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48章 第48章

我的书架

第48章 第4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哭也哭了,求也求了,丁承态度坚决,一定要分手。

杨雨清不知如何是好,一个人跑回老家。

如今这套房子就是丁承出资买的,父母还没有搬过来。在这里住的这几日,杨雨清不仅不能冷静下来,脑子里反而全是和丁承在一起的回忆。于是昨天,她忍不住给丁承写了一篇小作文,在里面透露了自己想要自杀的想法。

他还是关心自己的,不然怎么会叫石黛过来呢?

石黛皱了皱眉,脑瓜子有些疼。这件事好像谁也没错,她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是希望丁承早点到,把这个烫手山芋接过去。

“不结婚也可以。”现在杨雨清什么都能接受:“我是真的喜欢他,我不想分手。”

“其实……”石黛想了想,说:“其实女孩子也不一定要和谁在一起啊。我们最重要的是自强自立自信自尊,你不能把寄托全都放在别人身上。”

杨雨清摇了摇头:“你不懂。”

石黛是不懂,不太懂他们这种恋爱脑。

“你会替我说好话吗?”杨雨清又问:“你会劝他不要和我分手吗?”

“我……”石黛心里想着你们分不分手与我何干,可又怕杨雨清有什么过激行为,只好点头:“我试试。”

眼看也不早了,这几日杨雨清也没吃什么东西,石黛便下楼买了两碗凉拌米粉。正好丁承发了微信过来:“她怎么样了?”

“还好。”石黛说:“我看她哭挺厉害的。”

丁承:“她没有做什么过激的事吧?”

石黛回复:“目前还没有,我看身上也完好无损,只是把眼睛哭肿了而已。”

说完石黛又说:“我在给她买吃的。”

丁承:“买啥吃的?”

石黛:“凉拌米粉。”

丁承:“我看看?”

石黛给米粉拍了一张照片,上面大多都是山里小菜做的作料,很有食欲。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丁承回:“等我过来你带我去吃。”

石黛:“可以。”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不是在聊杨雨清的事吗?怎么说到凉拌米粉上去了。

“你买到票了吗?”石黛又问:“明天能如期过来吗?”

“能。”丁承把买好的机票截图给石黛看:“我会按时过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这个烫手山芋早点丢出去最好。

石黛买了米粉回去,杨雨清也洗了一把脸。可能是石黛的到来给了她希望,所以又能吃下东西了。吃了几口米粉以后,杨雨清忽然抬起头来,问:“奇怪,你姓石,丁承姓丁,你是隔壁县的苗人,丁承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你怎么会是他妹妹呢?”

“呃——”这个解释起来好像很简单,又好像很复杂:“他爸和我爸是朋友,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

“他爸怎么会和苗人是朋友?”杨雨清还是不解。

“这个……”石黛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是因为父辈的关系。”

这两天杨雨清也没睡好,吃饱之后渐渐困了。石黛让她去休息,自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过了一会儿,丁承又发来消息:“辛苦了。”

石黛:“没关系。”

“我看她挺难受的。”石黛又说:“你过来之后好好跟她说话,可别刺激她了。”

丁承:“我一直好好跟她说话,是她太过激了。”

或许是自卑,杨雨清性格中带着一些偏激,如若遇到不顺心的事,她会抓狂得大吼大叫。当时丁承跟她提分手,她就想提着脑袋去撞墙。看她如此,丁承更是心力交瘁,当即认为分手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那你一定要分手了吗?”石黛又问。

丁承斩钉截铁:“一定。”

这天晚上,石黛睡在杨雨清家的沙发上。或许是累了许多天,杨雨清睡得挺好,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石黛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牛果果在玩,两个人去小溪里抓虾。等她好不容易抓到一个,高兴得拿给牛果果看时,一转身,牛果果变成了丁承。石黛很疑惑,问他:“丁承哥哥,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看杨雨清的呀!”丁承回道。

石黛一下惊醒。

彼时天空中微光乍现,远处漏出鱼肚白,小城即将苏醒,开始一天的忙碌。石黛醒来走到窗户边,拉开窗户。

微风吹了进来。

石黛想起一些事。

初中也好,高中也罢,石黛总要花比常人十倍的努力,才能获得一个好成绩。那会儿她忙着学习,无暇顾及其他男孩子。但是宿舍里的人经常在夜晚交谈,说某某男生很帅,某某男生脾气很好。但是这些,在石黛看来都太片面。因为谁欺负过她,她很清楚。

再后来,上了大学,大家都长大成人,心智趋于成熟,情况好了很多很多。

同学知道她是苗人后,不再投来害怕的目光,而是好奇的问:“听说你们会下蛊,是真的吗?”

“你们是不是住在大山里,通电了吗?”

每每如此,石黛都会耐心的解答:“我们寨子已经通电啦。”

“寨子?”同学还是很好奇:“那你们会有压寨夫人吗?”

石黛哭笑不得:“我们又不是土匪。”

同学们的问题千奇百怪,能回答的石黛都回答了。可没想到,那天班长过来提醒她作业交期的时候,也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们能嫁给汉人吗?”

“能啊!”石黛说:“我们又不闭关锁寨,没有什么忌讳。”

班长是一个很温厚的人,父母都是这所大学的老师。他似乎对石黛这个苗人也很感兴趣,隔三差五找石黛聊天。

石黛偶尔在想,他这么热情,怕是有些反常?

室友说:“班长肯定喜欢你啦!”

石黛:“别瞎说,待会儿自作多情了。”

室友:“我帮你问问。”

石黛:“不要问,多尴尬。”

室友:“有什么尴尬的。”

除了班长,也有一些男孩子接近石黛,有的真心喜欢她,有的只是好奇。石黛一心扑在学习上,对他们爱答不理,唯有对班长,她生出了一点点僭越之心。

可是,很快这份心思就被打碎了。

班长出国留学,离开的那天甚至没有给石黛打个招呼,看来他们的关系不过如此。

也幸好只是如此,石黛低落了几日后,便又开始学习了。

所以是石黛是不太明白的,杨雨清怎么可以为了一个人如此低沉,甚至还要自杀?她不理解,也不敢苟同。

丁承早上十点到达县城。

石黛出门接他,可又不敢直接告诉杨雨清,只说自己饿了去买些吃的。到车站的时候,丁承的巴车还没到,石黛便在外面等着,然后又给丁承拍了张照片,告诉他自己的位置。

石黛是真的不记得丁承长什么样了,也不知道他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但是从杨雨清的叙述中不难猜出,他应该是个优秀的人,不然杨雨清怎会如此死心塌地呢?

“黛黛。”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石黛转过身去,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衬衫的男人走向自己。他身型挺拔,又带着几分温文尔雅的气质。石黛愣了一下,一时之间不该怎么称呼他。

小时候叫丁承哥哥,现在长大了还这么叫实在矫情。石黛思索了两秒才开口:“是丁承吗?”

丁承点点头,目光落在石黛脸上:“辛苦了。”

明明以前见过的,怎么有种网友见面的感觉?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还好,这会儿一见面到是有些尴尬了。不过丁承似乎并不觉得什么,反而问起近况来:“叔叔阿姨怎么样了?”

“好着呢。”石黛说:“吃嘛嘛香。”

“我好像三四年前还见过石叔叔。”丁承又说:“那会儿我从国外休假回来,他正好也在广州,和我爸约了一次饭。期间他们还提到你,说你在上大学呢。”

“现在也还在上学。”石黛说:“研究生,现在是暑假。”

“也对。”丁承笑:“我比你大,毕业比你早。”

聊了一会儿,陌生感渐渐消失,石黛本想把他带到杨雨清那儿去,丁承却拒绝了:“我先找个酒店住下来吧,总不能住在杨雨清那儿不是?”

也对,石黛带着他来到附近酒店,

小城的酒店,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干干净净就差不多了。石黛用方言和酒店前台交流的时候,丁承悄悄打量她,这个山里的精灵,如今已是眉清目秀,亭亭玉立。

这么多年,丁承偶尔会想起石黛,想起她教自己玩水,想起她给自己削红薯。当年的石黛可厉害了,好像什么都会。那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一直在他的记忆里驻扎。

石黛开了两间房,她今晚不想在杨雨清家沙发上睡觉了。跟前台交流完毕,领了卡以后,石黛一转头,就看到丁承正在看着自己。

他的眼里藏着几分笑意。

石黛突然有些忐忑,当还是装做镇定自若的问:“在想什么啊这么出神。”

“我在想。”丁承说:“你现在还敢徒手抓蛇吗?”

石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