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苗寨成员日记 > 我要上学啦 02

我的书架

我要上学啦 0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爸去水春寨小学给石黛报名了。

可是阿爸去了一个早上都没有回来,石黛焦急,和牛果果在寨子口等阿爸。寨子口有一颗梨花树,现在正值春天,白色梨花开了满满一树,石黛和牛果果在刷下捡梨花花瓣,捡满了一手又抛出来,很好看。

“学校是不是很好玩呀?”牛果果说:“我也想去上学。”

“你太小了。”石黛想了想:“阿爸说太小的小孩不能上学。”

牛果果不太明白:“你也小。”

两人正说着话,看到二奶奶抬着一大捆草走过来。二奶奶今天没有戴头饰,只用银梳把头发挽起来,身上一件普通的墨青色苗衣,简洁干练。石黛看到她,礼貌的叫了声:“二奶奶。”

二奶奶看了一眼石黛和牛果果,放下青草,然后从青草里巴拉了一会儿,拿出一包野莓来。

“吃莓。”二奶奶把野莓递给石黛:“刚摘的。”

野莓是用树叶包着的,莓又大又红,看起来很好吃。石黛怯怯的道了谢,二奶奶又抬着青草走了。

待二奶奶走远后,石黛为难的看向牛果果。

牛果果也很为难,怯怯的说:“阿爸说你二奶奶会下蛊。”

是的,整个芦寨的人都说二奶奶是黑苗,会下蛊。下蛊的人会将蛊虫放在食物里,如果你吃掉了,肚子里就会长小白蛇,小白青蛙,小白蜈蚣。这些虫子会咬你的肚子,会死掉的。

石黛不敢吃,牛果果也不敢吃。

可是这野莓一颗颗饱满,让人垂涎欲滴。石黛挣扎了一会儿,又把树叶合上:“我们……还是不吃吧。”

牛果果吞了一下口水:“那就……不吃了吧。”

可是两人又舍不得扔,拽在手里左右为难。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阿爸回来了。

“阿爸!”石黛跑过去,看到阿爸手里提着一个书包,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原来阿爸去水春寨报名,还顺道下山给石黛买了个书包。将野莓放到牛果果手里,石黛过去接过阿爸的书包。

书包还挺重,里面还有几个本子和笔,阿爸一套全买齐了。

石黛高兴极了,把书包抱在怀里:“阿爸,我明天就去上学了吗?”

“下周一再去。”阿爸看着石黛合不拢嘴的样子,笑了:“到了学校要好好读书。”

“好。”石黛一边说着一边和阿爸往家的方向走,牛果果拿着野莓跟在后面。“阿爸。”石黛又说:“刚才二奶奶给了我们野莓,会有蛊吗?”

“在哪?”阿爸发现野莓在牛果果手上,于是假装查看了一下,说:“没事,你们吃吧。”

石黛这才放心的从牛果果手里拿了几颗野莓放到嘴里。

“阿叔。”牛果果没有吃野莓,怯生生的问:“我什么时候才能上学?”

牛果果一头齐肩的长发随意绑在脑后,圆圆脸上沾着一些脏污,一双小鞋也破了一个洞,漏出脚指头。阿爸似乎叹了一口气,说:“果果现在还小,很快就能上学了。”

“和黛黛一起上学吗?”牛果果又问。

“嗯。”阿爸应了一声,从石黛怀里拿过书包。然后从里面挑了一只笔和一个本子,递给牛果果:“果果不上学可以在家里写字。”

“好。”牛果果喜笑颜开,擦了擦手接过笔和本子:“我马上也可以读书啦!”

两人一边笑着一边往前走,山间的微风轻轻拂过野花,一摇一摆。远处的老牛带着小牛,一走一停的回家了。

晚上石黛坐在小桌旁,把新本子拿出来一笔一划写上自己的名字。阿爸打开电视准备看新闻,阿妈在给做好的新衣服绣花,几只草莽虫在灯下飞来飞去,赶也赶不走。

阿爸换了两个台,突然跟阿妈说:“我今天在县城遇到牛果果阿妈了。”

阿妈抬起头来:“你是说阿兰吗?”

阿兰是牛果果的妈妈。大概一年前,山下来了几个修路的人,阿兰找了个活儿,每天给修路人做饭。然而不知怎么回事,阿兰便和其中一个修路人好上了。某天夜里,阿兰偷偷回家,带走自己一部分衣物,自那以后来也没有回来过。

牛果果阿爸去找过阿兰,可是没找到。

这种与人私奔的事儿在苗寨还真是少见,几十年未出一例。这件事之后,大家饭后茶余都会谈到阿兰。以前喜欢扎堆的果果爸也因此变得孤僻起来。

“哎。”阿妈叹了一口气,又说:“听说有人要给果果爸重新介绍一个,但他不愿意。他也不想想,果果还那么小,没个妈怎么行。”

阿爸:“后妈也未必好啊。今天在街上遇到阿兰,阿兰还问我果果有后妈没,看来也是心疼果果的。”

“屁。”阿妈看了石黛一眼:“心疼果果怎么不留点钱,怎么把积蓄都带走了呢?”

没错,阿兰走的时候,不仅把自己的衣物带走,就连夫妻积蓄也全部拿走了。当时果果爸一毛钱都没有,还到石黛家借了两百块。

寨里的人都说,阿兰是个狠心的女人。那么小的女儿,说不要就不要了。况且,果果爸也是个老实人,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里的地没有哪一块是荒废的。也不曾打骂阿兰,甚至对她言听计从。阿兰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也有人说,阿兰中了情蛊,这才和人私奔的。

石黛问过阿妈,情蛊是什么,阿妈说情蛊是一只小虫子,如果你吃了别人的东西,小虫子就会进入身体。你表面看起来没有异常,可是夜里会迷迷糊糊身不由己的跑到别人家里,和人做夫妻。

原来是这样,果果妈一定是中了情蛊。

苗寨的蛊虫多而复杂,石黛经常听苗人说起,可又没见过,或许长大了她就明白了吧。

“阿爸。”石黛把写到名字的本子递给阿爸看:“你看我写的对不对?”

“黛”字难写,歪歪扭扭,比石字大了许多,不过笔画倒是全对。对于一个还未上学的小孩来说,已经不错了。

“可以。”阿爸把本子还给石黛:“装到书包里,后天送你去上学了。”

真是太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