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84章 【84】

我的书架

第84章 【8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八十四章】/晋江文学城独发

回程一路顺风顺水, 路上的风景也从绿意融融逐渐变得荒芜,直至秦州下了客船,已是初夏时节。

重回秦州, 相大禄本想去金宸长公主曾经住过的坊市走一走,但听云黛说早已脱离秦州沈氏,便歇了这心思。

然而,晋国公府养女是乌孙长公主之后的消息这些时日也传到了秦州, 刺史听闻谢伯缙及乌孙使团来到自己治下,亲自登门请他们过府赴宴。

那新任沈氏族长也备了八台大轿与厚礼上门来,有意与云黛攀亲, 重修于好。

连日坐船云黛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哪里还有心情应付这些人和事,是以她全程待在客房里歇息, 压根不出面, 反正这些应酬自有谢伯缙与相大禄处理。

这般在秦州歇息了一日, 推掉秦州刺史的盛情挽留, 第二日队伍继续出发,前往肃州。

云黛的晕船之症经过在秦州的休息也彻底好了,接下来的路程都是平坦的官道,她便痛痛快快地骑了三日马。

乌孙使者们看着她一袭赤红色胡袍策马奔腾的肆意模样,大为赞赏, “真不愧是我们乌孙的公主,骑术精湛, 半点不输从小养在草原的儿郎姑娘们。”

相大禄笑而不语,灰绿色的眼眸望着那矫健又娇小的身影,仿佛在看另一个人。

五月底,一行人总算到达肃州城门下。

云黛坐在马车里, 望着那高大城门上龙飞凤舞的“肃州”两个大字,鼻子一阵发酸,眼眶也有些微红——

总算回来了。

离了大半年,几经生死,总算回到家乡。

一旁随行的琥珀也难掩激动,高兴道,“姑娘,咱们到肃州了,再过不久就能回国公府了。”

纱君则是眼神懵懂地打量着眼前这座与长安很是不同的城池,没有多期待,也没有多失望。

云黛将车帘放下,坐正身子,轻笑道,“是啊,总算到了,也不知道府中一切可还好?”

最初的激动渐渐过去,马车过了城门检查,越往里走,她心里也愈发地紧张。

城门口早已有国公府的小厮候着,一见到车马回来了,几人上前相迎,又另派两人回府报信。

乌孙使团并不住在国公府,按照相大禄最初的意思,云黛也不好再住在国公府,该与他们一起住在当地官府安排的驿站里。

可云黛坚持要回国公府住,相大禄一番斟酌,还是顺了她的意思。

两队人马在驿站门前分别,相大禄与谢伯缙道,“明日我们再登府拜访晋国公,接下来几日公主都会住在贵府,还请谢将军照顾好她。”

谢伯缙拱手道,“相大禄放心,她回到家中,自是一切都好。”

相大禄听出这年轻人话中的意思,心底不由叹口气。

这一路走下来,谢伯缙与公主之间的日常相处,他们也都是瞧在眼中的,情投意合的一对年轻人,便是再恪守规矩,那眉眼间的情意也是遮掩不住的。

平心而论,谢伯缙是个很出色的郎君,无论是样貌气质,才华武功,亦或是家世身份,待公主的那份爱护关怀,皆无可挑剔。

可偏偏他是大渊的将军,曾多次与他们乌孙的军队兵戎相见,手中染着不知道多少乌孙将士的鲜血……

与云黛叮嘱了一番,又派了侍女古丽和萨里拉伺候她,相大禄心情复杂地进了驿站。

马车继续行驶,是往晋国公府的方向。

没有那么多乌孙使者在旁盯着,谢伯缙骑马跟着马车旁,隔着车帘与云黛说话。

云黛背脊僵硬地坐着,两个白嫩嫩的小拳头放在膝上,努力调整着心态,让自己紧绷的神经松懈些。

谢伯缙也听出她语气里的紧张,语气平和地与她描述着街上的场景,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

没过多久,马车缓缓停下。

云黛仿若泥塑般一动不动,眼眸盯着靛蓝色织锦缎的车帘,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安静,她只听得胸口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

怎么办,要怎么办,马上就要见到国公爷和夫人他们了……

她该说些什么,还是装傻充愣,就当与大哥哥依旧是兄妹,并无私情?

就在她六神无主时,一只修长的手掀开车帘,帘后是半张俊美的脸庞,“到家了。”

云黛被他的声音拉回,在他的注视下,动作僵硬的起身。

他朝她伸出手,“下车罢。”

夏日阳光毒辣而刺眼,照得云黛脑袋有些发晕,她盯着那只手掌,迟疑两息,轻轻将手搭了上去。

“大哥哥。”她低低地唤他,秀眉微蹙,“怎么办,我现在很紧张。”

“别怕。”

谢伯缙牢牢地握住她那纤细洁白的柔荑,抬眸对上她的眼,“有我在。”

他的目光深邃而平和,无形之中有种令人心安的力量。

云黛朝他轻笑了下,“嗯……”

待她双脚站定后,后头马车的谢叔南也走了过来,见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眼波闪了闪。

云黛见着谢叔南过来,也有些不自在,忙将手抽了回来,轻声喊了声,“三哥哥。”

谢叔南走上前,仿若什么也没瞧见,伸着懒腰道,“奔波了一路,骨头都坐散了,如今可算是到家了。”

云黛颔首称是。

早已在外恭候的奴仆们见着府上的公子姑娘都回来了,纷纷行礼请安,“奴才们恭迎世子爷、三爷、云姑娘回府。”

又有管家和管家媳妇上前,边引着他们往里去,边殷勤说道,“国公爷和夫人一早就盼着世子爷你们回来呢,这会子国公爷在夫人的院里,厨房里昨日就张罗起来,备得都是你们平日里爱吃的菜……”

云黛有些恍惚地跟在两位哥哥身后,看着熟悉的府邸景观,听着熟悉的仆人用陇西话说着府中的事,一切仿若从前——好似她还是府中的云姑娘,谢伯缙还是她的大哥哥,兄妹之间清清白白,从无逾矩。

可这感觉就如泡沫,没多久就破碎了。

路上遇见的奴仆丫鬟们虽规矩安分的行礼,可看向她的眼神还是藏不住的微妙。

这种微妙的眼神,云黛再熟悉不过了。

六年前被国公爷领回府,她就在形形色色的人身上瞧见过那样微妙的眼神,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眼神越来越少,她也逐渐习惯。

没想到转眼过去这些年,她又在国公府里看到这种眼神。

看来正如谢伯缙所说,他们的事府中已经知道了。

正值盛夏,前往归德院的路上草木葳蕤,绿树葱郁,鲜花盛放,门口早有小丫鬟张望着,一见到他们来了,忙往里报信。

“来了,来了!”

院中的丫鬟们都打起精神,廊下挂着的鹦鹉画眉们也都被这响动惊得探头探脑,啾啾鸣叫。

跨进院门,云黛脚步稍停,心头几欲生出转身逃跑的冲动。

谢伯缙扭头,见她脸色发白,脑袋低垂如小鹌鹑,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他稍稍弯腰,用只有他们俩人听到的声音问道,“我牵妹妹进去,会不会好些?”

云黛一听,小脑袋顿时摇成拨浪鼓,“不、不行。”

谢伯缙也猜到是这么个回答,面上有些无奈,耐心哄道,“好,那你自己走进去。”

又看她一眼,“别怕,就是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

走了两步忽然发现身边少了两个人的谢叔南回过头,见他们俩又在说小话,不由嚷道,“大哥,云妹妹,你们在说什么呢?进屋再说嘛!”

谢伯缙应道,“来了。”

他温声鼓励着云黛,“你看三郎,刚开始知道我们俩的事也很惊讶,现下不也接受了?”

云黛也不知听没听进去,眼睫微颤,须臾,她轻点了下头,“大哥哥,我们进去吧。”

终究还是得学会面对的。

她深吸一口气,手指紧紧掐着掌心,步履沉重地往里走去。

院中右次间内,糊着雨过天青色窗纱的雕花窗牖敞开,微风穿堂,临窗一株栀子花的幽香便在空气中浮浮沉沉。

听到外头传来的脚步声,坐在锦榻边上的乔氏悄悄攥紧了手中绣帕。

晋国公察觉到妻子这小动作,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目示安抚。

乔氏朱唇抿得很紧,等看到珠帘掀起,那三道日夜牵挂的身影从垂花门走进来,她一颗心像是被绳子吊着,忽上忽下,既欢喜又有种难以言喻的沉闷。

“父亲万安,母亲万安,我们回来了。”

谢伯缙为首,仪态恭敬的向上座双亲问好。

谢叔南和云黛紧跟其后,连忙行礼请安。

晋国公面上带着宽和的笑,声如洪钟,“回来就好,这一路奔波辛苦了,都坐下说话吧。”

说着扭头看了眼乔氏,示意她也说句话。

乔氏的视线先落在长子身上,见他淡然自若,面无异色,心底不由升起一阵闷气,这个不省心的!再看向一旁的小儿子,见他还是那副生龙活虎笑嘻嘻的活泼样子,目光稍柔,又忍不住心疼,这傻孩子莫不是真缺心眼,喜欢的人都跟旁人好了,他怎还能没心没肺的乐呵?

最后再看向那道娇小绰约的身影,她穿戴打扮像从前般低调淡雅,打从进门来就低着头,根本就不敢往他们这边瞧一眼,可见心里发虚,没脸见他们。

逐个打量过后,乔氏才缓缓开口,“一路舟车劳顿肯定是累了,都坐下说吧。”

丫鬟们很快搬来月牙凳,三人依次入座。

乔氏今日的话格外的少,大都是晋国公开口询问关怀,谢伯缙和谢叔南作答。

云黛从未觉得如此难熬过,明明国公爷和夫人没有对她说半个字的重话,也没冷脸对她,但那不经意扫过来的眼神,还有那份欲言又止的沉默,都叫她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唯一庆幸的是这回谢叔南与他们一同回来了,他话多又能说,绘声绘色说着长安城的经历和见闻,让屋内的气氛没那么尴尬,起码面上还是其乐融融的。

若是单单她和谢伯缙俩人面对晋国公夫妇,云黛简直不敢想象那是何等令人窒息的场面。

谢叔南说得口干舌燥,却没打算停下来,他看得出来云妹妹和大哥如今处境尴尬,父亲母亲也怪不自在的,只能由他从中斡旋一二。

唉,他还是头一次意识到自己嘴皮子利索的好处。

“好了,三郎,你先喝杯茶水歇歇。”晋国公和颜悦色地看了眼小儿子,心道这小子出门一趟,回来倒是懂事许多,可见儿郎还是得多出门历练历练才好。

谢叔南一怔,刚想说“我不渴”,就见晋国公将目光转向了身侧,唤了声,“云黛。”

被点名的云黛肩膀轻颤了下,旋即诚惶诚恐地看向晋国公,嗓音因着紧张而有些喑哑,“国公爷?”

晋国公看出她的拘束,态度放得柔和些,“出门一趟你似乎长高了些,前阵子我收到你们姑母的来信,信上说你在长安水土不服,病了好几回,如今身子好些了没,路上可曾抱恙?”

这慈祥的关怀叫云黛心头流过一阵暖流,她挤出一抹感激的笑,“多谢国公爷挂怀,我一切都好,路上春暖花开,气候适宜,并未抱恙。”

“那就好。”

晋国公抚须,旋即又顺势说起她的身世,“十日前收到陛下的赏赐和圣旨,我还惊了一跳,心说非年非节又没打仗的,陛下无缘无故封赏作甚?等圣旨一打开,知道你母亲竟是乌孙长公主,我和夫人都震惊万分。收养你时,想着你孤苦无依,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层身世。如今陛下封你为孝义郡主,乌孙昆莫又封你为公主,真是可喜可贺。”

云黛忙站起身来,恭顺拜道,“国公爷和夫人对云黛的教养之恩,云黛铭感五内,自当报还。”

“哎,你这孩子,坐下说,坐下说。”晋国公抬手示意她坐下,和蔼笑道,“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当年收养你,本就是为了还报你父亲对我的救命之恩,你本就不欠我们。如今你寻到了亲人,有了公主的尊荣,我和夫人也打心眼为你欢喜……”

说到这,他敛笑看向云黛,“听说此次你们是与乌孙使团一同回来的,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云黛便将她的打算说了出来,“相大禄答应让我在肃州停留七日,七日后我便要随他们回乌孙。我先想去见见我乌孙的舅舅和外祖母,至于其他的,还没想好。”

她不知道乌孙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舅舅和外祖母见着她后又是个什么情境,更不知道她和大哥哥能否修成正果。

晋国公闻言,轻轻点头,“是该回乌孙看看,毕竟都是你的亲人。”

他这话说完,屋内忽的沉默下来。

就在这诡异的静谧持续时,谢伯缙侧眸看了眼云黛,手捧着茶杯,淡声道,“父亲,陛下已命我护送妹妹回乌孙,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她的。若是她在乌孙过得不习惯,我会将她带回北庭,或是送回家来,她过得舒坦最重要……”

屋内顿时更加安静了。

这话若放在从前,每个字每句话都很正常,只会让人觉得兄妹情深。

可现下屋内众人都心知肚明他俩的关系,再听这话,就莫名听出另外一种感觉。

莫说是云黛,就连谢叔南都觉着这氛围尴尬得让他坐不住,他都想直接喊一嗓子,“是,没错,大哥和云妹妹在一起了,父亲母亲你们就遂了他们的心愿,成全他们吧。”

想归想,真要喊他也不敢。

最后还是晋国公开了口,打破这静谧,“嗯,正好你也要回北庭了,一路护送也方便。”

他还想说什么,乔氏忍不住了,晦暗不明的目光直直看向谢伯缙,温和的嗓音中透着几分克制不住的郁气,“你们日夜赶路也累了,先回各自院里歇息吧。阿缙,你留下,我与你父亲有话问你。”

听到前半句话云黛长松了一口气,只觉总算熬过去了。听到后半句话,她的心骤然又提了起来,砰砰狂跳。

夫人专门留下大哥哥,是要问那件事么?

她四肢麻木的站起身来,眼神频频朝谢伯缙看去,纤细的眉毛轻蹙着,凝满担忧。

谢伯缙回望她一眼,眼神坚定又深邃,像是无声与她说着放心。

谢叔南也意识到要发生什么,赶紧走到云黛身边,催道,“走走走,云妹妹,我们先出去吧。”

云黛咬了咬唇,跟着谢叔南行礼告退,又往外走去。

庭前阳光无比灿烂,照得整个庭院都亮堂堂的,云黛却觉得浑身冰凉,手心也不知何时冒了层细汗。

等走到院门口,她走不动了,扭头看向院内,神色凝重。

谢叔南站在她身旁,安抚道,“云妹妹你别担心,大哥不会有事的。或许父亲母亲只是问他一些朝堂上的事呢,从前不也这样么,每回叙话,大哥总是被单独留下的那个,你不要想太多了,还是先回院里歇息吧。”

云黛讷讷道,“可…可是万一,大哥哥触怒了国公爷和夫人……”

谢叔南撇了撇唇,心说那也是他活该,哼,谁叫他厚颜无耻对妹妹下手,抱得美人归了,挨一顿打不过分吧?

面上却道,“不会的了,大哥那样聪明的人,我们三兄弟里就属他挨打挨骂的次数最少。再说了,他练武之人,皮糙肉厚的,打一顿也不妨事……呃,咳咳,我的意思是,父亲母亲也不会真打他的,怎么说也是亲生的嘛,再生气也不至于下狠手。大哥现在好歹也是个三品将军,父亲会给他留些脸面的。”

虽说如此,云黛依旧忍不住担心,迟迟迈不出脚步。

谢叔南也没了办法,耸肩摊手,“行吧,那要不咱们就在这外头等一等他?”

云黛感激的看他一眼,软声道,“三哥哥你回去歇息吧,我在这等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是那样没义气的人么?”

谢叔南双手环抱在胸前,懒洋洋往月亮门边一靠,吊儿郎当的模样,“等一等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若里头真打起来,我还能去拉一把,总不能叫你个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冲在前头。怎么说你也叫我一声哥哥,当哥哥的就要有哥哥的样子。”

云黛心头动容,缓了两息,弯起眼眸朝他笑,“是,三哥哥一向最讲义气。”

谢叔南唇角翘起,“那当然,人在江湖飘,义字最重要。”

外头兄妹俩气氛稍微活泛了一些,屋内的氛围却是一片凝肃压抑。

憋了一肚子话的乔氏总算憋不住,身子稍稍朝前倾倒,语气中还带着最后一丝期待,“阿缙,你告诉我,外头传得的些消息和你姑母在信里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对不对?你和云黛……你们只是兄妹,并未其他的感情,是么?”

谢伯缙身形笔挺地站着,神色严肃,一字一顿道,“不是假的。”

乔氏如置冰窖,全身都冷下来,心头最后一丝期待也被彻底浇灭,两片嘴唇颤抖着,伸手指着他,哼哧哼哧喘着气,“你…你怎么能……她是你妹妹啊……”

谢伯缙道,“并无血缘关系的妹妹。”

乔氏一噎,又咬了咬牙,痛心疾首地盯着他,“那你可还记着你自己的身份?你是国公府的世子爷,日后是要继承你父亲爵位,挑起整个国公府的,你的妻子将会是国公府的主母,要有襄助你的能力,而不是单凭着你一腔喜欢就能定下的。”

谢伯缙眉心皱起,“谢家儿郎娶妻,不是一向以心意为主么。”

乔氏再次被噎住,她知道长子一向沉默寡言,却没想到说出话来能这么气人。

保养精致的手用力捏住帕子,她瞪着他,斥道,“那也是叫你在门当户对的贵女们挑个心仪的,谁叫你将主意打到云丫头身上了?你说,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在肃州,还是在长安?”

“都是儿子的错,是儿子对她起了绮念。”

谢伯缙垂下眼睛,嗓音低沉,“父亲,母亲,你们知道的,她一向胆小怕事,见着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是我使了法子逼着她跟我好,她哭也哭过了,逃也逃过了,但又被我抓了回来……”

乔氏闻言,也不知脑补了什么,惊得睁大了眼睛,指着他的手指发颤,“你、你,你怎么做出这种事!”

“你个混账东西!”

晋国公也黑了脸,顺手砸了个茶杯过去。

乔氏一见,变了脸色,连忙去拦晋国公,却没拦住,眼见着那茶杯砸到了谢伯缙的肩膀处,濡湿了一大片,又啪嗒掉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她又气又急,边上前去检查儿子有没有砸伤,边拿拳头恨恨地锤他,“你这犟脾气,怎么都不知道躲!”

晋国公冷哼道,“他还有脸躲!老子没拔刀砍他都算好了。”

乔氏气恼地瞪晋国公,“你敢!敢情儿子不是你生的,你不知道心疼?”

晋国公拧起浓眉,“夫人,我这不是帮你出气么,这混小子方才还敢呛你。”

乔氏道,“有你这样出气的么?如今事已至此,你光打他有什么用?”

晋国公哑口无言,遂大马金刀沉默坐着。

谢伯缙垂眸看向乔氏,轻声道,“是儿子不孝,惹母亲生气了。”

乔氏拧身,拿帕子按了按眼角,怨道,“你自小性子沉稳,是个有主意的,从不要我与你父亲操心,怎的在这事上如此糊涂呢?且不说云黛从小在家里养大的,就说她如今的身份,乌孙的公主啊!咱们晋国公府多招乌孙人恨你不知道么?那乌孙昆莫怎会将唯一的外甥女嫁给你?而且……而且万一以后,乌孙与大渊又起战火,她该置于何地?”

谢伯缙闻言,紧绷的下颌微松,“母亲,那你是同意我与云妹妹的事了?”

乔氏一怔,默了两息,面色悻悻道,“我可没说同意!”

谢伯缙薄唇抿成一条线,眸色变得深暗。

少倾,他全然不顾地板上破碎的杯盏,单膝跪下,拱手对晋国公和乔氏道,“父亲,母亲,我认定她了,此生非她不娶。从小到大,我鲜少向你们求什么,如今却想求得你们的肯定……”

乔氏看到他袍服膝盖处沁出的血,脸色大变,忙去拉他,“有话起来说!”

可他身形如玉山岿然不动,眉眼间满是坚毅,“若此生注定无法与她相守,儿子会上表请辞世子之位,从此驻守北庭,终身不娶。”

字字句句,掷地有声,像是砸在乔氏与晋国公的心上。

屋内静了下来,像是一滩死水。

乔氏望着长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心口五味杂陈,万般情绪剧烈翻涌着。

她知道他既说得出这些话,就一定能做到的。

他向来就是这样的脾气,认准的事就不会改变。

良久,她朝晋国公投去柔柔一眼,七分妥协,三分请求。

晋国公板着脸有所松动,低低叹了声“孽障”,又道,“起来吧。”

谢伯缙一动不动,一双黑沉沉的眸看向他。

晋国公被看得嘴角抽搐,“还看什么看,儿孙都是讨债鬼,我和你母亲肯定是上辈子欠你的!快起来吧,要真把膝盖跪瘸了,转头你母亲又得埋怨我了。”

谢伯缙问,“父亲答应了?”

晋国公冷哼,“你都使手段把云丫头逼到你身边了,我还能说什么?你坏了她的闺誉,还不得对她负责?你叫你老子我死后哪里还有脸去见她父亲。哼,我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寡廉鲜耻!”

谢伯缙又看向乔氏,“母亲,您呢?”

乔氏本来对云黛就没什么意见,就是一直将她当做三儿媳妇来看,未曾想她最后却被老大闷声不响拐跑了。虽说她对长媳的要求是更高,但现下儿子跪在面前,又是要辞去世子位,又是终身不娶的,她哪里还狠得下心去反对?

“你是我生的,她也是养在我膝下的,难不成我真要棒打鸳鸯,害得你们俩都不如意?那我图什么呢?”

乔氏深深叹了口气,“等你们当了爹妈就知道了,可怜天下父母心,盼来盼去都是盼儿女能过得好。好了,快起来吧,碎瓷都要陷进肉里了,你不疼我都疼!”

谢伯缙这才站起身来,面容有些苍白,但更多是心愿得偿的欢喜。

他朝乔氏和晋国公深深一拜,“多谢父亲母亲成全。”

乔氏弯腰检查着他的膝盖,满眼心疼,“你就是要气死我,不好好说话,非得害自己流血受伤!来人呐,快叫大夫!”

谢伯缙忙叫住那丫鬟,又与乔氏道,“小伤而已,我回院里涂些伤药就好了。”

若是喊了大夫,叫那小哭包知道,怕是又得掉眼泪。

他最见不得她哭,眼睛红红,鼻尖红红,可怜又可爱,叫人想呵护,又生出些邪恶念头,想叫她哭得更凶。

乔氏这边担心不已,还是晋国公发了话,“夫人,你别管他了,这点子伤算不得什么,他能处理好的。”

又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还不赶紧出去,叫我和你母亲眼前清静些!”

谢伯缙颔首,“是,儿子告退。”

他转身离开,乔氏盯着他稍显踉跄的脚步,红着眼圈喟叹,“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人来。”

也许,从很早开始,她就不认识她的长子了。

“好了夫人,莫生气了。”晋国公走到乔氏身旁,将她揽在怀中,温声细语哄了一通。

乔氏的情绪也渐渐平缓,忽而又想到什么,她皱起眉头问道,“夫君,儿子要娶公主了,咱们之前准备的那些聘礼够么?”

晋国公抚着她背的手一顿,“……”

逆子啊逆子。

作者有话要说:  晋国公:坑爹啊!

-

肥章!

感谢在2021-09-22 20:34:20~2021-09-23 19:04: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er、每次都在取名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辰砂、42882567、seer、心心星星 10瓶;sway 5瓶;猫头鹰hhh、桑头牌家的!、月亮住我家、lydiadiaaa 2瓶;gill、钱多多女士、我牛的不行、荔枝味的野蛮少女、水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