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62章 【62】

我的书架

第62章 【6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end【第六十二章】

暮色四合, 风雪呼啸,天地间是荒凉的灰白与苍冷。

“歇下了?”

谢伯缙狭长的眼扫过琥珀脸上一闪而过的微妙神色,薄唇微抿, “我进去看一眼。”

琥珀愣了愣,神情尴尬,“世子爷,姑娘在睡呢,要不您还是明日……”

男人一个淡漠的眼神投来, 琥珀嗓子像是被掐住般, 那“再来吧”三个字干巴巴的, 毫无底气。

“让开。”

“……”琥珀心尖一颤,到底还是让到一旁。

谢伯缙大步走了进去。

琥珀还想跟上去, 被谭信一把拉了出来, 急急压低声音劝道, “快别进去了,没看出世子爷不悦了。”

琥珀咬唇, 视线担忧的往光线昏暗的屋内飘去,低低道, “可姑娘她……虽是兄妹, 世子爷也该避讳些才好!”

谭信面色讪讪, 想到昨日半夜才回来的世子爷,全身都湿透了, 他给世子爷收拾换下的衣袍时, 还在中衣里头发现一抹淡淡的胭脂——胭脂能蹭到中衣里,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做奴才的,老老实实听主子的吩咐便是。”谭信叹口气, “咱就在门口候着吧。”

琥珀也只得站在门口,她心是向着姑娘,可她到底是国公府的奴才,主子的事她个奴婢也不敢置喙。

屋内燃着淡淡的百合宫香,清甜香味里还夹杂着姜汤的辛辣。

谢伯缙解开氅袍的系带,墨色皮毛上洁白雪粒簌簌往下掉,落在团花地毯上很快消失不见。

将大氅随手放在梢间的榻边,他缓步往里间走。

昨夜才来过的地方,架子床旁逶逶垂下的幔帐将帐中遮得严实,走近了便能嗅到一股熟悉的馨香,昨夜他的怀中盈满这香味。

幔帐被掀开一角,轻轻挂在银勾之上。

云黛身子侧着朝里,锦被拉得高高的,遮住半张莹白的脸,深栗色长发凌乱落在耳畔,她闭着眼睛,尽量让呼吸均匀而平稳。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过后,柔软的床沿往下凹了些,是他在床边坐下。

无人说话,这方狭隘的空间变得很静很静,一丁点的响动都被放大般,她什么都看不见,一颗心紧紧提着。

须臾,有一道灼热的、不可忽视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她克制着自己的反应,心尖却发颤。

“真睡着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床帷间响起。

“……”

她不出声,被子下的手指弯曲着,死死地掐着掌心的软肉。

谢伯缙垂下黑眸,默了两息,伸手探了下她的额头。

掌下的人在颤抖。

他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失了血色,耳尖却染上云霞般的酡红,她在害怕,在抗拒。

“还好,高热退了。”

他收回手,轻轻捻着指尖,“昨夜算计你的那些人,他们欠你的,迟早会给你讨回来。”

锦绣堆里藏着的女孩,纤长羽睫如蝶翼般轻颤了两下,谢伯缙眉梢微挑,淡淡道,“这两日你好好歇息,后日便能回王府了。”

又静坐半晌,他似是轻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又站起身凝视了一阵,旋即抬手放下幔帐。

隔着烟粉的素软缎,他温声道,“新年将至,你要养好身子才是。”

床帷间那道身影依旧背对着,一动不动。

他明白这事无论发生在谁身上,一时半会儿都难解这心结,倒也不急于一时。

听着那渐渐远去的步子,床帷里的云黛浑身松懈下来,心脏却跳的很快很快。

他那样聪明的一个人,肯定知道她是装睡了。

不多时,琥珀急急地走了过来,轻唤道,“姑娘,姑娘……”

云黛坐起身来,幔帐掀开,琥珀一脸为难道,“世子爷非要进来,奴婢实在是拦不住。”

“没事。”云黛朝她挤出一抹虚弱的笑。

“世子爷他…他没跟你说什么吧?”

“没,看了眼就走了。”云黛道,“琥珀姐姐你去歇着吧,我想再睡会儿。”

琥珀打量她,见她神色无异,也稍稍放下心来,先退下了。

这一夜,云黛睡得昏沉,梦里却走马灯般,闪过那些旖旎的、不堪的画面。

同样是在这张床上,她攀上他的肩膀去吻他,他重重喘息着,唇舌勾缠间,他仿佛触碰到她的灵魂深处,热烈的、失控的、齐齐沉沦在世俗所不容的荒唐里。

再次醒来,天已大明。

身体状态好了许多,许意晴和嘉宁都来探望,坐在暖榻上吃糕点喝茶说闲话,不出意外的提到了同一件事——

“五皇子也不知是怎么了,昨日叫了太医,今日又叫了太医,一个大男人得个风寒竟有这般娇弱?”

云黛想到那夜她做的事,低头不语,手执汤匙轻轻搅动着碗中的红枣燕窝汤。

那几处穴位都掩盖在衣衫之下,簪尖也只扎出个小小的血孔,经过一夜应当已经结痂了,没准连痂都不用结,直接愈合也未可知。

她自认做的隐蔽,除非五皇子要祸害女子才会发现异样。所以这两回叫御医,应当是为了晕厥之事,不是为了那方面吧?

胡思乱想间,许意晴望着窗外簌簌飘落的雪花,语带期待道,“再过不久便是除夕了,也不知玄表兄能否赶回来过个团圆年。若他能回来,姑母一定很欢喜的。”

这回来温泉行宫,盛安帝带了丽妃和另外几位较为受宠的妃嫔,许皇后则是被留在皇宫里。若三殿下除夕前没回来,许皇后便要一个人在深宫过年。

“不是说已到潼关了么,应当快了。”嘉宁咔嚓咔嚓吃着板栗,她对这位三堂兄颇有好感,幼时在皇宫养着,其他皇子公主欺负她,三堂兄会替她说话,有好吃的也会给她带一份。

在她眼里,三堂兄和许皇后是皇宫里少见的好人,可在皇宫里,好人往往没好报——

当年三堂兄被废的时候,她还难受的哭了许久,缠着端王爷去替堂兄求情,那时朝堂上下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最后三堂兄还是被发去了北庭。

想到往事,嘉宁托腮唏嘘,“也不知这些年过去,三堂兄变成什么模样了,唉,北庭那种地方,他肯定吃了不少苦头。云黛,你今儿个怎么都不说话,都是我和许意晴说,你病了一场成哑巴了?”

云黛笑了笑,“你们在说三皇子,我没见过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嘉宁道,“大表兄没与你说起过?”

提到谢伯缙,云黛有些不自在,敷衍地笑笑,“提得不多。”

又连忙转了话题,指着窗外的雪道,“雪下得这样大,也不知明日回去的路好不好走。”

话题便被扯开,从回府的路聊到除夕夜的晚饭,又聊到正月里长安的习俗和陇西的习俗。

这般过了一日,翌日用过午膳后,那些想回城过年的官眷们便坐上马车,离开温泉行宫。

出发前,小郡王和许灵甫都来送妹妹。

嘉宁顺嘴问了句,“大表兄怎么没来?在忙什么呢。”

“恒之表兄被陛下召去议事了。”小郡王解释着,又朝云黛温和的笑,“他让我给云表妹带句话,天气渐冷,注意添衣保暖,莫要着凉。他有事要忙,便不来送你了。”

“我知道了,有劳子实表兄带话。”云黛轻轻颔首,知道他没来,心里是松了口气的。然而放松之余,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淡淡失落。

这失落很快就被她给驱散,她默默想着,不来最好,从此还是避开些,免得两厢尴尬。

马车很快启程,宫道上的雪被扫得干干净净,走了半个时辰,才算到了行宫大门。

驶出城门时,云黛掀帘往后去看,大雪茫茫,巍峨宫阙掩埋在皑皑白雪下,一片洁净的琉璃世界。

嘉宁在旁念叨,“你不冷啊?赶紧放下帘子,冷风都灌了进来。”

“你说得对。”

“啊?”嘉宁错愕。

“下了雪的骊山,景色的确更美。”

云黛放下厚厚的毡帘,双手拢紧那汤婆子,温热传递进皮肤,舒适怡然,她脑袋轻靠在车壁,闭目养神。

寒风呼啸,大雪纷扬,那逐渐远去的巍峨宫门望楼上,一道玄色颀长身影静静伫立。

晶莹洁白的雪花,似柳絮,又似清雅的梨花瓣,飘飘洒洒,零零落落,白蒙蒙的风雪染在他的长袍之上,他眉宇间的温和平静像是亘古的月光。

天地山河,洁净纯白,那道墨色在风雪中逐渐隐去。

傍晚马车回了王府,端王妃见云黛面色憔悴,不免悉心关怀。

谢仲宣和谢叔南知道她回来了,也前来探望,问起温泉行宫之行。云黛避重就轻,绝口不提那晚的事,只挑些趣事与他们说。

当夜一道吃了顿饭,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回到王府后的日子有条不紊,那日的事被封存在心底深处,成了个秘密。

随着除夕将至,年节的氛围也越发热烈,处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王府里也上下清扫,焕然一新。

期间云黛还收到了陇西的回信——

乔氏在信中叫她保重身体,多加餐饭,还给她补了份及笄礼,是件很精巧的璎珞项圈,上头的红宝石色泽明亮,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琥珀妥善收起,笑吟吟道,“姑娘皮肤白,戴红宝石最好看,过年戴些鲜艳的,瞧着也喜庆!”

云黛笑着称是,又拆开谢老夫人的回信,前半段也是些关怀叮嘱,后半段却提到了崔家,交代她年节与兄长们上门拜年。

虽是寥寥两句话,云黛又怎不明白其中深意。她想,祖母应当是很满意崔府这门婚事的。

也是,自己这样的身份,能谋得这样一门好婚,已是烧高香了——若爹娘与兄长泉下有知,也定是为她高兴的。

静思片刻,云黛将那信纸放在一旁,又拆开玉珠的来信。

相比于两位长辈的来信,玉珠的来信厚厚一沓,事无巨细的说着她身边发生的事,提到乔家舅母身体有所好转,如今家中是长嫂持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又提到未婚夫婿白思齐年底会来肃州,她有些紧张。

云黛算了算时间,不由轻笑,没准这会子玉珠已经见到那位白郎君了。

不知不觉中,窗外又飘起了雪花,自从第一场雪落下来后,长安城见天飘雪,这恢弘繁华的城池也变成银装素裹的天地。

在这一场接一场雪中,除夕到了。

盛安帝在骊山行宫过年,文武百官陪同,端王父子及谢伯缙也一并留在骊山,夜里有热闹的除夕宫宴,第二日清晨还有元旦大朝贺,不仅有长安官员,还有各州郡太守、封地王公、藩国使臣、西南土司等等,浩浩汤汤,气象万千——

以上都是嘉宁与云黛描述的,骊山行宫再热闹也与她们无关,她们在王府里过年,自有一份温馨惬意。

端王妃请了戏班子,端王爷那些姨娘小妾、庶子庶女们也都入席吃宴,一堆人坐了满满五桌。云黛和谢仲宣、谢叔南随着端王妃、嘉宁一道坐主桌。

年夜饭也是极其丰盛,鸡鸭鱼肉、鲍参翅肚满满当当的摆满黄花梨木的圆桌,大过年的,美酒更是必不可少,玉壶春、三勒浆、葡萄酒、罗浮春、碧香酒等等,酒水都备了十几样。

饭桌上说说笑笑,戏台上咿咿呀呀。而远在城外的骊山,除夕宫宴也开了席。

宫廷夜宴庄重而奢丽,官员们按官阶依次入席,盛安帝身旁坐着雍容华贵的丽妃,下首坐着五皇子和丹阳公主,宛若和谐美满的一家四口。

殿中丝竹悦耳,歌舞翩然,觥筹交错间,小郡王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下身着绯色官袍的谢伯缙,“恒之表兄,上头好像在聊你?”

谢伯缙掀起眼皮朝上首看了眼,果真瞧见丹阳公主正端着酒杯与盛安帝说着什么,而丽妃脸色不佳,目光偶尔往他身上飘。

“丹阳她不会在求陛下赐婚吧?”小郡王咂舌。

谢伯缙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饮下杯中酒水,“求了又如何,陛下不会应的。”

小郡王见他这般笃定,好奇追问,“为何?陛下向来最宠爱丹阳了,几乎有求必应。”

谢伯缙扯了下嘴角,没说话。

“父皇,您向来是最疼女儿的,您曾说过便是要天上的星星,您也会给我摘来,怎么如今我求您撮合我和谢伯缙,您倒不应了呢?”

身着石榴红缂金丝云锦缎扣身袄儿的丹阳伏坐在盛安帝跟前,仰着脸,柳眉间满是委屈。她原想趁着除夕这样的喜庆日子求父皇赐婚,不曾想父皇听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她尽量不去看丽妃那凌厉如刀子般的目光,只梗着脖子定定的看向盛安帝,“父皇,女儿许久没求您了。”

盛安帝语气和蔼,“谢家儿郎不同别家,他家择妻,看重的是两情相悦。先前朕与那谢伯缙聊起过他的婚事,他也与朕坦言,他早有心上人。”

丹阳愕然,“他有心上人?是哪家的?”

“他没说,只道待他问过那娘子心意,双方心意相通,才好对外宣布喜事。”

盛安帝也是个风流多情种,对于男女之情风月之事很是随和,捋着胡须对丹阳道,“谢伯缙固然不错,但他心里已经有人了,你还是换个驸马人选为好。”

丹阳脸色白了又白,咬唇道,“可女儿就是觉着他好,就是看上他了。他心里有人了又怎样,男未娶,女未嫁,只要父皇你肯赐婚,我自有办法让他倾心于我……”

“这……”盛安帝微微蹙眉,扭头去看丽妃,“爱妃。”

“陛下恕罪,是臣妾没管教好丹阳。”丽妃娇媚的脸上挤出一抹虚浮的笑容,又目射寒光地瞪着丹阳,呵斥道,“你像什么话,哪里还有半点公主的风范?赶紧回去坐着,年节喜日里莫叫我罚你。”

眼见丽妃美眸中喷薄的怒气,丹阳也不敢再说,然而心中委屈与不甘来回激荡,眼圈红着快要落下泪。

盛安帝瞧着,温声细语地安抚了丹阳一番,却绝口不提婚事。

丹阳见这架势,心里也知道赐婚怕是没可能了。

她神色恹恹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五皇子端着酒盏,用极低的声音嗤笑了一声,“蠢货。”

下首的小郡王冷眼瞧着好戏,见着丹阳公主垂头耷脑心愿不得成的模样,不由一脸崇拜的看向谢伯缙,“恒之表兄,真叫你说中了,陛下真没答应丹阳。”

谢伯缙轻嗯了一声,不经心瞥了一眼,不曾想却与五皇子来了个短暂对视。

几日不见,五皇子明显憔悴许多,脸庞也消瘦,外表变化倒是其次,最主要的还是他的那股精气神,显而易见的萎靡,暴躁,阴郁,眼中的戾气愈发沉重……

悠悠收回目光,谢伯缙懒散的把玩着掌心的犀牛纹银酒杯,漆黑的眼睫轻垂。

自从那夜过后,裴丛焕频频召见御医,且一直在服药。虽对外称是风寒久治不愈,但他心中生疑,便暗地派人打听,才知晓裴丛焕忽患隐疾,无法举起。

一个男人有了这样的毛病,无疑是致命打击。

而这一切,都是那一夜造成的——

那夜云黛中了那虎狼药,后来又一直躲着他,是以他并未问过云黛是如何逃出来的,如今想想,难道裴丛焕患上这隐疾,与她有关?

“恒之表兄,你在笑什么啊?”小郡王一扭头见着谢伯缙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一个咯噔,莫名觉得后颈发凉。

“没什么。”

谢伯缙举杯,将杯中酒水饮尽,薄薄的唇角噙着一抹浅笑,“只是突然想起一只会咬人的兔子。”

作者有话要说:  致命打鸡(x)

-

二更在10点哈

感谢在2021-09-04 18:04:26~2021-09-05 18:24: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er、初晴-moment°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moter 26瓶;春、别动我蛀牙 20瓶;nina 10瓶;goodvibesonly 9瓶;小白人ha、憨憨熊的冰奶茶 5瓶;ja□□ine 3瓶;珠珠、猫头鹰hhh、伸伸懒腰 2瓶;玥影之婳、糯米汤圆、lydiadiaaa、野有蔓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