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43章 【43】

我的书架

第43章 【4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三章】

秋风习习, 天高云淡,右相府邸宴罢,谢伯缙径直坐上黑漆齐头平顶的马车告辞。

午宴时右相拿出了一坛珍藏好酒, 说是柯陵国酿的棕榈叶酒,后劲不小,他饮了三大杯,这会儿头脑还有些昏胀。

单手支着马车窗牖,谢伯缙长眸微阖, 边散着酒气, 边思考着宴上几位大人谈话的内容。

丽妃母子虽得圣宠, 五皇子更是有意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奈母族魏家是扶不上墙的阿斗, 不出人才就罢了, 还尽是些好吃懒做的渣滓, 这三年来干出的那些污糟事几乎承包了御史台官员们的大半业绩。

外戚之祸,史书不乏前车之鉴。陛下便是再宠爱丽妃, 但有魏家这样的外戚在,立五皇子为储君之事也得慎重考虑。

许氏虽颓靡了三年, 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 并不是没有枯木逢春的可能——真实情况甚至比他设想中的还强一些。

倏然, 马车停了下来。

“出了何事?”思路被打断,谢伯缙的语气不算好。

外头响起谭信的回禀, “世子爷, 属下看到二爷他们了。”

谢伯缙眉心微动, 手指略略掀开翠涛色暗纹车帘,黑眸朝外逡巡,最后落在路边一个泥人摊子前。

只见两个弟弟正站在摊前, 谢仲宣正板着脸教训着谢叔南,谢叔南则耷拉着脑袋宛若霜打过的茄子。

二弟教训三弟倒是见怪不怪,只是……云黛呢?

谢伯缙左右看去,才见到不远处静静停着的马车,琥珀就站在车壁边上,似乎朝车厢里说着什么。

“我过去看看。”

谢伯缙按了按眉心,下车朝着那泥人摊走去,两个弟弟的对话声也隐隐传来——

“……是不是觉着来了长安,没了父亲母亲管束,你就飘了……你等会就去给她赔礼道歉,要是哄不好,你今晚就别睡了,到门口站着去。”

“我知道了,二哥你别骂了。”

“二郎,三郎——”

这冷不丁响起的声音把谢仲宣和谢叔南都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见是长兄,更觉惊悚。

谢仲宣:“大哥。”

谢叔南:“大大大大大大哥……!”

谢伯缙不咸不淡的乜了他一眼,厉声道,“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呃,是,是。你不是在右相府上做客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谢叔南满脸写着心虚,今儿个出门就该看看黄历,这么大个长安城,怎么买个泥人还能碰到大哥!也忒倒霉!

谢伯缙也不去看谢叔南,而是开门见山问谢仲宣,“他又犯了什么错?”

谢仲宣看了谢叔南一眼,见弟弟一副可怜求饶的表情,沉吟片刻,低声道,“也不算太大的错,就是……言语冒犯,把云妹妹吓哭了。”

三郎把云黛吓哭了?

谢伯缙眉头陡然皱起,他以为只有他能把她吓哭,她平日里和三郎不是有说有笑亲如手足?

“他都说了些什么?”谢伯缙问道。

谢仲宣博闻强识,将谢叔南在马车里说的那些话复述了一遍。

眼见大哥的脸色沉了下来,强烈的求生欲让谢叔南赶紧找补,“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那样说妹妹。但这事真的不能怪我,你是没看到那崔夫人的热乎劲儿,真的,两只眼珠子都黏在云黛身上了,还有那崔仪……他虽然没崔夫人那般热忱,但我看得出来他对妹妹也有意接近……二哥,你说句话啊,是不是这样!”

谢仲宣轻咳了一声,点头,“是,崔夫人待云妹妹的确很看重。”

谢伯缙心头蓦得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不悦,这不悦让他有一霎的困惑,旋即又被理智给压制住。

“或许是看在祖母的面上,崔家长辈才热情相待。”他板着脸看向谢叔南,“三郎,此事你错了两处,其一背后妄议长辈,其二欺负幼妹。便是崔家真看中云黛,欲与我们家结秦晋之好,成与不成自有长辈们决断,轮不到你来置喙。”

“不!不行!我不答应!”

谢叔南急急囔道,在对上两位兄长别有深意的目光后,他一张脸迅速滚烫起来,红得要滴血般,梗着脖子干巴巴解释道,“母亲说过,她想云黛留在陇西,不要嫁得太远,母亲肯定不会答应的。”

是了,他是在母亲面前过了明路的,母亲是支持自己的!

谢伯缙和谢仲宣各怀心思,陷入沉默。

见这三位神仙公子面色各异的安静,那泥人摊主小心地举起手中的泥人,赔笑道,“郎君们,泥人捏好了。”

捏得是个婀娜仙女,衣袂飘飘,眉眼如画,栩栩如生。

谢叔南赶紧接过那泥人,拿出碎银付了钱,“我先去跟她赔罪了。”

谢伯缙沉吟片刻,道,“我过去看看。”

三兄弟一道往那马车而去,琥珀见着世子爷也在,诧异之余不忘提醒云黛。

云黛一听遇上谢伯缙了,心头无端一慌,连忙拿出帕子擦眼泪。

等车帘大剌剌掀开,她挤出一抹笑跟他打招呼,“大哥哥。”

谢伯缙看着她红着眼睛强颜欢笑的模样,眸色微沉,低低的应了一声,又扭头清冷的睇了谢叔南一眼。

谢叔南,“……”背后凉飕飕的。

“三郎给你买了泥人赔罪,他向来是个口没遮拦的性子。”谢伯缙沉声道,“你若是觉着不解气,回去我罚他扎马步。”

“不用不用。”云黛摇头道,“大哥哥别罚他,只是小事而已,我已经不生他的气了。”

“云妹妹,开始是我对不住。”谢叔南见云黛这时还帮他说好话,愈发觉着自己混账,明明是对崔家不满,怎好迁怒妹妹。他将泥人递给云黛,“你拿着,送你的。”

云黛接过那泥人,朝谢叔南颔首,“谢谢三哥哥。”

微微一笑,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见俩人和好,谢伯缙却并无长兄见到弟弟妹妹和好的放松感,反而有一种异样的无法理解的情绪笼在心头,胸口悒垒沉沉。

“二郎,三郎,你们坐我的车回府。”他冷不丁道。

谢仲宣和谢叔南两人愣了愣,但见大哥脸色肃穆,也不敢辩驳,乖觉地朝着另一辆马车走去。

谢伯缙本要转身离开,忽的想起什么,又折返掀起车帘,对车内拿着泥人的小姑娘解释了一句,“我与他们有要事商讨。”

“哦哦,好的。”云黛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心头惊异。

虽然她不知大哥哥为何要突然解释一句,但不是要教训两位哥哥就好。

骤然少了两人,马车空了许多,云黛将琥珀叫上车作伴。

“世子爷可真有威势,他一过来,二爷三爷一下子就乖得跟小猫似的。”琥珀笑道。

“别说二哥哥和三哥哥了,我们见着大哥哥不一样吓得像小猫?”云黛把玩着手中的泥人,“这个泥人捏得真好,你说摆在梳妆台旁边怎么样?”

琥珀自是说好,待马车缓缓前行了一阵,她压低声音道,“姑娘,奴婢看那崔夫人待您的热乎劲儿的确不一般,三爷说的话不无道理,没准她真是瞧上你了?奴婢看那位崔郎君仪表堂堂,斯文有礼,您觉得如何?”

云黛把玩泥人的动作停了停,低垂眼睫,静了好半晌才道,“婚姻之事,我做不得主,全凭夫人的意思。”

“虽说要听夫人的意思,但也要看姑娘您自个儿的心意。姑娘觉着这崔家如何?”琥珀道,“反正这会儿也没外人,姑娘与奴婢说说也不打紧。”

云黛从没将琥珀当外人,思索一番,轻声道,“崔家是名门世家,崔寺卿又是朝廷重臣,崔仪表兄样貌和学识皆不凡,仕途前程一片光明,是位很出众的郎君。”

“就是年纪有些大了。”琥珀接话道,眼珠滴溜溜转了圈,“不过崔家人口简单,且崔夫人这般喜欢姑娘,日后若是真能促成好事,姑娘也不用担心遇上刻薄的婆母。”

一说到刻薄的婆母,琥珀噼里啪啦举出一堆的例子,大都是婆母怎么磋磨儿媳妇的。

云黛见她说得绘声绘色,也没打岔,一路听着故事到了王府。

这边才下马车进了二门,王妃那边就派人将她叫了过去。

云黛有些诧异,却也不好多问,只是在跟那婆子去之前,将崔夫人送的那盒点心递到了谢伯缙跟前,“大哥哥,这是崔府的糕点,是江南那边的做法,我觉得挺好吃的,这些你拿去吃吧。”

谢伯缙扫了眼食盒,“崔夫人送给你的,你自个儿留着吃罢。”

“我已经尝过了,二哥哥和三哥哥也都在崔府吃过了,就你没吃过。”云黛扬起脸,朝他弯眸笑道,“你就拿着嘛,国公爷常说一家人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下有好吃的一起吃呀。”

谢伯缙抿了抿唇。

云黛催道,“真的很好吃的,拿着嘛。”

清甜的嗓音,透着些许不经意的撒娇味道,仿佛丝线在心尖勾勾缠缠。

谢伯缙伸手接过她手中的食盒,低声道,“嗯,我会吃的。”

云黛笑着朝他们福了福身子,“那我就先去姑母那里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再看兄长手中的食盒,谢仲宣状似无意地说了句,“云妹妹待大哥真好,有吃的玩的,总记着你一份。”

谢伯缙嘴角微扯,不置可否。

谢叔南半点不在乎什么糕点不糕点的,而是一脸不解地问着两位兄长,“姑母叫云黛过去作甚?”

谢仲宣摇着扇子,“我又不是姑母,我哪知道。”

谢伯缙则道,“姑母叫她过去自有道理。倒是你,赶紧回去蹲马步,别想赖了。”

“啊!”谢叔南顿时哀嚎出声,可怜兮兮看向谢仲宣,“二哥——”

谢仲宣淡定一笑,转而对谢伯缙道,“大哥放心,我定好好监督他!”

谢伯缙被这两活宝逗的哼笑一声,大步往北苑去。

……

半个时辰后,云黛缓步从端王妃的院落走出来。

待稍稍走远了些,琥珀觑着自家姑娘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出声关怀,“姑娘,王妃叫您何事?”

云黛回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就是问了问今日去崔府的情况。”

得知崔夫人待她很是和气,端王妃脸上笑意愈发深浓,还说若是合得来,以后常去崔府做客,崔谢两家是亲戚,多走动走动也好。

“说完崔府之事,王妃又说起再过不久魏国舅办寿宴,那日会很热闹,庆宁和嘉宁两位姐姐都会去,她叫我与他们一道去玩。”云黛说着,莹白小脸露出几分紧张,“那日定会有许多大人物来吧。”

虽说经过这五年的锻炼,她对这些宴会也习以为常了,但长安的官眷圈子和肃州官眷圈子完全不在一个层次,随随便便都是些不能招惹的人物。

琥珀也明白云黛的担忧,边走边安慰道,“姑娘别急,两位郡主都去,您只要跟着她们……咳,跟着庆宁郡主就好了,她会照顾你的。”

想到温婉可亲的庆宁,云黛稍稍安心,走了两步,她忽的想起一事,“大哥哥在朝为官,这种场合,他应该也受邀了吧?”

琥珀一顿,旋即也露出笑来,“是,世子爷应是会去的。二爷和三爷尚非官身,倒不一定会去。不过有世子爷在,就不怕遇到麻烦了。”

若说有庆宁一起,云黛的安心程度是三成,那知道谢伯缙会去,云黛只觉吃了颗十全定心丸般,一颗心都放回了肚子里,再无半分忧虑了。

是夜,用过晚膳,万籁俱寂,云黛闲来无事,就伏在灯下开始写信。

她要写四封家信,一封给谢老夫人,一封给国公爷夫妇,一封给乔玉珠,还有一封给奶娘报平安。

四封信里,给玉珠的那封信最长,她笔耕不止的将陇西至长安一路的见闻事无巨细的写在信里,热切的与远方的姐妹分享着。

最后还是琥珀怕她累着,走到桌边温声提醒,“夜已经深了,奴婢都剪了三次烛芯,姑娘早些歇息吧,别累坏了眼,明儿个再写也不急。”

云黛揉了揉眼睛,再看向黑漆漆的窗外,缓缓放下笔来,“也好。”

琥珀扶着她去里间,伺候她上床歇息。

“明日二哥哥三哥哥要去拜师访友了,我不用早起,想睡多久睡多久。”云黛躺在床上,“琥珀姐姐若有信要送回家里,也可抓紧写了,到时候一块儿把信寄回去。”

琥珀替她掖了掖被角,昏黄烛光透过幔帐,她的眉眼愈发温柔,“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我老子娘都不识字,送些东西回去就行。”

云黛压低声音,“琥珀姐姐,我上次已与大哥哥说了那事。他叫我们安心,他自会约束那些人的嘴。”

琥珀微怔,没想到姑娘还将她的事放在心上,心尖一暖,说了声“多谢姑娘”,便放下床帘,轻轻退下。

眨眼又过了几日,谢家三兄弟各自忙碌,云黛则安静待在后院,有时与庆宁喝茶聊天,有时与王妃一起赏花闲话家常,还有两次嘉宁找上门来——

一次也不知是自愿还是被迫而来,反正拉着她一起去花园的亭里看锦鲤。看着看着,嘉宁就向她打听起谢仲宣的事来,云黛能答就答,不能答的就缄默不言。

这般聊了没多久,两人又没了话题,只好埋头喂锦鲤,最后好几条锦鲤被喂得肚皮直翻,撑死了。

还有一次嘉宁突然兴冲冲跑来映雪小筑,穿着一身漂亮华贵的簇新衣裳,头上也珠翠闪烁,在秋日阳光下闪得云黛都快睁不开眼,待走进屋子里,眼睛才稍微舒适些。

“我这身可是为了寿宴那日特地做的,决不能叫她们小瞧了去,尤其是丹阳。”嘉宁与云黛炫耀完这身新装扮,忽而话锋一转,问她,“你那日打算穿怎样的衣裳,梳怎样的发髻?”

云黛一呆,旋即道,“寿宴的话,我有件藕粉色折枝花纹裙,配个丁香色衫子,应该差不多了。至于发髻,就平日里梳的那个双环髻。”

嘉宁脑补了一下她说得装扮,两道远山眉蹙了起来,“你这打扮也太普通了,你就不能打扮的漂亮些么?就像你第一天来的那身就不错嘛……”

云黛心说盛装打扮作甚,她又不是去选美的,而且那种场合她这身份还是低调些好。面上却不显,只作轻声问询状,“那日后院应当以魏家女眷为主,我们穿着得体就行了吧?”

嘉宁一噎,虽说如此,但是,“你跟我们一道赴宴,你要打扮的寒酸了,那不是丢我们端王府的面子?”

“嘉宁表姐如此操心我的装扮……”云黛抿了抿唇,直勾勾看向她,“难道不是因为丹阳公主?”

像是被戳穿内心想法一般,嘉宁的脸迅速涨红,刚想否认,复而又恶狠狠地瞪了云黛一眼,“是又怎么样?丹阳那贱人一直趾高气扬的,没少欺负我,我就是想看她吃瘪的样子,让那些追捧她的世家儿郎都看看,她嘉宁长得也不过如此,什么长安第一美人,都比不过陇西来的一个乡……呃,陇西来的!”

莫说是云黛了,就连琥珀和嘉宁身边的丫鬟都是一副一言难尽的神色。

嚣张跋扈到如此理直气壮,也是少见。

云黛也不想与嘉宁有什么口舌之争,只淡淡道,“表姐还是别操心我是何穿戴了,你若还想左右我,索性那日我称病不去了。”

嘉宁听后脸色变了又变,欲言又止,最后也不再提这事,喝了半杯茶就离开了。

琥珀素来能憋话,这次也憋不住了,“嘉宁郡主这也、也太……匪夷所思。”

云黛双手捧着温热的茶盏,茶香热气氤氲着她白嫩的肌肤,她低低道,“换个思路想,也是有人宠着爱着,她才有这样的底气。”

像她,就没底气,不敢任性,只能循规蹈矩,懂事且温驯。

……

经过嘉宁这么闹一场,魏国舅寿宴当日,云黛愈发坚持低调清丽的风格,但为了不坠国公府及端王府的面子,她少量佩戴的几样饰品皆是价格不菲的珍品。

巳时左右,三辆华盖马车恭候在门前,端王独自一辆,谢伯缙和小郡王裴君浩一辆,庆宁昨夜忽感风寒,留在家中歇息,端王妃要在府上安排庆宁婚仪琐事,也不出门。是以留下云黛和嘉宁共坐一辆,大眼瞪小眼——

“我阿姊怎么突然病了?”

“我也不知……”

“那日明明是你说要称病不来的,看来我阿姊病了,都是你咒的!”

“……?”

云黛默默捏紧了手中帕子,端庄而不失优雅的做了个深呼吸,轻声道,“我要真咒的这么灵,今日病的会是庆宁表姐么?”

嘉宁琢磨了一遍才明白她话中意思,咬牙瞪眼,“你要咒我?!”

“我可没有。”云黛一脸无辜,“嘉宁表姐你小点声,前头就是两位兄长的马车,尤其我大哥哥是练武的,耳力可好了,你说什么他都听得见。”

一想到谢伯缙那张冷冽严肃的脸,嘉宁的气焰顿时降了下来,朝云黛翻了个白眼,就不再说话。

云黛叹口气,觉着这位表姐真真是喜怒无常,明明先前还装着要与她和平相处,可没装几日,又原形毕露了。

不过相较于乔明珠和蒋乐敏那种擅长做戏的人,嘉宁这种明明白白的针对,反倒还让人放心些。

相安无事的行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

“这么快。”云黛微诧。

“魏家住的长乐坊本来离得就不远。”嘉宁掀帘朝外看去,只见外头的香车宝马将整个坊道都堵得水泄不通,不禁冷哼道,“魏家真是好气派,怕是整个长安城的贵人都被请了过来,去年皇叔祖做寿都没这样大的阵势,他们姓魏的倒胜过我们姓裴的了。”

“皇叔祖?”云黛看她。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嘉宁不耐烦的瞪她,但还是解释了一嘴,“是我们皇室的文修老王爷,先帝的兄弟如今仅剩他一人了,陛下和我父亲都要叫一声叔父的。”

“原来如此。”云黛恍然,顺着嘉宁掀开的帘子往外瞧,的确是热闹无比,不由感慨,“看来丽妃娘娘真的深受隆恩。”

提到丽妃,嘉宁眼底略过一抹恨色,用极低的声音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盛极必衰,且等着瞧吧。”

云黛听到这话,愕然看向嘉宁。

嘉宁却是撇过脸,马车一停好,她就掀帘钻了出去。

云黛垂了垂眼,也跟着下了车。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个小可爱说50章没感情戏要养肥,求别养肥,养肥容易养死,我看了眼大纲,重要突破点快了,真的快了qaq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初晴-moment° 1个;【比心】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eer、临临俞粼粼 20瓶;晚阳、50927151、抓住一条大鱼 10瓶;无花果、50395559 2瓶;yu、吃吃睡睡 1瓶;【感谢~】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