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那年的大雨 01

我的书架

那年的大雨 0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九九八年六月。

大雨连续下了四天,这几天石黛上学都是阿爸送的。第五天的时候,雨势变小。

整个森林被暴雨冲刷一遍,似乎变得更加翠绿了。山里的小路也变得泥泞起来,许多上学的孩子都摔了好几个屁股蹲儿。而这一学期,也要结束了。

大雨第七天,期末考试。

孩子们冒雨前去考试,有许多孩子都穿着蓑衣,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来到学校。特别是石黛的同桌,屁股墩摔了五个才走到学校。

老师发了卷子,同学们都在认认真真考试。可是雨实在太大,已经有雨从房顶渗透下来,嘀嗒在卷子上。石黛把桌子晚右边挪了挪,避开雨滴。

老师也注意到了,提醒同学们:“漏雨的地方往旁边挪一下桌子,别被淋到了。”

响雷一个接着一个,“轰隆”一声,吓得同学一阵尖叫。石黛也被吓了一跳,缓过神来又继续写卷子。

老师在讲台上安慰同学:“没事的,大家不要害怕。不会打着人的,就是声响。大家认真考试。”

大雨哗啦啦的打在窗户上,外面灰蒙蒙一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快走,快走,大水来了!”

是附近的寨民。学校南面的河流水面突涨,已经漫了上来。学校地势比较低,已经开始有水进入。村民见了,赶紧通知周校长和老师,必须紧急撤离。

水已经漫到了操场,泥汤的黄色,水流也逐渐变急。老师赶紧叫同学们停下手里的笔,马上离开。

雨是真的很大啊!寨民顾不得大雨,年轻力壮的都跑过来撤离学生。高年级的孩子还能自己走,低年纪的完全得大人抱过去。

外婆急匆匆赶来,在人群中找到石黛立马抱走。雨声和着孩子们的尖叫,变得十分吵闹。外婆把石黛扛在肩上,小心翼翼的趟过泥水,往家里走去。

轰隆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水里。石黛扭头一看,发现学校的一间木屋子倒塌了。木块砸在水里,溅出好多水花,不一会儿这间小屋便随着水流飘远了。

石黛记得这间屋子。这间屋子是养猪的,应该没有人员伤亡。

到了外婆家,外婆给石黛削了个生红薯。石黛坐在门槛上,看着外面瓢泼大雨。啃了一会儿,阿爸才匆匆赶来。看到石黛安然无恙,阿爸问外婆:“学校怎么样了?”

外婆说:“应该撤离得差不多了。”

刚才外婆只急着把石黛带过来,没注意其他人。

阿爸听了,又穿上蓑衣,往学校的方向走去。

学校南面的小河此时已经变成了大河,水位上涨,水流急促,还时不时飘过来一些上游冲下来的木板和家具。苗寨向来依山而建,靠水而居。连日的大雨让引发洪灾,下寨地势低的苗人不得不搬到上寨。

石黛还坐在门槛上啃红薯,看着他们在雨里来来去去。

晚上石黛和阿爸回了卢寨。这几天雨太大,阿妈都没有去山上干活。在灯下挽毛线球的时候,阿妈问:“水春寨小学怎么样了?”

阿爸说:“学生都转移出来了,没事。就是水太大,一楼教室都被淹了,水能淹过大腿。”

阿妈又拿了一捆毛线,石黛自觉的伸出手来接着。把毛线套到石黛手上,阿妈继续裹毛线球:“好大的雨,我好像就没见过那么大的雨。”

阿爸附和:“对啊,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也大雨,可再大也没有淹过水春寨小学。”

轰隆一声,又一个惊雷。阿妈拍了拍胸口:“哎呦吓死我了。”

“得了吧。”阿爸拆台:“黛黛都没有被吓着,就你被吓着了?”

大雨还在下,惊雷和闪电轮流出现。阿妈把毛线裹完,又给石黛洗了脚,正要上床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惊叫,紧接着是“哗啦”一声。

“怎么了?”阿妈也很奇怪。

阿爸找了电筒:“我去看看。”

本该进入深夜的芦寨变得沸腾起来,一户又一户接着点起灯。这几天大雨,电线出了问题没办法修好,寨子里已经停电两天,开始点起煤油灯。

阿爸披着蓑衣拿着电筒出去了一会儿,又回到家里跟阿妈说:“山体滑坡,把潘长金家埋了,你和黛黛在家里待着,我过去帮忙。”

潘长金也是芦寨人,他家在芦寨的最东边,那里背靠着一片野树林。前些日子潘长金把野树都拔了,想用来种菜。连续几天的大雨,让这片土地松动,直接塌了下来。

阿妈也想去看看,奈何家里还有石黛,不能出去。大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打在瓦片上,噼里啪啦。门外吵吵闹闹的,好像有很多人往潘长金家的方向走去。阿妈叫石黛快睡觉,可石黛躺着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不想阿爸出去的,希望阿爸赶紧回来。

石黛害怕,害怕山体第二次滑坡,也怕这倾盆的大雨冲垮了路。要是阿爸摔跤了怎么办?要是阿爸磕着碰着怎么办?

石黛在担忧中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黛被一阵蟋蟋碎碎的声音吵醒。

是阿爸回来了。阿爸在跟阿妈聊天:“潘长金家全被埋了。”

阿妈很惊讶:“人呢,人怎么样?”

阿爸:“没事。今天下午的时候,山上滚下来一块巨石,正好砸在潘长金家,漏雨了。于是他们搬到旁边的牛棚里。想等雨停了去修一修呢。哪想到晚上就滑坡,直接把整个家都埋了。”

“我的妈耶。”阿妈觉得十分惊险:“这是祖宗保佑了吧,等雨停了还不去上上坟。”

阿爸:“都这么说。”

短短几句话,让石黛安心了许多。潘长金家没事,阿爸也没事。就是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才过去。山里真的真的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石黛又睡着了,阿爸回来后她睡得踏实了许多。雷声和闪电依旧响彻在山间,整个苗寨被大雨笼罩着,像是正经历着一场灾难。

许多许多年以后,石黛想起这场大雨,于是在搜索框里输入“1998年大雨”。

很快,搜索提示:1998年特大洪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