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38章 第38章

我的书架

第38章 第3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端午节。

七奶奶前一天就去山上摘粽子叶,又去找了野花椒、蒜头等物。石凝一早就蹲在水池旁洗粽子叶,而石黛分配到的任务是敲野花椒。

七奶奶又去找了稻米草,将其阿昏烧成灰,把灰揉碎,倒进泡好的糯米里,一盆白色的糯米便被稻灰染成了灰色。

敲好的野花椒倒在纱布上,过滤,花椒水直接淋在灰色糯米里,拌匀。然后还可以加入板栗、花生等配料。七奶阿昏奶找来小凳子,教石黛和石凝包粽子:“虽然现在想吃都能买,但是你们俩也要学,学会了在哪都能吃知道吗?”

“你看我包得怎么样?”石凝拿起她包好的粽子:“虽然有点丑。”

“有进步有进步。”七奶奶看了眼石黛的粽子:“你看你石黛姐包得比你还丑。”

石黛:“……”

三人包了半日粽子,然后放到大锅里煮。煮一夜,捞出来滤水就可以吃了。石黛扒开一个,灰色的小粽里面还有肉,真的非常香。这种粽子,苗寨里叫粽粑,也是贵州特有的一种粽子。若你去淘宝上搜索,关键字“灰粽”。

不过石黛从来不在淘宝上买,每年都是阿妈和七奶奶自己做的,也不知道淘宝上灰粽的味道和自己家做的有没有区别,但看图片,八九不离十的样子。

虽然端午节是从汉人那里学来的,但是天长日久,苗人也加入了自己的民族特色过起了端午。端午这一天,不仅要包粽子,还要吃田螺,佩戴艾草。

石黛和石凝去田里捡田螺,田是自家的,螺也是自家的。石凝捡了十几个,笑道:“每年端午节都要吃螺,前年二奶奶还没死的时候,叫我帮她捡,腰都捡断了。”

是的,就很奇怪,端午吃田螺,鬼节杀鸭子,过年必有鱼,这是苗人多年来的习惯。哪怕是中华传统节日渐渐淡化的今天,苗寨依然保留着这些习惯,隆重着过着每一个传统节日。

“你没听七奶奶说过老传说吗?”石黛也捡了十几个田螺:“据说很久以前,屈原跳江,大家想要去江里捞他。可是捞不着人,捞着了螺。于是这一天就要吃螺。”

“哈哈哈。”石凝笑:“我听过,奶奶老是跟我们摆这些故事。”

两人捡了一盆螺,端着走回家。

七奶奶坐在屋外缝小猴子,颜色多样的碎布头,在她手里很快缝成一个抱着球的小猴子。然后在里面填充艾草。她把缝好的小猴子递给石黛石凝:“你们自己挑。”

石凝接过小猴子:“我们都多大了呀!”

七奶奶:“再大也是小孩子。”

每到端午,苗人小孩都会佩戴这种用艾草做的小猴子,一来能辟邪,二来能寓意小孩和猴儿一样灵动。七奶奶的做工一向很好,以前她还把做好的小猴子拿到山下卖呢。

水春寨有赛龙舟活动,七奶奶让石黛石凝自己去玩。石黛开车,载着石凝往水春寨走去。水春寨已是人山人海,河两边挤满了人。

如今政府拨了钱,在水春寨河流两旁建了河堤。河堤的最高水位,就是按照九八年那次规格来建造的。那年以后,水春寨虽然偶有暴雨,可不会洪灾泛滥了。

远远的,石黛看到了水春寨小学。

水春寨小学如今也焕然一新,新旗杆新教学楼。当年周校长心心念念的小食堂也盖起来了。因为今天过节,人多,大家把车停到了操场。石黛同样把车开进去,对石凝说:“你现在踩着的这个操场,是我们砌的。”

“我知道。”石凝指着不远处:“那边那栋教学楼,是我们砌的。”

石黛:“看到那银杏树了吗?我们栽的。”

那棵大树,如今已绿树成荫。

石凝:“还有那个花坛,我们砌的。”

石黛觉得很好笑:“老话说得对,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当年为了建设学校,周校长呕心沥血,只为给这群孩子们创造好一点的教学条件。石黛也好,石凝也罢,都参与过建设学校。当初挥洒的汗水已变成种子,在这里生根发芽,而这里,是她们母校,让她们智力萌芽的地方。

真好,如今水春寨小学得到重视,再也不用像石黛他们一样搬石头砌操场了。

石黛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当年学校猪圈的地方,如今盖了一栋小楼,石凝说是图书室,里面有各地好心人捐赠的书。不知道为何,石黛忽然想起九八年那一日。

那日,寄予厚望的三只小猪被洪水冲走,事后只留下残垣破瓦。周校长就坐在那儿,拿着卷烟一只又一只的抽。那时石黛还小,还体会不到周校长的心情,但却从周校长紧锁的眉头中体会到了悲伤。

很多年后,长大的石黛忘记了很多事,唯有这一幕,一直留在心里。

“周校长去年退休了。”石凝说:“单位给他们这些资历高的老师分配房子,周校长住到县城去了。”

“真好。”石黛感叹:“周校长辛劳那么多年,是该好好休息了。”

两人说着话,往赛龙舟方向走。

赛龙舟已经开始了,河流两岸的小孩成群结队,在给自己选中的龙舟喊加油。还有的看不到,爬到树上挂着。石黛和石凝来晚了,打算去到终点瞅一眼就算了。刚走过去的时候,忽然有问叫她:“石黛?”

石黛回过头来。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穿着一件灰条纹t恤,一算布鞋。石黛端详了几秒,惊讶的问道:“周校长?”

让石黛惊讶的不是周校长如今的变化,而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能从人群中认出石黛。

那年石黛在水春寨小学毕业,得知阿爸会托关系将其送到省会城市上学,周校长特意交代石黛:“求学本就是艰苦的,你比其他同学幸运,要记住你的幸运。”

当时石黛并不理解这句话,但是而后的许多年,石黛每每想起这句话,都会觉得安慰许多。

“长这么高了。”周校长笑:“你和石凝,是我们水春寨小学这么多年来成绩最好的了。”

“怎么会。”石黛笑:“肯定还有更好的,周校长在安慰我们。”

石凝:“就是就是。”

“周校长。”石黛又说:“你是不是记得全部的学生呀!我们都长这么大了,你竟然还认识我们。”

“可不嘛!”周校长说:“你长得像你爸。”

石黛:“我觉得……我爸……也不是特好看来着。”

周校长:“哈哈哈。好看,你现在好看多了,变成了小美女。不像小时候,小时候瘦瘦黑黑的,年龄又比其他人小,你每次跑起来我都怕你摔倒。”

“……”石黛:“什么黑黑瘦瘦呀?小时候同学们都跟我玩,我还以为是我的美貌征服了他们呢。”

周校长:“小时候你哪有美貌啊,还不是你阿爸给你零花钱,你钱多。”

“哈哈哈哈哈。”石凝笑得合不拢嘴。

小时候黑黑瘦瘦的小女孩,如今已退去稚气,眉清目秀。

周校长记得,当年石黛因为户口年龄问题,不得不提前上学。整个班级就她最小,一个小小的女孩,每日背着书包,早出晚归,跟其他人一起走过长长的山路,到水春寨小学来读书。

他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所以并不觉得苦。

难得一见,石黛要请周校长吃饭,周校长却推辞了,说日后回县城再一起吃饭。在交谈中,石黛得知,水春寨小学出去的许多同学们,都会回来看周校长,如今他的莘莘学子们仍然惦记着他,已是最大的安慰了。

周校长今天是来看龙舟比赛的,虽然现在住在县城,但还是隔三差五的回到水春寨。这是他工作了四十年的地方,也是他呕心沥血建设起来的学校。

“我前几天还和你阿爸喝酒呢。”周校长今天很高兴:“还提到你读研的事。怎么样?这几年在外面还好吧?“

“好着呢。”石黛说:“有什么不好的,我已经很幸运了。”

是的,石黛正如当年周校长所说,石黛已经很幸运了。还有许多与她同龄的小孩没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没有绘画书,没有彩色笔,甚至要徒步几个小时上学。石黛一直记着自己的幸运,这些年在外求学,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不曾放弃过。

周校长点点头,又说:“你和石凝都是懂事的小孩。”

生活在低点的时候,你看到了外面的繁华。有人会抱怨上天的不公,有人会自暴自弃。但是还有人在努力,努力去改变这一切。

当时知道石黛要去省会城市上学的时候,周校长是有些担心的。担心她突然接触外面的繁华,会有巨大的落差感。这种落差感可不好对付。有人因此萎靡不振,浑噩度日,也有人更加发愤图强,努力改变。

还好,石黛是后者。

石黛和石凝跟周校长道别后,又在水春在玩了一会儿,然后去外婆家看外婆。因为是端午,舅舅舅妈都回家了。外婆把灰粽子剥开,切成片,放在锅里煎至两面金黄,吃起来外脆内软,十分好吃。

下午,石黛离开水春寨的时候,听到河边传来欢呼,大概是某个龙舟队伍取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