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43章 第43章

我的书架

第43章 第4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牛果果在石黛家住下了。

这次回来,她没有通知任何人,刚到旅馆就放下行李过来找石黛。阿妈说:“住旅馆多贵,花那冤枉钱做什么,到我家来住。”

于是牛果果便把行李搬过来了。

但是牛果果又有一事相求:“石叔叔,我存了一些钱,想买套房子。可是离开太久了,也不知道县城房价情况,您能不能帮我物色一下?”

“当然可以。”阿爸很高兴:“国家有扶持少数民族,你在县城买,还能享受政策优惠呢。我这两天帮你问问。”

牛果果无父无母,从小到大是苦过来的,阿爸阿妈对她也是多加疼惜,这点忙不足挂齿。

只是阿妈又有些担忧:“你买房子这么大的事,你二伯母知道了吗?”

牛果果:“他们不知道。况且我也不打算告诉他们。”

阿妈叹了一口气:“最好瞒着他们。”

牛果果不与家里联系以后,二伯母逢人就说她是白眼狼。但是公道自在人心,寨子里的人都知道二伯母是个什么人,听听也就过去了。

“没关系。”牛果果又说:“就算他们知道了,这房子也要买。成年了,我的钱我自己分配。”

今天牛果果要亲自下厨,这些年在外面她学会了浙江菜。西湖醋鱼、东坡肉,闻起来就很香。在厨房里折腾两个小时候后,菜终于可以上桌了。

“果果长本事啦!”阿爸说:“可以开饭店当大厨了。”

“石叔叔你别说,我还真想到县城来开店呢!”牛果果说:“我现在没田没地,房子又买在这儿,不开店,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生活呢。”

“开店好。”阿爸说:“我们家有两间门面,现在租给别人了。你要是开店,就收回来。不收你租金,让黛黛入股就好,你们俩自己折腾。”

牛果果:“哎呀,石叔叔真好。”

说到生意上的事,牛果果和阿爸有许多话聊。一会儿说行情,一会儿又说成本,就连阿妈这个摆地摊的人都能插|进几句话,倒是石黛成了局外人。

“我们不跟她说。”阿爸继续和牛果果聊:“她这个做学问的,什么都不懂。”

“……”石黛反驳:“万一我一听就懂了呢?”

阿爸:“你不行,做生意可讲究了。”

牛果果附和:“石叔叔说得对。”

石黛跳起来:“你们俩统一阵线了?”

阿妈打了些酒出来:“好了好了,吃饭了。”

大家坐过来,看着牛果果坐的这些菜,又好看又香,果然和苗人的菜不一样。可是还没下筷子,门铃就响了。牛果果离门最近,她主动站起来:“我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扛着大米的阿姨,她穿着简单的苗族服饰,头发随意挽在脑后。只是大米似乎很重,压得她直不起腰了。

“这是八十斤。”那人说:“我给你们送过来了。”

虽然不认识,可牛果果赶紧帮她卸下来:“阿姨,先放下来吧。”

石黛和阿妈对视了一下,有些尴尬。可石黛还是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兰姨,八十斤大米多少钱?”

兰姨:“一百六。”

石黛把钱给兰姨,又说:“我们正在吃饭呢,您要不要一起吃。”

为了照顾兰姨的生意,家里大米一直都是在她那儿拿的。昨天阿妈说大米快没了,兰姨今天就送过来。这会儿正巧碰上牛果果,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该不该戳开这层纸。

“我做了好多菜。”牛果果也说:“阿姨留下来一起吃呗。”

苗人好客,吃饭的时候经常呼朋唤友。兰姨抬头看了一眼牛果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的眼睛太像了,像当年庐寨的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兰姨隐隐约约觉得……

“我……我不吃了。”兰姨突然有些害怕,如果真是的话,要如何面对她?无论时间多长,抛夫弃女这件事也不可能过去,这是她一辈子的污点。如今时过境迁,她也没有资格认这个女儿。

“我觉得你有点面熟耶!”牛果果说:“阿姨你也是庐寨人吗?”

“不不不。”兰姨有些紧张:“我不是庐寨人。”

她确实不是庐寨人,她是嫁到庐寨。

别说兰姨紧张了,就连石黛一家都很紧张。他们还没来得及告诉牛果果这件事,并且也不知道如何告诉。如今冷不丁的相见,任谁都会紧张。

“我……我先回去了。”兰姨落荒而逃。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牛果果很纳闷:“她不是庐寨人吗?我总觉得好像见过,难道是水春寨的?”

“大众脸吧。”石黛岔开话题:“赶紧吃饭,饿死我了。”

牛果果想要回庐寨一趟。

当年她阿爸死亡,埋在山里。这次回来,她想祭拜一下。于是石黛陪着她买了些祭拜用品,然后开车回庐寨。

石黛有许多事情记不清了,比如当初牛果果阿爸去世的时候,她好像看到过一个背影,她阿爸躺在地上,背对着门,一动不动。还有之后的葬礼鞭炮很吵,吵得睡不着觉。除了这些,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牛果果记起来的也不多,她阿爸时候的三四年,她还随二伯母去祭拜。之后似乎没人祭拜了,她也忙着上学,忙着做家务,无暇顾及。只记得有一次她问二伯母:“明天就是清明了,我们去祭拜阿爸吗?”

二伯母说:“不去。你阿爸年纪轻轻就死了,晦气。去祭拜会带来霉运的。”

牛果果有些难过,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苗人兴土葬,埋在大山之间,天地为被。郁郁青青的大山也将一个个坟丘染绿了,他们呱呱坠地,又奔赴于山川。

阿爸的坟前有三个酒杯,里面的酒已经不见了,但是旁边还有记住燃尽的香火。看来有人来过。牛果果猜想:“应该是我大伯一家。”

牛果果当初选了二伯母一家,就意味着她是二伯的女儿,大伯不能再多加干涉了。十岁那年,二伯母想让牛果果辍学,是大伯提的反对意见,两家人还因此吵了一架,生了闷气。但大伯毕竟不是监护人,鞭长莫及,牛果果还是在初一那年被迫辍学了。

如果当年不被二伯母哄骗,牛果果没有选错监护人的话,她或许和石黛一样,考上大学,走一条荆棘较少的路。

把香火点燃,插上,然后又把祭拜的糯米饭和小菜摆好。石黛叹了一口气,说:“或许是恶有恶报,你二伯母现在得了尿毒症,挺严重的,要换肾。你知道这件事吗?”

牛果果:“我知道。不过只是从别人那里偶尔听到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石黛继续说:“他们这些年来卖了不少地治病。”

穷人是生不起病的,偏偏二伯母还得了这么个大病。

几年前国家兴起医保,村委要求每家每户都要交钱。可是二伯母一家认为每年一百多实在太贵了,于是拒缴。可哪想到,第二年就查出来尿毒症。

没有医保,只能全额,再想补缴已经来不及了。为了救命,二伯母不得不买掉一部分田地。可是医院花钱如流水,这些钱还是撑不了多久。

二伯母来找过石黛阿爸,跟他借钱救命。可石黛阿爸只给了五千,并表示:“再借的话,得叫你儿子过来写借条。”

二伯母这身体状况,指不定哪天就去了。如果阿爸贸然借钱,人死账消,他们活着的一家人赖着不给怎么办?所以这件必须让她儿子来借,日后还钱还能找着人。

可是二伯母两个儿子,没有一个愿意写借条。家里的田地所剩无几,他们也不准卖了。再卖下去这两个儿子连不动产都没了。

她现在就在等死,眼睁睁看着自己生命一点一滴的消逝。

“去年说可以换肾。”石黛继续说:“如果找到肾|源,可以捡回这条命。可是真好笑,他们一家人去做了肾匹配,两个儿子都匹配上了。结果呢?你应该能猜到。”

牛果果笑了:“我大哥二哥都不愿意。”

“对。”石黛点头:“大哥推给二哥,二哥推给大哥。两兄弟都认为捐肾会影响性|功能,明确表示不愿意。于是这么点希望又破灭了,她们现在在等,等哪个好心人捐的肾可以匹配。”

这些都是石黛回家后,听七奶奶和阿爸阿妈说的。有人说两兄弟白眼狼,又有人说可以理解,毕竟这是器官,不是鲜血想献就献。不管怎么说,一个自私的人,宠爱出来的儿子自然也是自私的。

如今这报应,落在她自己头上。

“你二伯母不想死。”石黛说:“这事落谁头上都不想死。但是她们现在已经山穷水尽,能借的钱全借了,欠一屁股债。你这次回来,最好不要与她们相见,道德绑架她们很有一套,指不定就把你买房子的钱给套进去了。”

牛果果:“她们从去年开始,就想方设法的联系我,可是都被我避开了。”

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石头神、大树神、河神之类的。心灵丑恶的人,终有一天自食恶果,葬送自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