七奶奶很疑惑:“你身体不舒服”

阿妈:“没有。”

只是觉得有些心慌。

最近发生的事儿太多了,牛果果回来本是好事,却被她那可恶的二伯母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兰姨

辛苦奔波,大儿子却惨死眼前。一桩桩,一件件,让阿妈有些苦恼。所以想回庐寨拜一拜石头神,求个

安心。

神佛肯定不管用,只是一个寄托。

这颗石头,自一九九八年洪水过后,就被人们供奉在庐寨靠南的地方。天长日久,香火不断,不

仅庐寨的人,就连四周村寨的人都会过来供奉。它身上不知寄托了多少人的愿望和期许,或许有的实

现了,有的并未实现。

阿妈和七奶奶去找寨子里的人算日子,石凝在用手机玩游戏。石黛去上厕所的时候经过后院,发

现后院那株兰花长得特别茂盛。

许多年前,因为《兰花草》这首歌,大人小孩都喜欢上了兰花,山里野生的兰花多,石黛便和一

群小屁孩每天上山找兰花。这株兰花是石红和石黛翻了一座山头找到的。她俩开开心心的拿着兰花回

来,又找了个破脸盆种在这里。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株兰花已经分了许多株。石黛找了个一次性杯子来,准备挖两株带回

县城。

就在她准备挖兰花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丁承发来的消息,他已经到机场了,准备飞回广州。因为机场的快餐不好吃,他向石黛吐槽:

“早知道在你家多吃一点了。”

石黛回他:“我妈说给你带个香藤饼,你自己不要。

丁承:"这么热的天,我怕坏了。”

石黛把手里的杯子放在地上,退回屋檐下回复:"那去飞机上吃吧。”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石黛和丁承似乎熟悉了许多,交流也从有事说事变成了一些琐碎。很奇

怪,这要是换做别人,石黛早就厌烦了,可现在她还是一句一句的接下去。

正聊看,又跳出一个对话框:“你什么时候回县城"

是刘腾。

这两天他也在微信上跟石黛聊一会儿,虽然石黛回复的是“啊啊哦哦恩恩对的”,可他好像不介

意,依然自顾自的说话。从他的阐述中石黛得知,和其他同学说的一样,刘腾高中毕业后入伍了。

这次是探亲假,正巧小姨嫁到这边来,于是刘腾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和当年一样,刘腾没有

再提起电视柜钥匙那件事,石黛也不打算提起。

石黛懒得理他,继续和丁承聊天:“贵阳到广州才多久,饿一饿也无妨。”

丁承:“我就挑食。

石黛发了个表情包过去:[打你]。

刘腾再次发来消息:“我马上要去非洲做维和警察了。”

嗯石黛这才点开他的对话框:“什么时候”

刘腾:“大概下个月,我想请你吃个饭。”

“加油。”石黛又说:“我一时半会儿回不去,就不吃饭了。”

关闭退出和刘腾的对话,石黛点开丁承的:“你还不打开飞行模式”

丁承:“快了快了,估计还有两分钟。”

刘腾好像很失望:“那好吧。”

石黛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懒得猜测他怎么想。但她明显能感觉到,刘腾或许想道歉。可这么

多年过去了,再翻开旧事似乎也不太适合,所以开始拧巴起来。

不过石黛还是有些意外的,当年那个连一个小小责任都不敢承担的少年,如今已然成长为可以远

赴非洲的维和警察了。

丁承打开飞行模式以后,石黛便关闭微信,继续挖兰花。

过了一会儿,阿妈给石黛打电话,电话里火急火燎的说:“你快来潘七伯家。

附近苗族石为大姓,另外还有潘、牛、禾等姓氏。因为习惯,常常会用排行作为区分。听说潘七

伯年青的时候跟人学了看风水,还会算日子。阿妈和七奶奶刚才就是去找他算日子了,这会儿突然来

电话,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石黛放下兰花,洗了个手以后赶到潘七伯家。

潘七伯家大门开着,前院没人。石黛叫了几声阿妈才在后院回答:“到后院来。

后院一般养些家禽,潘七伯家也一样,石黛过去的时候有两只鸡从面前扑腾扑腾飞过去。除了阿

妈和七奶奶,潘七伯夫妻两也在。他们凑在牛圈外面说些什么,看到石黛就跟看到救星一样:“黛

黛,你读书多,你快来看看。

“什么呀”石黛也凑过去。

牛圈里,一只母牛趴在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它的肚子很大,还会动,一看就是在生产。

潘七伯夫妻赶紧解释:“这牛好像难产了,你读书多,看看怎么回事”

石黛很无语:“可我不是学这个的呀"

就连阿妈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学校不是什么都教吗”

“你是大学生,听说还在学校搞研究。”潘七伯又说:“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病急乱投医,以前潘七伯也养牛,可是母牛生产都很顺利,哪成想今天却难产了。一筹莫展之

际,阿妈和七奶奶过来算日子。想到石黛是大学生,大学生读那么多书,一定知道怎么办。

石黛只觉得头皮发麻,她的专业和这个毫不相干。但此时此刻大家都一筹莫展的看着她,再加上

母牛小牛都是生命,她思考了一会儿,说:“有畜牧局的电话吗”

”就是给猪崽的那个部门吗”潘七伯问。

石黛点点头:“是。

这两年,因为国家政策,畜牧局隔段时间就会出通知,若有人想养猪养鸡之类的家禽,可以报

名。人数多了,畜牧局便会提供良种畜禽,价格也比自己在外面买的便宜许多。但是寨里人都认为,

畜牧局就是个发放小家禽和菜种的单位,没想到他们还能管牛下崽

石黛拿到号码,给当地畜牧局打了电话。很快,那边表示可以派兽医过来。并在电话里说了一些

应急的办法。大家听了以后照做,然后等兽医。

现在路修好了,从山下到山上省了不少时间。两个老兽医带着药品和工具,一路骑着摩托上来。

兽医毕竟是兽医,不仅专业,经验也很丰富。看了牛以后说事不大,可以生。折腾半小时,终于生下

来了。

潘七伯很高兴,从房里拿了五百块钱出来,可是兽医说按规定只收医药费,多余的不能收。潘七

伯只好去拿了两代自家种的果子出来,兽医这才提着果子走了。

折腾这么些时间,大家都饿了,潘七伯随便弄了点饭给大家垫肚子。生火的时候,还在感叹:

“还是大学生好,知道怎么办。我们之前都不知道畜牧局还能管这事。”

“这是人家兽医的本事。”石黛不敢居功:“我就打了个电话。”

“等我加孙子,也让他考大学。”潘七伯根本没把石黛的话听进去:“你是不的读了那个什么研

究让我孙子也去。”

石黛笑了:“可以,好好学习,一定可以的。

潘七伯:“是不是特别难”

石黛:“不难,努力就行。”

“看看你们这些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呀!”潘七伯很满意:“还是你爸妈又先见之明,一直供你

读书。”

当年石黛还是娃娃的时候,有什么事都要靠大人。那会儿她觉得大人都是无所不能的,他们能挑

很重的担子,能去县城溜达,还能给小朋友编草蚂蚱。他们真的很厉害,这一村村,一寨寨,都是他

们用双手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

如今石黛长大了,他们也老了。

社会进步得如此之快,科技发展得如此迅速,仿佛将他们甩在了身后。他们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

候,虽然病急乱投医,可这些后辈,是他们唯一能依靠的。

曾经是你们照顾我,如今是我来照顾你们了。

阿妈和七奶奶还在和潘七伯夫妻交谈,事情解决后他们的开心溢于言表。他们觉得兽医很懂文

化,觉得石黛也很懂文化,看来懂文化会写字真的很重要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