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家里有客人 05

我的书架

家里有客人 0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叔一家就要回去了。

木材情况已经确认,只等阿爸下山办|证就可以砍伐。砍伐之后也无需担忧,因为还会种上新的树木,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苗人是不会让大山荒废的。

阿妈做了一些吃食,又装了两斤米酒,准备给许姨带回去。

石黛和丁承在门口玩。

石黛在地上刨了一个坑,把水灌进去,丁承摘了几片树叶丢进去,说是在煮汤,石黛把树叶拿出来,提醒他:“不是在煮汤,是在挖井。”

丁承找来一根木棍:“挖井要挖好深的,我们再挖多一点。”

“你见过真正的井吗?”石黛问。

苗寨的日常用水都是从山间引来的,不用打井,溪水便足以。所以老师总说的“吃水不忘挖井人”这句话石黛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却从未见过真正的水井。

“我见过呀。”丁承说:“就是很深很深。”

“等我长大了也挖一个。”说完石黛又想到了什么:“那你见过生日蛋糕吗?”

“见过。”丁承又说:“我过生日的时候就吃蛋糕。”

苗寨不流行过生日,所以石黛从来没有吃过生日蛋糕。蛋糕是她在电视上看到的,很漂亮一个,还会点上蜡烛,一定很好吃,没想到丁承居然吃过这么高级的东西,于是石黛又问:“好吃吗?”

丁承:“不太好吃,甜甜的。你来我家,我给你吃。”

正要出门的许姨听到了他俩的对话,跑到灶房问石黛阿妈:“黛黛没有过过生日?”

阿妈:“没有。”

苗人不是很看重生日,最近几年和男汉人接触多了,才渐渐有了生日的概念。去年阿妈也想着给石黛过次生日,结果到她生日那天,阿妈给忘了,甚至还因为石黛在灶房玩火,给她屁股打了几巴掌。

知道第二天,阿妈才想起来:“呀,昨天是黛黛生日啊?”

于是石黛去年的生日礼物,就是打屁股。

许姨听了,又问:“黛黛生日几号?”

“下个月吧。”阿妈说:“农历九月。”

许姨:“那不如提前过一下?”

“不用。”阿妈说:“没关系,不过生日也长大了。”

许姨不同意,说什么小孩子的成长也是需要纪念的,于是叫丁叔下山买个蛋糕来。哪想到山下虽然是汉人居住的地方,可也是贫困落后,没有蛋糕卖,一路跑到县城,才买了一个蛋糕回来。

这样一折腾,就到了晚上。

丁承很喜欢和石黛玩,他觉得石黛很厉害,不像他们学校的女孩子,总是哭哭啼啼,还抢玩具。丁承把自己从广州带过来的玩具摆出来,问:“黛黛,你见过这个吗?”

石黛摇摇头。

“这是火车。”丁承打开开关:“你看,按这里它就会走了。”

小火车在地上慢慢往前跑,遇到障碍物居然还会拐弯。石黛把它拿起来,问:“有人在里面开车吗?”

丁承:“没有,这是玩具。”

许姨走过来:“小承,妹妹今天要过生日了,你把火车送给她怎么样?”

“好呀。”丁承答应得很爽快,还跑到房间里拿了两个电池出来对石黛说:“等电用完了,你就把这个装上去。”

“嗯?”许姨很意外:“怎么突然变得大方了?”

阿妈炒了两个小菜,倒了点葡萄酒。石黛吃饱饭,想去看电视,却被阿爸给拦住了:“还有东西没吃呢。”

石黛:“啥?”

许姨把蛋糕拿出来:“我们今天提前给黛黛过生日啦,过了今天,黛黛就是六岁了。”

“哇!”石黛很惊喜,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蛋糕!”

这么好看的蛋糕石黛还是第一次见过,之前都是在电视里看的。她跑过去,迫不及待:“现在就吃吗?”

许姨:“要点蜡烛。”

简单的水果蛋糕,上面几片西瓜,摆成一个花朵的形状,再插上蜡烛,虽然比不上广州的精美,但也能让石黛觉得惊喜了。

“我想吃那朵小花。”石黛有些迫不及待了。

“那先许个愿吧?”许姨教石黛:“像我这样。”

石黛学着许姨的样子:“我想要长大。”

每个孩子都想要长大,而每一个长大了的人,都在无比的怀念儿童时代。

石黛想一根一根吹灭蜡烛,可是吹到第二根时,丁承以为她气不够,便一口气帮她吹熄灭了。石黛一愣,看着全部熄灭的蜡烛有些懵,而后委屈的抬起头来看着阿爸。

“要一口气吹掉许愿才会灵。”丁承说:“要不然不灵了。”

是……是这样的吗?石黛还是有些委屈,这是她第一次生日。

“是的是的。”阿妈笑道:“一口气吹灭才会灵验,快吃蛋糕了。”

蛋糕甜甜的软软的,上面的西瓜也很好吃,要不是许姨,她不知道得多久才能吃到生日蛋糕呢。可惜他们就要走了,要回广州。

阿爸说广州正在开发,又说那里是省会城市,旁边还有特区,以后肯定成为举足轻重的城市。这些石黛都不懂,她只知道那里是大城市,可望而不可即。

许姨住在那里,丁叔住在那里,丁承也住在那里。

第二日,阿爸叫人把拖拉机开来,把丁叔一家送下山去。

石黛在门口玩,看到他们整装待发,也想下山。可是阿妈不让,说什么别去添乱,等会阿爸还要在山下跟别人谈事情,带着她不方便。石黛很不高兴,跑到旁边的小水沟旁丢石子。

丁承看到了,背着他的小书包过去安慰石黛:“等我长大了,就来接你去山下玩。”

石黛气嘟嘟:“我长大了也能自己去。”

其实阿爸是很宠石黛的,给她买小玩意,给她买小书本,还给她买好吃的糖果。可是阿妈管得严,总说阿爸乱花钱,不准他买。比如今天,石黛想和他们一起下山,阿爸都同意了,阿妈却阻拦。

等她长大了,一定天天去山下玩,谁也拦不住。

“你看这个小水沟多好玩。”丁承也捡起石子往水里扔:“还有青蛙呢,我家都没有。”

“连青蛙都没有。”石黛说:“青蛙就是小蝌蚪。”

丁承:“呱呱呱。”

石黛:“不是这样的,是呱——呱——”

东西都搬倒拖拉机上面去了,阿妈给他们准备了好多当地特产。许姨一个劲儿摆手,是太多了。可是阿妈以广州没有为由,又塞了许多。

“有空一定要来广州。”许姨说:“我带你们去玩。”

“肯定的。”阿妈同意:“等农忙结束了再去。”

许姨:“说好了啊,一定要抽空来。”

上了拖拉机,许姨才发现丁承还没来,于是大叫:“小承!”

丁承这才背着小书包从后面的水沟旁屁颠屁颠跑过来。

“跟阿姨说再见。”许姨吩咐。

丁承:“阿姨再见,黛黛再见。”

苗人辛苦挖开的道路呈蛇型盘旋在山间,两旁的参天大树静静守护着这些村寨。动物觅食,蝴蝶翩舞。拖拉机所过之处,惊起一片飞鸟。

短短十几天而已,许姨今日有些舍不得。其实她去过很多地方,去北京交流,去香港学习,可是这西南地区的苗寨却是第一次来。

祖国的大好河山,有着许许多多的不同,也包容了各种各样的民族。一个包容性强的国家,肯定会越来越好。你看,路边的标语,不也是进步的一种吗?

百年大计,始于教育。

要致富,先修路。

不送孩子上学是违法行为。

紧随国家脚步,先富带动后富。

这些都是苗寨常见标语。

等等,那边那条是怎么回事?

大路朝天,请走右边。

额……右边果然有一条小路。

阿爸一路把丁叔一家送到县城,两人又聊了一些这批木材的事情。许姨去旁边买了条当地的油炸粑粑给丁承,又在车站等了一会儿,汽车来了。

他们要坐汽车去州火车站,再从州火车站去广州。

汽车有些挤,不过不是人挤,是物品太多。有带着背篓的,有提着木盒的,还有拎着公鸡的,把空闲地方占了满满当当。找地方坐下来,丁叔把行李放到了一边。

丁承把书包小心翼翼抱在怀里,不愿放下来。

“抱着多累。”许姨说:“放到上边去。”

“不要。”丁承拒绝:“我自己抱着。”

“你这孩子。”许姨说:“抱着碍不碍事啊?”

丁承还是不同意,仍然把书包抱在怀里:“里面有宝贝。”

许姨:“什么宝贝?给妈妈看看。”

丁承:“不要。”

许姨:“妈妈就看看,又不会拿走。”

丁承:“你肯定会拿走。”

许姨很奇怪:“好,妈妈不看,那你告诉妈妈,哪来的宝贝?”

丁承:“黛黛给我哦。”

哦原来是这样。

许姨懒得管他了,让他自己抱着。去州汽车站的时间还很长,大概四十多分钟后,丁承睡着了,他怀里的书包也滑落下来。

许姨捡起来,想到刚才他说的话,想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宝贝,于是偷偷打开。

“呱!”一只青蛙突然从里面蹦了出来。

“啊!”许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把书包丢到一边,那青蛙只摔了一下,掉到地上。

这就是礼物?

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