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50章 【50】

我的书架

第50章 【5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十章】

淅淅沥沥的秋雨, 在不知不觉中停了。

谢伯缙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姑娘,口口声声叫他不要睡着,她自己却是沉沉睡了过去。

两人的衣袍都湿透了, 轻薄的骑装紧贴着身子,他能感受到怀中的身躯是那样的绵软纤弱,像是一团棉花。鼻尖还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茉莉清香,清甜淡雅,撩人心怀。

谢伯缙的呼吸忽然重了。

不自觉想起秦州遇袭的那晚, 他在水中捞起她, 她的腰肢是那样的纤细, 一掌揽过都不敢用力。后来将她带上岸,他还给她按压胸口——当时急着救人并未考虑其他, 可事后再想起那夜的触碰, 始终有几分难以面对。

她已经不再是小丫头, 她已经长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可以说夫婿了。

而他作为她的兄长,却可耻的对她生出些不该有的心思——虽然他不想承认, 甚至想自欺欺人, 将那归结于兄长对妹妹的关爱, 可就在刚才,她解开他的衣袍, 眼中那掩不住的心疼, 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他内心深处的盒子。那份隐秘卑劣的感情像是被释放出来的魔鬼, 在心口毫无忌惮,张牙舞爪。

望着怀中那张近在咫尺的白皙脸庞,谢伯缙眸色一暗, 想要触碰的手指伸出,又很快收回。

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他是个不称职的兄长,竟对自己的妹妹生出那样的心思,着实可耻又可恶。

“云黛。”他沉声唤道,“别睡了,醒一醒。”

是在叫醒她,也是在叫醒他自己。

可连着唤了两声,怀中之人都没睁开眼,只难受地哼唧一声。

谢伯缙眉心皱起,抬起手抚上她的额头,触手是一片高热,他的脸色瞬间严肃。

竟是起了高热。

是了,又是受惊又是淋雨的,她本就体弱的身体哪里吃得消。

谢伯缙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晦色,就当做是他最后一次私心罢。

宽大的手掌将她的脑袋按进胸膛,他将怀中之人抱得更紧了些,苍白的唇虚虚拂过她的发,嗓音低沉而柔和,“没事的,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大哥在呢。”

云黛只觉得好难受,好冷,那寒意仿佛要刺入骨头里。

迷迷糊糊中她陷进一团温暖,耳边还听到咚咚咚的响声,一声又一声,强而有力。头顶还响起一道遥远的仿佛从天堑之上传来的声音,那声音叫她别怕,温柔的安抚着她,让她渐渐地平静下来……

她沉沉的睡了过去,好像还做了个梦,梦里嘈杂又混乱,她全程睁不开眼睛,置身其中又像局外人。

耳畔似乎还有人在哭,没多久又静了下来,周围变得舒适且温暖,之后她便再没了意识。

“世子爷,您怎么来了?”琥珀诧异地看着帐外走来的男人,见他面容苍白憔悴,担忧道,“您的伤口还没好,御医交代您要好好歇息的……”

“我无碍。”谢伯缙瞥过她手中端着的汤药,“她状况如何?”

琥珀闻言,满是愁色地摇头叹道,“自打昨夜救回来,就一直发着高热,晌午总算退了热,可人一直昏睡着,这会儿还没醒。就连喂药都是硬喂着下去的。”

谢伯缙敛眸,“我进去看看。”

琥珀欸了一声,上前就要去打毡帘,一旁的谭信快她一步,掀开了帘子,“琥珀姑娘你端好药便是。”

琥珀朝谭信道了声谢,随着谢伯缙一道走进毡房。

房内点着两盏微弱的灯光,空气中是药味混合着淡淡脂粉味,绕过那扇隔断的屏风,铺着厚厚毛毯的床榻上,那身着牙色中衣的少女正闭眼昏睡着,她深栗色的发宛若海藻般披下,谢伯缙这才发现她的长发是有些微卷的。

她病了一场,仿佛一夜消瘦了,暴雨打过的洁白花骨朵般,脆弱可怜。

“姑娘,世子爷来看你了。”琥珀走到床榻边上唤道,床上之人却依旧沉睡。

琥珀叹了口气,说了句“世子爷莫怪”,便坐到床边,动作熟练地给云黛垫着枕头,准备喂药。

谢伯缙见状,上前搭了把手,又道,“我来喂她。”

琥珀微愣,忙道,“不敢劳烦世子爷,奴婢来就是。”

谢伯缙沉默不语,只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琥珀神色一僵,忙低头应下,“是、是……”

将云黛扶坐好后,琥珀乖觉地退到一旁,将喂药的位置让给谢伯缙。

谢伯缙端起药碗,先拿勺子试了试温度,确定不烫后,才舀了一勺送到云黛唇边。

那淡粉色的唇瓣闭着,药喂不进去,沿着嘴角流下。

琥珀悻悻提醒道,“世子爷,要不还是奴婢来吧?姑娘这会儿还昏迷着,您得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嘴打开再喂药。”

谢伯缙长这么大从未伺候过人,少时倒是监督过两个弟弟喝药,但都是让他们仰头一碗闷,哪有这一勺一勺喂的耐心。但听琥珀提醒后,他单手捏住了云黛的下巴,稍稍用力——

“世子爷您轻些。”琥珀看得胆战心惊,生怕世子爷控制不好力道,把自家姑娘下巴捏脱臼了!毕竟这位可是有前科的,先前给姑娘按压胸口时,不是险些把姑娘的肋骨折断,留下的淤青半月才消!

谢伯缙低低的嗯了一声,看着云黛微微张开的唇瓣,舀了一勺药轻轻送了进去。

这次汤药算是顺利喂了进去,谢伯缙皱起的眉心缓缓舒展,动作也逐渐熟练。

待一碗药喂完,谢伯缙将碗碟递给琥珀,不紧不慢问,“今日有谁来探望过?”

琥珀答道,“今早庆宁嘉宁两位郡主来过,后来许姑娘来了,午后崔郎君也来过……”

“崔仪?”

“是,听说姑娘还未醒,他就在门外问候了两句。还嘱咐奴婢好好照顾姑娘,若有什么难处,尽可找他。”

“他倒是热忱。”谢伯缙轻呵了一声,又对琥珀道,“你先退下。”

琥珀听到这吩咐,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世子爷一句。虽说是兄妹相称,可他和姑娘都这么大了,孤男寡女独出一室,影响也不好。

今早她去熬药时,还听到几个丫鬟在那叽叽喳喳的,说是昨日侍卫们赶去救人时,世子爷衣衫不整,自家姑娘的骑装下摆也撕烂了一大块,整个人被世子爷的披风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世子爷自个儿还受着重伤,硬是不让旁人搭手,亲自将姑娘抱上了马车,人一放下,他就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一个丫鬟笑着说世子爷待这姑娘可不一般,比亲妹妹还要好。

另一个丫鬟道,亲妹妹哪里比得上情妹妹呢。

那几个丫鬟顿时笑了起来。

要不是想着赶紧熬药回去,琥珀都想上前与她们吵一架。

“怎么还站着?”

男人不耐的嗓音将琥珀唤回神,一对上世子爷那张清冷威严的脸庞,她心尖一颤,才到嘴边的话咕噜给咽回去了,“是,是,奴婢这就退下。”

她端着药碗连忙离开毡房。

谭信守在门边,见她一个人出来了,诧异道,“世子爷呢?”

琥珀有些不大高兴,“还在里头呢。”

谭信觑着琥珀的脸色,“世子爷呵斥你了?”

“那没有,就是……”琥珀瞪着眼睛看向谭信,“欸,我说你也是的,世子爷伤都还没好呢,你怎么不多劝着他休息,万一他有个好歹,回去夫人定要扒了你的皮。”

“哎哟,你这话可冤我了,我劝也劝了,拦也拦了。可世子爷他一醒来就问起云姑娘,知道云姑娘高热还没醒,换了药就过来了。你也知道他那性子,谁敢拦啊?他斜我一眼,我腿肚子就软了!”

这话倒是不假,对这位经历过刀山血雨里的世子爷,琥珀也怵得慌。

她也不再与谭信废话,叫他先守着毡房,自己去厨房放药碗了。

毡房内,黄澄澄的灯光下,云黛那被药汁浸润过的粉色唇瓣,花瓣般饱满晶莹,又像是浇上一层细腻蜜糖与乳酪的樱桃,勾得人想咬一口。

谢伯缙端坐在榻边,拿起条帕子替她擦了擦嘴角。

他就这般看着她,周遭一切都变得静谧,时间好似也慢了下来。

昨夜的救兵来得并不算晚,盛安帝得知刺客之事,大怒不已,当即派人搜查围场,又派了御医给他们治疗,昨晚还亲自去他的毡房探望,保证会给他一个交代。

六名刺客的尸首全部找到,由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共同调查,目前还没其他消息传出。

“这回,是我连累你了。”谢伯缙轻叹着,眼底浮出一层愧色。

床上的人依旧安静睡着,不声不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毡房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听那声音是许意晴来了。

谢伯缙深深看了眼云黛,轻声道,“你好生歇息。”

说罢,起身往外走去。

许意晴见着谢伯缙从里头走出来,吓了一跳,“谢世子,你不是伤得挺严重的么,怎么在这?”

谢伯缙道,“并无大碍,过来看看她。”

许意晴想到昨晚担心到一夜未眠今早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自家兄长,朝谢伯缙干笑了两下,“你没事就好,那我哥也能放心了。对了,云黛她醒了没?”

“还未。”

“啊,怎么还没醒啊,那御医到底行不行呀。”许意晴蹙眉,“那我先进去看看她。”说着她朝谢伯缙福了福身子,先往里头去了。

谢伯缙没拦她,只对琥珀吩咐着,“你家姑娘若是醒了,派人告知我。”

“是。”琥珀忙答应下来。

谢伯缙带着谭信离开,琥珀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暗暗松了口气,又庆幸许姑娘来的正好,不然还不知道世子爷要在里头待多久呢。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感觉经过昨日,世子爷待自家姑娘的态度好似有些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同,她又说不上来。

琥珀晃了晃脑袋,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又休养了一日,云黛总算从昏睡中醒来。

见她睁开眼,琥珀扑在她的床头喜极而泣,“姑娘您可算醒了,您真是吓死奴婢了……”

“琥珀姐姐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么。”云黛朝她虚弱的笑了笑,“就是有些口渴,还有些饿。”

琥珀一听,抹着眼泪笑道,“是,奴婢这就去给您倒茶,灶上一直热着粥,许姑娘还送来一只山鸡,正好与崔郎君送来的人参片一起炖了给您补补身子。”

她很快端来茶水,云黛勉力坐起身来,喝过茶后嗓子舒服不少,又问了琥珀如今是什么时辰,他们那日是怎么救回来的。

琥珀忙答了,“姑娘您已经昏睡两日了。那夜是陛下派侍卫将你们寻回的,世子爷那匹踏云真是神了,竟记得回去的路,直接将侍卫带过去了,听说路上看到那些刺客的尸体,踏云还踩了好几脚。”

“那大哥哥呢,他这会儿怎么样?”

“您放心,世子爷虽有伤,可他底子好,昨儿个就能下地走动了,还特地来看了您。”琥珀心疼的看着云黛消瘦的小脸,“倒是您,自幼就体弱,奴婢听许姑娘说了,您是又遭蛇又遇刺客的,吓都要吓死了,还淋了那么久的雨,唉。”

“我哪有那么胆小,现下不是没事了么。”云黛故作轻松道,又朝琥珀撒着娇,“好姐姐快去给我拿些吃的吧,我这会儿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琥珀噗嗤一声笑出来,“姑娘若真有这样大的胃口那就好了,奴婢定亲自给你蒸一头!”

说笑两句,琥珀笑吟吟出门拿吃食。

庆宁和嘉宁住得近,她们的丫鬟一见琥珀眉开眼笑的模样,赶紧回去告知自己主子。没一会儿,两位郡主就登门探望云黛。

“早知会遇到这祸事,你那日就该与我们一道去跑马。”嘉宁双手抱胸地看着云黛,“你瞧着胆子小,没想到胆子那么大,竟敢跟那许意晴一道跑山里去,也不怕遇到老虎和野猪?”

“二表姐说的是。”云黛悻悻地端着碗喝粥。

“好了,过去的事就别说了。”庆宁拉住嘉宁,安慰着云黛,“人没事就好,这两日你好好歇息,其他的事别担心。”

“嗯嗯,我知道的。”云黛颔首,继续低头吃着东西。

两位郡主小坐片刻,陪她吃过饭后,也不打扰她休息,先行告辞。

她俩前脚刚走,谢伯缙后脚就过来了。

云黛还坐在床上并未梳妆,这般披头散发的,觉得失礼,却又来不及梳妆,只得一脸局促的与来人打招呼,“大哥哥,你来了。”

谢伯缙今日穿着银灰色锦袍,玉冠高束,若不是亲眼见过他背上的伤口,看起来根本不像是负伤之人。

“你现在感觉如何?”他走到榻边。

琥珀眼疾手快,单独搬了张月牙凳过来,“世子爷请坐。”

谢伯缙意味不明看了琥珀一眼,面上没有丝毫波动,略掀袍摆,施施然在月牙凳坐下。

“多谢大哥哥关心,我好多了。”云黛轻声答道,莹润的眸子满是关怀地看向他,“你的伤势如何?御医给你处理好了么?我给你处理的比较潦草,主要是为了止血。伤口要是上了药千万不能碰水,饮食上也要忌口……”

见她这般紧张,谢伯缙心尖一软,语气也变得柔和,“我没事,御医都交代了。”

云黛觉得御医肯定是比自己那点三脚猫医术要强百倍,便也放下心来,“没事就好,但你也要注意休息,这几日还是别骑马狩猎了。”

谢伯缙嗯了声,“便是我想,陛下也不会允许。”

说到这个,云黛身子微微朝前倾,迫不及待问道,“大哥哥,那些刺客有查清楚么?他们到底是谁派来的?”

谢伯缙没答,只淡淡扫了琥珀一眼。

琥珀,“……”看向自家一脸天真不设防的姑娘,心底叹口气,无奈地退下。

待屋内就他们俩,谢伯缙才道,“刺客身上没有搜到有用的线索,但负责清理围场的一个管事,前日夜里喝酒跌进河里,淹死了。”

云黛愣了愣,“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么?”

谢伯缙道,“那个管事是魏国舅夫人娘家的一个庶出子侄。”

云黛眼前仿佛闪过一道光,惊愕出声,“是魏家?”

是了,大哥哥上言将三皇子召回长安,丽妃母子肯定怀恨在心,想要将大哥哥除之而后快。

谢伯缙道,“暂时无法下定论,事情还在调查中。”

云黛默默攥紧被角,指节都泛着淡淡白色。

这件事实在太可怕了,但凡大哥哥的身手差一些,就会毙命林中。对了,还有她,大哥哥若是死了,自己肯定也会被那些歹人给杀了——原来死亡可以离得这么近!

她先前只知道长安繁华热闹,此刻才意识到那繁华之下波云诡谲的危险,藏于暗处的重重杀机。

“在想什么?”谢伯缙盯着她紧锁的眉。

“我……”云黛咬了咬唇,抬眼看他,“我想陇西了。”

在陇西国公府,她不用担心生命危险,每日在自己的院子里侍弄花草,看书写字,陪乔氏聊天喝茶,与老夫人一起研读医书,日子安详而踏实。

谢伯缙看到她眼底的恐惧,指尖攥紧,“这次,是我连累你了。”

云黛一愣,抬起两只白生生的小手左右摆了摆,“我没有怪你,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若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就要被那蛇给咬了。”

谢伯缙没说话,良久,他站起身来,“你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

云黛点头说了声好,目送着他离去。

琥珀很快走了进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姑娘,奴婢方才听你说,你给世子爷包扎伤口了?”

“是啊。”

“世子爷的伤口可是在背上,你、你怎么包扎的?”

“就脱了上袍,扯了衣袍带子给他简单包了下。”云黛见琥珀愈发扭曲的表情,迷茫道,“琥珀姐姐你怎么了?”

琥珀迟疑一阵,凑上前压低声音道,“姑娘,您给世子爷包扎伤口的事可别与旁人说了。世子爷是成年男子,虽是兄妹,但要是传出去,也不好听的。”

云黛会意,也有几分难为情,敛眉道,“昨日是情势所迫。不过琥珀姐姐你放心,我和大哥哥清清白白,身正不怕影子斜……”

“还是避讳些好。”

“嗯,我记着了。”云黛认真应下,又扯被子盖着,懒懒躺下,“我再睡会儿。”

好好的秋狩之行,因着这一场刺杀蒙上了一层阴霾。

外头什么情况,云黛并不清楚,只听许意晴她们说起,儿郎们也不单独出门狩猎了,要出门都是一堆人结伴出行,还得带上一批护卫。盛安帝除了那一日骑马围猎,之后几日也没出门,只在周围赏景、跑马射箭。

眨眼便到了秋狩最后一日,盛安帝传召御医询问伤势时,顺嘴问了句晋国公府的那个养女。得知云黛恢复的差不多,为表皇室恩泽,便点名叫她也来晚上的篝火筵席。

收到太监带来的口谕时,云黛还有些懵,还是那太监掐着嗓音提醒,云黛才连忙谢恩。

送走太监后,云黛赶紧去找了庆宁,“陛下要我今晚也赴宴……”

庆宁见她这般紧张,安抚道,“没事的,赴宴就赴宴嘛,你这两日不是养好身子了么,虽说消瘦了些,但脸色红润,可以出门见人。”

云黛倒不是担心这个,而是,“会坐的离陛下很近么?他万一问我话,那我该怎么办?”

一想到晚上会见到九五至尊天下之主,她心里不停的打鼓,都说伴君如伴虎,说错一句话或是失了规矩,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不会坐的很近。晚上我们也会去的,你就坐在我和嘉宁的身边。大表兄也会在,你别担心。”庆宁笑着,打量她一番,“你现在要做的,是先回去拾掇拾掇,换身好些的衣裳,晚宴很热闹的,你别穿得太素了。”

云黛又问了庆宁一些要注意的事,便带着琥珀回去梳妆。

此次出门也没带什么锦绣华服,挑挑拣拣最后选了件浅褐宝花葡萄纹绮衣,配着一腰葡萄石榴夹缬锦裙,外罩一条浅绛色轻纱衬裙,行走间轻纱摇曳,锦裙金线绣成得花纹若隐若现,熠熠生辉。

发髻还是梳着寻常发饰,装饰着两枚翡翠珍珠簪子,略施粉黛,轻点红唇。

待梳妆完毕,云黛掀帘出门,只见将暗未暗的暮色里,谢伯缙负手而立,不知等了多久。

浓郁霞光描绘着他的轮廓,听到脚步声,他缓缓转身,淡然望向她,“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  营养液这么快到5千,那明天加更

(感觉身体被掏空jpg)

-感谢在2021-08-25 21:07:37~2021-08-26 17:59: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4766246、46974968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雅雅 107瓶;辰玖 78瓶;36946557 61瓶;粽子 50瓶;22675194、乔钰、恶兆 40瓶;哇偶 30瓶;白日梦蓝 28瓶;aramina-y 21瓶;冰淇淋向上、流云落雨、抓住一条大鱼、臭小孩 20瓶;世界第一乖 16瓶;亦轩轩轩 13瓶;昏玉cp一号小粉丝 12瓶;50487481、左初夏蕊、tiny0314、sueyeee89、嘻嘻的猫咪、我牛的不行、三岁忘机在线偷鸡、jang seng、橙子橙子、懒不想取名、秋秋、是风动 10瓶;萧云晞 8瓶;小小白 6瓶;软丁丁、我在看书、11月半、虞夜、漫步在你的星河、今天我追到更新、小白人ha、无花果、健健 5瓶;iloeweu、nana颜 4瓶;猫头鹰hhh、gill 3瓶;ja□□ine、拾染、。、27666147 2瓶;快乐的俊俊子、saraph、42969530、不雪、玺、图同构和关联矩阵、玥影之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