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39章 第39章

我的书架

第39章 第3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一定没想到吧?石鲁老太还活着。

今年石鲁老太刚好一百岁,他们家人想要大办一场,于是买了一头牛,请寨子里的人吃饭。

这样的大喜事,寨子喜闻乐见。石黛和石凝提着礼物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这次的大寿,主要是庆祝石鲁老太生日,所以不收礼金,只收一些小礼品。

寨子里许多小孩都是石鲁老太接生的,包括石凝。石鲁老太如今四世同堂,儿孙个个身体健康,孝顺无比。他们在院子门口摆了一个小桌子,每个过来贺寿的人都送一个寿碗,寓意大家同寿。

今天的菜色很不错,石黛石凝和村里几个奶奶辈的老人一桌。这几个奶奶见了她们俩都很欢喜,拉着石黛的手说:“你学习怎么那么好呀?听说在大城市读书呢,有出息了。”

“有什么出息呀。”石黛笑:“都还在学校,没毕业呢。”

奶奶:“等毕业了那就不得了了。”

“就是就是。”又有人说:“你怎么学习的,有空教教我家孙子呗,他太笨了,作业本上全是叉叉。”

正说着话,又过来两三个年轻人,这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看样子和石黛是同龄人。他们坐下来,跟寨子里的奶奶说:“奶奶,你之前不是说给我介绍女朋友吗?怎么还不介绍呢?”

“哪有那么多女朋友。”奶奶说:“打光棍儿。”

“哈哈哈。”大家哈哈笑,又一个穿着粉色衬衫的人说:“那你旁边的这位妹妹呢,有男朋友了吗?”

“你想得美。”不等石黛回答,奶奶就说:“你配不上。”

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粉色衬衫打量了一会儿石黛,说:“我怎么觉得你那么面熟。”

石黛也觉得这个人面熟,但是想不起来了,应该小时候一起玩过,只不过后来外出求学,又各自长大,便忘记了。

“我是石黛。”石黛说:“很久没有回庐寨了。”

“是你呀!”粉色衣服恍然大悟:“庐寨第一学霸。”

“我叫石天军。”粉色衣服又说:“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石黛仔细想了想,没什么记忆了。石凝悄悄附在石黛耳边道:“他是石开树的儿子,小名叫金宝。”

记起来了。

当年石开树似乎得了肿瘤,去过医院几次。石黛阿爸还借了一些钱给他治病。寨子里的人都说石开树中蛊了,极少与他们家来往。

后来实在没钱,石开树便从医院回来,然后找了苗医,一日三次固定内喝外敷。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草药,肚子居然慢慢不疼了。

如今石开树身体虽然算不上多健康,可平常却跟个没事人一样四处溜达。至于她儿子金宝,小时候石黛和他一起玩过,但是这个人太皮,总是跟小伙伴们抢东西,石黛就不跟他玩了。所以现在没什么印象。

又聊了一会儿,有人提议:“跟寿星合一张影吧!”

可是寿星不见了?

刚才石鲁老太还出来晃了一圈,让大家吃好喝好。可是现在要合影,人又不见了。她孙子跑到房间里找了找,没找到。于是一边叫一边找:“老太!老太!”

一百岁的老人了,大家都担心出了什么事。于是纷纷放下碗筷一起找。还有人说:“是不是去厕所了?”

“不可能,我刚从厕所出来。”

石黛已经吃饱了,和大家一起寻找。石鲁老太虽然人老了,可是精气神还很足,大家担心她是不是摔在哪里了,于是纷纷在附近易摔的地方找。

“我觉得应该没有出门。”石凝说:“我刚才看到她进屋就没出来过。”

石黛:“可是房间都找了呀。”

两人说着又去屋里找。石鲁老太家并不大,只有上下两层楼。房间厨房走廊都找过了,确实没人。正当两人想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细碎的声音,

声音是从杂物间传来的。

杂物间平常放大米以及其他东西,刚才也找过了,没看到人。这会儿又有声响,着实奇怪。也有可能是哪里来的野猫被关在里面了,石黛推开门。

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隐隐约约看到窗帘后面有个人影。石黛走过去,拉开窗帘。

石鲁老太吓一跳,赶紧把手里的东西藏起来,看到石黛还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的脸上满是沟壑,它全掉光了,但是看起来很和蔼,脸上的笑容还有点可爱。

“老太。”石黛说:“你怎么在这儿呢,外面都在找你。”

石鲁老太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递到石黛面前:“你吃吗?”

是一包辣条,小超市常见的那种。这种辣条都是豆皮做的,小时候石黛也很爱吃。石黛看到她手里的辣条,苦笑不得:“你躲这儿就是为了吃辣条呢?”

不知道为怎么,最近石鲁老太迷恋上了辣条。她重孙子的辣条,都被抢过来了。可是家人认为她年纪大,吃这些不健康,于是偷偷把辣条藏起来,还严令禁止不准吃,这可把她馋死了。直到今天是一百岁生日,家里人都忙,她这才得空,又偷偷拿了一包辣条。

不准吃,那就偷偷躲着吃。

刚才这间屋子也有人找过,但是石鲁老太虽然人老,可还很健康,她藏到窗帘后面,想把辣条吃完了再出来。那人只是环顾一下,并没有看窗帘,所以没有发现端倪。

得知缘由后石黛苦笑不得:“老太你确实不该吃这些刺激的东西了。”

“坏蛋。”石鲁老太说:“你们都是坏蛋。”

其他人闻声而来,看到石鲁老太好端端的,终于放心:“哎哦,吃辣条就吃辣条嘛,还偷着吃。我们都急死啦。”

石鲁老太:“急死你们这些坏蛋。”

石鲁老太一边说话,一边偷偷把剩余的辣条藏到衣服口袋里。

众人乐得哈哈笑,把石鲁老太带过去合照。一百岁的人了,不糊涂没大病,还能吃辣条,也算有福气了。

大家吃了饭拍了照以后,有人回去了。石黛和石凝也要回家,可还没动身,金宝和一个男人走过来叫她:“石黛,过来喝酒吗?”

“不喝了。”石黛说:“等会还要看书呢。”

“学霸就是不一样。”金宝又说:“刚刚我们捡了点野菇,你不喝酒就过来尝尝鲜呗。”

小时候石黛也经常去捡菇,森林里一下雨,第二天就会长菇。长大了在外面,吃得全是种植菇,这种野生的菇极少吃了。不过她刚刚吃饱,并不想过去,于是拒绝:“下次吧。”

“行。”金宝挥挥手:“那下次再叫你。”

金宝的父亲石开树,小时候石黛是见过的,身上有病,瘦瘦的一个人。后来国家把路修好了,他家就养了许多鸡。现在山下的汉人都喜欢这种散养鸡,说肉质好吃,于是卖得还不错。前年他家靠着卖鸡,把欠石黛家的钱都还了,最近还买了辆五菱宏光到处溜达,日子也算好起来了。

石黛和他道别,回到七奶奶家。

七奶奶最近不织布。在绣鞋底,等赶集的时候拿去卖。石黛和石凝回去,用笔给她画了几个花样,都是笑脸什么的。七奶奶看到她俩的花样,哭笑不得:“这啥呀,谁绣这个。”

石黛画的是星星和月亮,石凝画的是表情包。

“就这个就这个。”石凝说:“你绣这个,拿到山下去卖,肯定有很多人买。”

七奶奶:“谁要你这个呀,这么丑。”

石凝:“不丑,现在年轻人都喜欢这个。”

苗族的花纹,大多以花草树木和蝴蝶昆虫为主。石凝却画了好几个表情包,虽然七奶奶不解,但还是有模有样的绣起来。

石黛有些困了,回房间睡午觉。也不知道躺了多久,门口传来焦急的脚步声。她正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石凝跑进来叫她:“石黛姐,他们说要借车,中毒了。”

石黛:“什么中毒了?”

原来是金宝他们,早上吃的野菇,下午在家里打牌,结果打着打着就出现了幻觉。有人幻觉轻一些,察觉到不对劲,跑出来叫人。可是庐寨不大,没有卫生院,只能到水春寨去。于是有人过来跟石黛借车,想把这几个人带到水春寨去看医生。

石黛慌忙穿上鞋,开着车和其他人一起到金宝家去。他家还是在小竹林那边,只不过房子重新修葺了一番,如今干净整洁,也算个小康人家。

“黛黛你技术还行吧?”有人问石黛:“我刚拿的驾照,不敢开金宝的五菱宏光,不然我就开下去了。”

“还行。”石黛说:“我拿驾照有一两年了,经常开的。”

“那就好,那就好。”

庐寨如今生活好了,可是也没有好到家家户户有车的地步,所以会开车的人不多,况且会开车的那几个年轻人都吃菇了。现在他们能想到的,也就是刚开车回家的石黛了,所以急急忙忙叫她帮忙。

石黛和其他人一起推门进去。

金宝和其他两个出现幻觉的年轻人正坐在沙发上划船:“嗨呀嗨呀,快划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