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50章 第50章

我的书架

第50章 第50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当时为什么不揭发那个长头发同学?”听石黛简单阐述了一遍,丁承问:“你不是看到字条是她丢的了吗?”

“我们那个学校。”石黛回想:“压力还是很大的。我想过,如果我当场揭发她,周围那么多人,她肯定很难受。”

石黛曾经在班会课上被班主任骂得狗血淋头,那种滋味她懂,所以当时隐瞒了下来。后来考试结束,老师找了左边的同学,一个个询问,做心里建设,最终那位女同学承认错误,表示以后再也不违规了。

这不是很好吗?

“我那个室友,一开始很不喜欢我的。”石黛笑了:“自我帮她解围后,竟开始向我示好。”

她说她没想到石黛会以德报怨,但是石黛却不这么认为:“我帮你证明,不是以德报怨,是换位思考。我也被冤枉过。”

还记得那个拿了电视柜钥匙的男同学,就因为害怕担责冤枉了石黛。当时石黛也是有冤无处伸。

丁承万万没想到,这么知书达理的石黛,竟然遭遇过这么严重的校园暴力。他忽然有些不高兴,要是石黛是他同学就好了,谁还敢欺负石黛?

“后来那个室友就成为我的好朋友啦。”石黛说起这些事来风轻云淡:“有一年国庆节,她就带我到这里来吃烧烤。烧烤全国各地都有,可我觉得三合县的烧烤最好吃!”

这大概就是吃货的快乐了。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夜市走去。熟悉了以后,石黛的话好像多了些。她给丁承介绍了三合县的一些特点,又说:“我们等会儿……”

话没说完,丁承的手机响了。

丁承接起来,刚说了句你好,对面就用方言霹雳劈啦说了一堆。丁承一句都听不明白,于是把手机递给石黛:“你帮我听听对面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石黛接过电话:“喂?”

对面操着一口本地方言:“我这里是三合县派出所,杨雨清你们认识吧?”

石黛抬头,看向丁承,嘴里却在回复电话:“认识。”

“是这样的……”派出所噼里啪啦一堆解释。

“好的,我知道了。”石黛听完皱了皱眉。

“怎么了?”丁承问。

“嗯……”石黛想了想,说:“你女朋友,哦,不对,是前女友,好像……有点倒霉?”

从小区出来的时候,失恋的杨雨清愤怒的从窗口丢了一只名表下来。这名表被砸得四分五裂,惨不忍睹。当时在场的不仅只有石黛和丁承,还有几个大婶。石黛和丁承离开后,大婶们觉得这件事情太危险,于是上楼,找到罪魁祸首杨雨清。

失恋的杨雨清被大婶们一顿教育,脾气又上来了:“砸到你们了吗?要你们管?”

大婶们一生气,当真报了警。

警察来了以后,杨雨清又哭又笑,行为过激,还扯过警察的帽子丢了下去,扬言就要高空抛物,警察也受不了了,直接将其带走。

在派出所填表的时候,杨雨清在“其他联系人”一栏里填了丁承的电话号码。

“那……”石黛问:“我们要去派出所捞人吗?”

丁承摇摇头:“我跟她说过很多次了,可每次她脾气一上来就控制不住。如果我现在去了,怕是又给她希望,觉得我还喜欢她。既然都决定分手,那我最好彻底消失。”

之前催婚的时候,杨雨清弟弟加过丁承微信,于是丁承给她弟弟发了微信,确保其收到信息后,丁承打开飞行模式。

“去吃烧烤吧。”丁承说:“还没到夜市吗?”

石黛抬头,看着前面那条街:“到了。”

这条街,白天摆地摊卖衣服,也有人卖少数民族衣服。到了晚上,卖衣服的人走后,烧烤摊便摆起来了。一阵阵香味从巷子里传出来,许多人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石黛带着丁承来到一家烧烤摊位前。

老板看到来客,递上以一个小竹篓,用方言说:“想吃什么自己选。”

石黛给了丁承一个夹子:“自己选?”

“怎么选?”丁承看着前面一排排的猪肉牛肉以及不认识的肉陷入迷茫。

“想吃什么就选什么。”石黛却游刃有余:“老板,没有鹌鹑吗?”

老板:“有,在冰箱里。”

石黛:“烤一只。”

石黛看丁承磨叽许久没选上几块,于是教他:“这个,猪小肠,猪腰,烤好了之后特别香。还有这个,是里脊肉。”

“这个是什么……”丁承夹起一块奇怪的东西,长长的,没见过。

石黛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然后把他的夹子压下去:“别吃这个,奇奇怪怪的。”

老板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普通话还是听得懂的,于是笑着对丁承说:“这是猪鞭,很好吃的,吃哪补哪,来一条?”

丁承:“猪鞭是猪的哪个部位?”

老板:“就是……”

“好了!”石黛赶紧打断:“老板你莫要把人教坏。”

丁承很疑惑:“怎么就把人教坏了?”

只有老板在呵呵笑:“没事没事,你们选,你们选。”

丁承看到竹篓里全是肉类,夹了两个土豆和一点四季豆丢进去。石黛见了又把这两个素菜丢出来:“不要选素菜,老板自己会配的。”

老板乐呵呵点头:“素菜不值钱,送的,不用选不用选。”

山间小城,几乎每家每户都会种点蔬菜,在这里,素菜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红薯掉在地上都没人捡。所以在烧烤摊,只有肉类算钱,素菜是送的。

“选好了。”石黛把竹篓递给老板:“少放点辣椒。”

丁承是广州人,应该吃不了辣椒。

石黛和丁承到里间小屋等待,里面有好几桌,都在喝酒吃肉唠嗑。过了一会儿,老板先把炭火上进来,然后又在上面放了个有洞的烤盘。

“对了。”石黛忽然想起来:“我们还没点喝的呢,你要喝点什么?”

“啤酒吧。”闷热的夏天,应该来一瓶冰冰凉凉的啤酒。

“那行。”石黛说:“老板来两瓶啤酒。”

“嗯?”丁承有些惊讶:“你也喝?”

石黛:“你远道而来,我可以陪你喝两杯。”

作为一个苗人,石黛从小就接触酒。

小时候阿妈酿酒,酿各种各样的酒,家里有一个小房间,就放了许多坛。只是那时候石黛还小,阿爸阿妈都不准她喝。每次吃饭,她都闻到了阿爸杯子里的酒香。

酒是真的香,听说本省还有一款品牌酒,享誉全国,叫茅台。

有一天,阿爸阿妈都出去干活了,石黛偷偷打开酒坛,给自己倒了小半碗葡萄酒。这葡萄酒是用纯葡萄汁酿制而成,又香又甜,色泽还鲜艳得很。

石黛喝了小半碗,真好喝。

有些晕呼呼,石黛抱着自己的洋娃娃去找牛果果玩。路上酒劲上来了,觉得天旋地转,走到牛果果家门口的时候,石黛还没来得及叫牛果果,就倒了下去。

旁边的小黑吓一跳,一骨碌爬起来跑远了。

那时牛果果的阿爸还没死,他走过来抱起石黛,闻到她身上的酒气后就明白了。

好家伙,偷酒喝。

石黛足足睡了一个一整夜,才醒来。

阿爸阿妈没有骂她,只是笑道:“还敢偷酒喝吗?”

不敢了不敢了,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不太好。

不过作为苗人,生在酒乡,三杯两盏淡酒还是可以喝一点的,况且苗人的待客之道,就有喝得尽兴一说,陪丁承喝两杯啤酒也未尝不可。

烧烤端上来了,老板已经将他们选好的肉都切好,又加上素菜,在烧烤盘中烤好,然后到进石黛他们的盘子里。石黛吃了一块,问他:“这个辣度能接受吧?”

“可以。”丁承说:“我可以吃一些辣。”

烤盘里的肉都被切碎了,又拌上烧烤料,根本看不出来啥是啥。石黛用竹签插了一块,递给丁承:“这是猪腰,你试试。”

又嫩又香,味道不错。

“还有这个。”石黛又给他一个:“这是粉肠,”

粉肠比较有嚼劲,但是很入味。

丁承试了几个不用的肉类,都很不错。

“我以前在国外的时候。”丁承说:“有一次特别想吃烧烤。然后和同学偷偷买了材料,在宿舍里烤。宿舍里不能有火,我们用蜡烛烤的你知道吗?”

“那岂不是熏黑了。”石黛笑。

丁承:“对啊,全黑了,一块都吃不了。”

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去往何方,不止有脑子在提醒自己是中国人,还有胃。

这些年丁承还算顺利,父母极尽所能给他最好的教育。偶尔自己松垮懈怠时,父母还会用石黛鞭策他:“你看石黛妹妹,每天天没亮就走路上学,她都这么努力,你还不听话一点。”

所以,虽然多年未见,可是石黛这个名字,一直伴随着他。

丁承抬起头,看到柔和的灯光照在石黛脸上,显得特别宁静。旁边桌喝酒的吵吵闹闹似乎被隔绝了,来来往往的客人如同背景,这个世界仿佛被分割成几个碎片。

而石黛的那个碎片里,只有她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