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57章 【57】

我的书架

第57章 【5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七章】

还没等谢伯缙说什么, 谢仲宣就拿了块糕饼塞住谢叔南的嘴,“陈贵也只是打听到一二,这事成不成另说, 你瞎嚷嚷什么。”

谢叔南嘴里塞满糕点,“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谢伯缙按了下突突直跳的额头,“陈贵,你从哪打听到的?”

陈贵如惊弓之鸟般哆嗦道,“是…是奴才从翠柳嘴里问出来的, 说是云姑娘为了这事静坐了一下午。”

想到方才用晚膳时她的淡然平静, 谢伯缙胸口略堵。

是她长大了, 知晓如何隐藏心事,还是她心里已然有了决定, 所以才这般从容自若?

若是前者倒还好, 若是后者……

“这事八字还没一撇, 都不许往外多说一个字,违者严惩。”谢伯缙脸色不变, 沉声斥道,“尤其是三郎, 她的婚事自有长辈做主, 姑母便是有意崔家, 也会与父亲母亲商议,由不得你在这多嘴。”

谢叔南梗着脖子, “可是母亲早就说了云妹妹她……”

谢仲宣身子朝他倾去, 低声问, “母亲说了什么?”

谢叔南一愣,及时捂住嘴巴,脑袋也清醒几分, 这会儿可不好说这话!

“没什么。”谢叔南立马起身,“我有些醉了,大哥,二哥,我先回房歇息,你们也早些安置。”

他忙不迭跑了出去,谢仲宣像是想到什么,勾了勾唇,那微扬的弧度透着几分意味深长。

须臾,他也缓缓起身,走到谢伯缙身旁时脚步却停了下,似笑非笑道,“大哥,你说云妹妹会留在长安么?”

谢伯缙侧眸看了眼笑意温润的二弟,长眸微眯,“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谢仲宣耸耸肩,笑的云淡风轻,“夜深了,大哥也早些歇着吧。”

望着地上破碎的杯盏,谢伯缙倏然有种四面楚歌之感。

步入十一月中旬,天气一日比一日冷,天气一冷,人就懒得动弹,这几日就连嘉宁都没来映雪小筑找麻烦。

云黛每日煮茶看书,倒也惬意自在,等院里那棵梧桐叶子掉了大半时,她收到了两封邀贴——

一封是崔夫人之名,实则是崔仪约她去书商那里淘书。

另一封是许意晴送来的,说是东市夹缬铺子新出了几个样式,约她一道去买布。

想到端王妃提及与崔仪的婚事,云黛这会子再看崔仪的邀帖,心境也不复从前。

犹豫再三,她拒了崔仪的邀约,答了许意晴的邀帖。

琥珀见状,欲言又止,但看着自家姑娘眉眼间的平静,终究什么也没说,寻人将帖子送了出去。

……

秋末冬初的长安天空愈发显得辽阔洁净,淡蓝天空飘着丝丝缕缕的云,市鼓一敲响,东西两市顿时如烧滚热水般喧闹起来。

云黛和许意晴一戴好帷帽下了马车,直奔东市布行那家锦绣夹缬铺子去。

“快快快,那家铺子的料子可抢手了,要是去迟了就没好花色挑了。”

“这么抢手,那这铺子怎不多做些?”

“那画师傲得很,每每画出一样新图案都限定数量,说什么少而精,印多了就泯然众人,落了俗套。”

“这倒说的没错。”

两人说话间,也走到了布行,只见那夹缬铺子已人满为患,都是锦绣罗衣、满头珠翠的小妇人大姑娘。

许意晴掀起帷帽前垂下的轻纱,对云黛挤了挤眼,“你抢过东西么?”

云黛啊了一声,摇头,“没有……”

许意晴嘻嘻笑,“那今天试试看?”

还不等云黛反应,她就被许意晴拉入了女人堆里,整个人团团被脂粉香气围住,那浓郁甜香味差点没把她呛晕——

“看到喜欢的就拿,今日我请客!”

许意晴爽朗的笑声从拥挤人群里传来,云黛刚开始还有些矜持,扶着帷帽被挤来挤去,等看到旁人都在挑选心仪的布匹,她也瞧中好几样花色,觉着不论是自己做衣裙,或是拿来做锦屏、绣香囊都是极好的,便也伸出手去拿——

拿到了第一匹,再拿第二第三匹就变得轻松多了。

一番激烈采购后,两人心满意足从布行出来。

“怎么样,好玩吧?”许意晴亲昵搂着云黛的肩。

“好玩。”云黛脸颊泛着红,只觉得这体验又新奇又怪有趣的。

“布买好了,咱们先去糖水铺子吃些点心,歇一会儿再慢慢逛别的。”

许意晴带着云黛去了家临街铺子吃点心,俩人一边吃着藕粉桂花糖糕、螃蟹小饺儿,一边聊起长安城里的趣事。

“前阵子你及笄,我本来是要去的,可我祖母病了,我就留在身边侍疾。”许意晴抱歉的看向云黛,“你别介意。”

“不介意,老夫人的身体最重要。”云黛朝她眨了眨眼睛,“你方才送我那几匹好缎子,权当是你的贺礼了。”

“没问题。”许意晴一口应下,又问云黛待会儿想去哪儿逛。

云黛便将生辰收到的那本医书与许意晴说了,又问她可知这附近有什么淘换旧书古书的地方。

许意晴一听,轻拍了下桌子,“这可不是巧了么,淘古玩金器典籍这些,我熟啊。就前头不远就有个博古斋,那老板天南地北收东西,我家里九个龟壳有一半都是在他那里淘换的,先前还从他那里收了一大堆的金文龟甲,他那也有不少书,就是价格不菲……咱们快吃,吃了我先领你过去看看。”

云黛立刻来了兴致,埋头苦吃,把碗中的点心吃完后,一擦小嘴,挽着许意晴的手就要去逛。

那间博古斋的店面颇大,三间门面,两层小楼,最外面摆些花瓶摆件、字画砚台,再往里便是各式各样的老玩意,琳琅满目,无奇不有。

店里的掌柜跟许意晴很是熟稔,一见到她来,笑脸迎上前,“小的就说怎么今早喜鹊儿登枝叫不停,原是许大姑娘您来了。今儿个您想买些什么宝贝?上月我们东家去了一趟晋原,在那收得几枚五百年前的老铜钱,小的拿出来给许大姑娘掌掌眼?”

“好啊,拿出来拿出来。”许意晴满脸兴味,又问那掌柜,“你们店里的古书典籍都在哪放着呢?还是老地方?”

“欸,是,就在那东南角,四排书架摆着呢。”掌柜的拿出钥匙就要去取那古铜钱,“两位姑娘随意看看,小的先去取铜钱,知道许大姑娘您喜欢,东家可一直叫小的留着吶。”

许意晴轻车熟路的将云黛带去那放古书的地方,一走进那区域,扑鼻而来的老旧气味,墨香里透着淡淡霉味,不算难闻,但也不好闻,直叫许意晴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云黛见状,便笑道,“你去看铜钱吧,我自个儿慢慢看。”

“那行,有事你就叫我。”许意晴揉了揉泛红的鼻头,往外头去了。

云黛看着那摆得满满当当的书架,书本粗略的分了下类,她在寻医书典籍时,还寻到一些挺有趣的兵法残简,山水传记之类。她想这些若是能买回去送给几位兄长,他们应当也会喜欢的吧?

她沉浸在故纸堆里寻宝的快乐里,全然没注意到一道身影缓步朝她靠近——

直到她蹲在书架边,那长影遮过她的头顶,掩住书页上的光,她才将视线从书页上挪开,扭头道,“你这么快就看好了……你,你!”

轻软的嗓音陡然变得紧张,云黛惶恐地盯着那不知何时出现的高大男人,险些跌坐在地。

“沈姑娘这就不认识我了?”紫袍玉冠的男人低下头,又朝她伸出手,面带微笑道,“我扶姑娘起来。”

“不…不用。”云黛往后躲避,单薄的背脊紧贴着书架,她缓缓站起身,看着眼前这张俊美又透着几分邪气的脸庞,猛地记起来,“五皇子……”

五皇子薄唇斜斜勾起,抚掌笑道,“原来沈姑娘还记着我,我可真是欢喜。”

云黛强压心底忐忑,朝他行礼,“臣女拜见五皇子……”

“在外不必多礼。”男人忽然朝她伸出手,吓得她礼行到一半就打断了,往后连退了两步,清亮的黑眸中满是戒备。

五皇子见她嫩生生面庞满是惊慌无措,眼中笑意更深,这般娇怯怯的可人模样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也不枉他派人盯她这么多日,总算等到她出了府门——

“沈姑娘别怕,我也是来逛街市的,不曾想在这遇上你,觉着甚巧。”

云黛实在不喜这五皇子看向她的目光,她硬着头皮出声,“那五皇子您慢逛,臣女先告退……”

“别啊。”五皇子上前一步,径直将她堵在书架角落里,“难得遇上,沈姑娘这么急着走作甚?难不成——”

他倏然俯身靠近云黛耳畔,深吸了口气,复而轻佻笑道,“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男人的气息拂过耳侧,她霎时汗毛竖起,步子连连往后退去,直到退无可退,一颗心骤然往下沉,小脸也透着苍白,“五皇子请自重。”

“自重?”五皇子轻呵一声,那张生得俊秀的脸庞泛起阴恻恻的笑,目光贪婪的盯着她,压低声音道,“哪个男人见了你能自重呢?沈姑娘,哦对,也可叫孝义乡君了,或是我也唤你一声妹妹?上回见谢伯缙和那崔仪都是这般唤你,倒叫我也想这般唤你一声……沈家妹妹,听闻你前几日及笄了……及笄了好啊,及笄了便可说亲婚配了……你可知从第一眼见着你,我每夜都梦见你,想着你,对你牵肠挂肚……”

云黛活了十五年,何曾听过这般浪荡话语,登时惊惧不已,又羞恼又恶心,诸般情绪惊涛骇浪般涌上心头,她眼眶泛红,抬手捂着耳朵就要跑开。

五皇子守了她这么些日子,好不容易寻到这样的好机会,怎肯就这样放她离开。反正他打定主意要将她弄到手的,大不了给她给贵妾或是侧妃之位,也算给端王府和晋国公府一个交代。

思及此处,他胆子愈发大了,上前就要搂住云黛,“沈家妹妹,我劝你可别叫,把人叫来了,你还怎么有脸回王府呢?”

云黛只觉得肩上一阵温热,见他的手掌碰到她的肩膀,胃里顿觉恶心,泪水止不住往下落,也顾不上其他,抓过一旁的书本劈头盖脸就往男人抽去,“你放开…放开!”

“呵,倒还有几分烈性。”五皇子松开她的肩,手指轻碰额上被抓出的指痕,眼底划过一抹阴霾,“你有本事再喊,你这会儿把人喊来,我明日一顶轿子就把你抬进我府里。”

云黛心头猛颤,还不等她反应,五皇子又朝她靠近,她吓了一跳,抓着书继续朝他抽去,“别过来,别过来!”

“啊!”

男人陡然惨叫一声。

云黛挥舞的动作一顿,她砸人有这么疼?

她睁开眼,当看到那反手扭住五皇子手腕的玄袍男人时,先是一愣,旋即宛若见到从天而降的神祗般,鼻子一酸,眼眶也酸酸涨涨的,还没张口说话,泪珠就一颗一颗从脸颊滑落,“大…大哥哥……”

一缕光从天窗洒进,将堆满陈旧书籍的书架间照得明亮。

五皇子面容狰狞的瞪着身后的男人,凶狠的目光恨不得将他的肉一块一块剜下来般,“谢伯缙,你好大胆!”

“大胆?”

谢伯缙轻扯了下嘴角,深邃的黑眸蓦得暗了几分,手上稍稍一用劲,只听得“吧嗒”一声,伴随着五皇子的惨叫,他面色冷戾地低下头,附在五皇子耳边,语调沉冷,“不算太大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