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第29章 第29章

我的书架

第29章 第29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哑巴!哑巴!”一群小孩朝着哑巴跑过去。

哑巴的大牛在战斗中受了伤,耳朵和头皮上均有血迹,哑巴正拿着树叶小心翼翼给它擦拭。不过这个牛还在低头此吃草,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刚才的凶狠和倔强荡然无存,看来这应该只是一些皮外伤。

“哑巴。”小孩子夸赞道:“你的大牛好厉害呀!把一号牛都顶飞了。”

“哑巴,我们在给你的牛加油,你的牛才拿了第一!”

“你的牛刚刚都差点输了,我是我们给你加油的。”

几个小孩叽叽喳喳,还有的弯腰装做牛的样子顶来顶去。哑巴看着这群小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一张口就是“啊啊”的声音,不过心里倒是很高兴,毕竟赢了比赛。

“哑巴。”又有小孩说:“你有钱了,你给我们买糖吃吧!”

“吃糖吃糖。”

哑巴是一个很勤劳的人,他每天种地放牛,打水除草,赶牛回家的时候还会顺便挑两担柴火回来。他家门口堆满了柴火。自己家用不完,就两毛钱一担卖出去。石黛家的柴火都是跟他买的。

卖柴火换的钱,哑巴也不乱用,他如数交给他的酒鬼哥哥,这个酒鬼哥哥又拿着钱,到处买酒喝。

所以,他家一贫如洗。

这三百块钱对哑巴来说可是个大数目,估计等会回家,又会交给酒鬼哥哥。

很奇怪,虽然是哑巴在干活挣钱,可他非常信任自己的哥哥。酒鬼喝酒他从来不会阻止,偶尔还会帮他买酒,从未忤逆过酒鬼。也有人劝过哑巴,可哑巴从来不听,依旧以自己哥哥为尊。

一群小孩叽叽喳喳,哑巴比划了一下,把牛绑在旁边的树上,又指了指小卖部。一群小孩欢呼着跟在他后面,朝小卖部出发。石黛、石红、牛果果三个人也跟着他一起走。石黛还问他:“哑巴,你家的大牛怎么这么厉害呀!你不是给它吃肉了?”

石红:“我家也有牛,我家的牛会生宝宝,不会打架。”

小伙伴:“你家是母牛,母牛不喜欢打架!”

叽叽喳喳来到小卖部,小卖部的糖果也很单一,无非大白兔奶糖和月亮糖。哑巴花五块钱买了一大包奶糖,可又有小孩说:“哑巴,我还想玩那个气球。”

哑巴又买了一包气球。

小孩子们都分到了奶糖和气球,开心得不得了,牛果果嘴巴里叼着个气球,说:“哑巴,下次牛打架的时候我还来给你的牛加油。”

哑巴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石黛他们也听不懂他说啥。过了一会儿不远处响起鞭炮声,又一项活动抓鸭子开始了,小孩们马上跑过去,想提前占个好位置。

石黛三人手里拿着糖和气球一起跑过去,可是她们三比较小。跑到的时候已经没了位置。既然已经看不到,石黛便说:“我们去买辣皮吧。”

石黛手里有阿爸给的五块钱,还没花出去呢,于是三人又返回小卖部。辣皮是真的好吃,一点一点撕下来,能吃好一会儿呢。三人买了辣皮,想去看看还有什么活动,正走在路上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哑巴。

哑巴左手提着一斤猪肉,右手拿着一大包白兔奶糖。

石黛三人跑过去,问他:“哑巴,你又给我们买糖了吗?”

然而哑巴却摇头,咿呀咿呀说了些什么。石黛认真听了一会儿,说:“听不懂。”

哑巴指了指远处,绕过石黛三人,往前面走去。

看来哑巴也想吃糖,给自己买了一大包。

于是石黛她们打算去看盛装的姐姐们跳舞,正要过去的时候,哑巴忽然折回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哑巴一边比划着,一边在说什么。石黛实在听不懂,只好挥挥手:“哑巴再见。”

然而哑巴却拉着石黛的手臂,又说:“啊啊——啊啊啊——”

“你不要拉我。”石黛说:“我要去看跳舞了。”

哑巴指了指手里的东西,又指指远处,然后拉着石黛她们往前走,石黛似乎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想带我们去玩吗?”

哑巴是个好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哑巴不仅勤劳,还乐于助人。谁家的柴刀钝了,他路过看到会帮忙磨一磨,谁家门口的架子倒了,他会停下脚步帮忙固定。晒在外面的农作物因为大雨没来得及收,哑巴会第一个冲上来帮忙收回去。所以,庐寨老老少少的人都说他是个好人。

只可惜是个哑巴。

水春寨地势四周环山,中间低,呈盆状。很多人都在靠山的地方建了房子。哑巴带着石黛三人往上走了一会儿,然后停下脚步。

这里有好几户住户,但因为今天是新米节,他们都去梯田那边看节目了。哑巴把糖和猪肉交给石黛,指了指其中一户人家。

那户人家住着一个寡妇,姓张,叫小青。张小青丈夫前年死了,据说得了一种怪病,而且还是遗传的,因为她的公公和丈夫死于同一病症,去过医院,但没治好。张小青和她丈夫感情很好,哪怕是两年后的今天,再提起她过世的丈夫,她都会掉眼泪。

有人劝她,你还年轻,不如找个人嫁了吧。可是她不为所动,只是笑笑。别人又说,你看你婆婆都嫁了,何必一个人守着这个房子呢?

没错,张小青的婆婆在家里两个男人都死了以后,改嫁给了其它寨子的农户。

“你要送给她吗?”石黛拿着哑巴的猪肉和糖果问。

哑巴点点头,又吱吱呀呀的说了半天。石黛没听明白,只能胡乱猜测:“这个糖很好吃?”

哑巴:“呃呃呃——啊啊——”

石黛:“啊啊啊?”

哑巴:“啊啊啊——”

“听不懂。”石黛挠挠头,问石红和牛果果:“你们听懂了吗?”

石红:“哑巴说,糖果比肉好吃。”

牛果果:“我觉得哑巴说猪肉比糖果好吃。”

石红:“不是的,我觉得……”

三个人的猜测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哑巴指了指那户人家,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一通乱表达以后,石黛居然开窍了:“不能说是你送的?”

哑巴点点头。

“我知道了,你想做好人好事。校长说雷锋叔叔就是做好人好事从来不让人知道。”石黛说:“我过去了。”

张小青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俩今天都去看节目了。因为家里还有很多活要做,张小青便没有出去。石黛敲门进去的时候,张小青正在屋里摘选辣椒。

“婶。”石黛说:“我给你拿肉来啦!”

“谁叫给的?”张小青端详了一会儿,问:“你是石鹏的姑娘吗?”

因为收木头,石黛的阿爸在这一带小有名气,而且张小青的丈夫生前和阿爸还是朋友,张小青见过石黛几次。“长高了。”张小青看着石黛:“是个好闺女。”

张小青其实长得挺好看,听说她读过几天书,会识字。只是命太苦,早早死了和她两情相悦的丈夫。石黛把猪肉和糖果放在凳子上,又说:“婶,我们去玩了。”

“咦?”张小青似乎想起了什么:“这肉是谁让你送的?”

“雷锋!”说完石黛三人吧嗒吧嗒跑出去。远处的哑巴躲在树下,看到石黛他们回来,打着手势问:怎么样?

石黛他们看不懂他的手势,笑嘻嘻的说:“张婶家里好多辣椒呀!”

石红:“对!还有玉米。”

牛果果:“辣椒比玉米多!”

这群小孩什么都不懂,哑巴看向张小青家屋子,有些愣神。

又敲锣了,另外一个活动跑马比赛正式开始。石黛她们三人着急去看跑马,一溜烟跑了。哑巴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这才回去。

石黛她们仨去看了跑马,又四处玩了一会儿,今天很热闹人也很多。阿爸给的五块钱就花了五毛,下午太阳快要偏西的时候,石黛觉得饿了,于是带着石红和牛果果去外婆家吃饭。

因为是新米节,外婆准备了很多好菜。豆腐丸子,山药片子,吃得她们仨肚子圆滚滚。眼看天马上黑,石黛才跟外婆告别:“外婆,我们回家啦。”

其实活动没有结束,晚上还有篝火和跳舞,但是阿妈说要天黑前回家,石黛只好恋恋不舍回庐寨。

回去的路上,石黛三人又看到了哑巴。

哑巴牵着他的牛,一前一后,慢慢走在夕阳下。今天的夕阳特别红,染红了天空,也染红了哑巴黝黑的皮肤。石黛三人跑过去,嘴里叫道:“哑巴,哑巴。”

哑巴回过头,看到是这三个小屁孩,又吱吱呀呀的说了些什么。石黛他们听不懂,只知道表达自己的想法:“哑巴,我们想骑你的大牛。”

哑巴把她们一个一个抱到牛背上去。

哑巴的牛很听话,今天斗牛时留下的伤口也结了痂。石黛坐在宽厚的牛背上,笑呵呵的问:“你的大牛是牛王吗?它好厉害呀!”

哑巴又开口,依旧是咿咿呀呀。石黛她们根本没有认真思考他在表达什么,只是踢了踢牛,嘴里喊着:“驾驾驾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