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可怕的下蛊人 04

我的书架

可怕的下蛊人 0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爸是一个上过学的人,他相信科学。

可是这一日,阿爸从外面卖木头回来。晚上跟阿妈说:“这几天肚子一直痛,在外面看了医生,不见好。”

阿妈说:“去找石鲁老太看一下吧。”

石鲁老太是芦寨的一个老人,据说她会解蛊。

第二天一早阿爸去了石鲁老太家,石鲁老太拔了阿爸几根头发,放在一片叶子上念念叨叨。又找来两只□□放在水里,把阿爸的头发和叶子烧成灰,也放在水里。然后,又取出两个鸡蛋,对这鸡蛋一阵碎碎念以后,同样泡到水里。

约十几分钟,石鲁老太把鸡蛋拿出来,放到炭火上烧。

苗寨的炭,都是自己去上山砍柴烧的,天然无异味。烧了一会儿,鸡蛋壳开始变成黑色。估摸着差不多熟以后,石鲁老太把鸡蛋拿了出来。

石鲁老太如今七十多岁了,一生都住在苗寨,只会说苗语。她有一个银手镯,戴在手上许多许多年了,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花纹。只是手镯时日太久,有些黑糊糊的。

鸡蛋烧好了,石鲁老太把鸡蛋从活里拿出来,凉了一会儿递给石黛的阿爸:“吃了。”

阿爸把鸡蛋剥开,里面有一些蛋白因为火烧的缘故溢出来了,露出蛋黄。石黛看了看蛋黄,惊讶的指着蛋黄说:“小猪,是小猪!”

不知道怎么回事,蛋黄并不是像往日一样是个圆的,而是变了形状,有些烂烂的。烂得又有些规则,像一个小猪。阿爸的生肖就是猪。

阿爸把鸡蛋吃掉,便抱着石黛回家了。

生长在苗人地区,山下的汉人一知半解,他们对苗人有着惧怕,也有好奇。大家都说苗人会下蛊,就连苗人都这么说。可是时至今日,石黛都没有见过真正的蛊虫。

可是阿爸相信,阿妈也相信。他们俩都认为有蛊,那肯定是有了。

石黛想起来,前些时候去外婆家吃饭,外婆平时喜欢织布卖。那天舅妈在卖步的时候,有一个黑黑瘦瘦的苗人,买了布,可他又没有钱,于是打算用蛊虫换布。但是舅妈没有答应,因为在大多数苗人眼里,下蛊人是没有良心的。

据说蛊会反噬,养蛊人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蛊放出去。倘若没有按时下蛊,那么蛊虫便会反噬。有些下蛊人被逼无奈,还会给自己的亲人下蛊。所以哪怕是在苗寨,苗人也是很讨厌下蛊人的。

石黛听说了很多很多关于蛊虫的故事。低级蛊虫是粉末,往你周围一吹,或者放在你的衣角上,就能中蛊。这种蛊比较好解,随便找一个苗医或者解雇人即可。

高级蛊虫是虫子,这些虫子会在你不经意间爬进你的体内。它们会啃噬你的骨头内脏,甚至还会在里面产卵,十分痛苦。这种蛊有的无解,有的只能找下蛊人解。不过阿爸说了,现在科学技术发达,可以去医院开口把虫子取出来。

石黛想了想,就算是开刀也很可怕。

所以平常石黛很听阿妈的话,不吃陌生人的东西,不去陌生的苗寨,不去招惹陌生的苗人。

阿爸吃了石鲁老太的鸡蛋以后肚子便不痛了。这天他从外面回来,带来了几斤芒果。这芒果是苗寨从未又过的水果。于是阿妈把芒果分成几份,叫石黛给七奶奶和二奶奶送去。

石黛先去的七奶奶家,七奶奶正在烙香藤饼。香藤饼是用山上的一种藤,磨碎,然后混到糯米粉里去,加上一点糖,烙成不厚不薄的一张,糯糯软软,很好吃。

石黛把芒果给七奶奶,七奶奶到门口随手撕了两张芭蕉叶,给石黛包了两张香藤饼。石黛一边啃着饼,一边去二奶奶家。

石黛很少去二奶奶家,大家都说二奶奶会下蛊,所以石黛有些害怕。进门前,石黛故意踢了踢门槛,有灰。

根据传说,下蛊人家里是没有灰尘的,蜘蛛网也没有。所以进门前要踢一踢门槛,看看有没有灰尘。

不过这个不是特别准,下蛊人家里还会有很多瓶瓶罐罐。石黛四处看了一下,没看到罐子。只在桌子下发现一瓶蜈蚣泡的酒。

二奶奶的房间紧闭着,据说从未有人进过。就连二奶奶的孙子也不让进,这间屋子一直很神秘,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二奶奶。”石黛叫了一句。

“哎!”二奶奶在灶房答应。

石黛往灶房走去,把芒果递给二奶奶:“二奶奶,我妈叫我给你的。”

二奶奶打开看了一下:“这什么玩意?”

石黛:“芒果。”

“芒果是什么,怎么炒?”二奶奶又问。

“不能炒。”石黛想了想:“把皮剥掉,就可以吃了。”

二奶奶很惊讶:“生吃?”

石黛点点头,又说:“像橘子一样。”

“原来是水果。”二奶奶把芒果放到一边,看到石黛手里还有东西,说:“你手上这个是什么?”

石黛:“香藤饼。”

香藤饼是苗寨常见食物,二奶奶认识,于是伸手拿过石黛手里的香藤饼:“你阿妈还烙饼啦?”

“……”石黛赶紧说:“不是我阿妈烙的,是七奶奶给的。”

二奶奶打开芭蕉叶,里面的香藤饼还是热呼呼的,很香:“你再去问七奶奶要,这个饼给我了哈。”

“……”石黛脸皮薄,况且阿妈说过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所以自不会回去问七奶奶要的。但是,香藤饼是真的香,她想吃。

“回去吧。”二奶奶说。

石黛盯着香藤饼:“这个饼……”

“给我了。”二奶奶又说:“你二爷爷身体不好,在床上躺着呢。正好他想吃香藤饼。”

哦,这样啊,二爷爷又生病了,那就留给病人吃吧。

石黛只好空着手回家了。

夜幕偷偷而至,外出劳作的苗人扛着锄头拉着牛纷纷回家。这是大多数苗人一天最开心的时候,虽然,可回家一杯米酒,一碟小菜,日子乐悠悠。比如石黛前面的阿伯一边牵着牛一边在用苗语唱歌:“大山的树哟,像一个美女……”

唱了一会儿,阿伯突然对着坎下的人喊到:“还挖地呢?天黑回家咯!”

地里的人回到:“挖完这块就回去咯!”

石黛定眼一看,这不是二爷爷吗?他一锄一锄非常得劲儿。身体比石黛还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