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41章 【41】

我的书架

第41章 【4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十一章】

碧玉楼的招牌菜的确鲜美可口, 尤其那道烤得喷香酥脆的古楼子,一口下去外皮的焦香配上鲜嫩的羊肉,掺着胡椒香味的肉汁在舌尖横流, 刺激着每一处味蕾,直叫人满口生香,停不下嘴。

嘉宁见他们吃得高兴,颇为得意,“我就说碧玉楼的饭菜不错吧。”

谢叔南在这点上倒不反驳, 嘴里塞得满满的朝她比了个拇指, “不错不错, 回头还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还得劳烦二表妹给我们推荐推荐。”

嘉宁答应下来, 又捧着脸看向谢仲宣, 柔声道, “二表兄,那你有何喜好呢?”

谢仲宣倒了杯解腻的酸梅汤, 轻抿一口,“饮食上并无特别喜好。”

嘉宁也不泄气, 继续问, “那其他方面呢?你总是有爱好的吧?”

谢仲宣睇了她一眼, 见她直勾勾盯着他,也不好失礼, 便道, “平日爱搜集字画古籍, 金石古玩。”

“字画古籍……啊对了对了,东市有一家金石铺子有不少好藏品,待用过饭后, 我们去那里逛逛?”嘉宁期待地望向他。

“先去万记买糕点,再去东市。”谢仲宣敛眸。

嘉宁抿了抿唇,眼角余光瞥过一直沉默吃饭努力降低存在感的云黛,心底有些泛酸,但见她还算安分,只好压下心头不悦,咕哝道,“行吧,都听二表兄的。”

……

离开碧玉楼后,一行人直奔万记糕饼铺,除了买桂花糕,云黛还买了好些糕点。

嘉宁见她什么都买一遍,双手环抱胸前嗤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陇西没有糕饼铺子呢?若想吃了下次再来买便是,别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云黛羽睫微颤,从琥珀手里接过银袋,轻声对她道,“我自己有钱。”

嘉宁眉尖蹙起,“谁问你有没有钱了。”

“我不是全给自己买的。”云黛纤细的手指捏紧银袋,耐心解释,“我想着给姑母带一份,给庆宁姐姐带一份,还有我大哥哥,他今日进宫不能与我们一道逛,但把糕点买回去给他尝也是一样的。”

嘉宁一怔,哼哼道,“你倒是会收买人心。”

一旁的谢叔南听不下去,瞪着嘉宁,“我妹妹花你钱了?要你来置喙。她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就算把这个糕饼铺子买空了也不关你的事。”

嘉宁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却又拿谢叔南没办法,只好转脸看向谢仲宣,委屈喊道,“二表兄,你看三表兄他这般凶我!”

谢仲宣看向这试图让自己替她主持公道的表妹,清隽的脸庞露出一丝难以理解之色,“三郎说的有错么?”

嘉宁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两步,“你、你们……我才是你们的亲表妹!她就一个外人!你们竟然帮着个外人欺负我?”

这下谢仲宣算是明白了嘉宁的思路,说她拎不清也好,说她自视甚高也罢,一时半会儿想要改变她的念头怕是难了。与其在继续结伴同游,倒不如尽早分开——

“嘉宁表妹,你今日抽空陪伴我们,我们很是感激。然而如今的状况,再继续玩下去,怕是谁都不会愉快。不若你先回府歇息,我们自行游玩,不劳烦你了。”

他这话说得温声细语,可传到嘉宁耳中,却像是往她心口扎刀子,“二表兄,你赶我走?”

谢仲宣,“……”

谢叔南嘴角抽了抽,“你别弄得好像我们欺负你一样?是你先挑事的!”

云黛赶紧拉住谢叔南的袖子,示意他别火上浇油,又低声与他道,“三哥哥,我们到底暂居在姑母家,若是与她闹得不愉快,便是叫姑母为难了。姑母待我们不错,我们可不好给她添麻烦……”

谢叔南想想也是,撇了撇唇,“算了,看在姑母的份上,我懒得与你计较。”说罢抬手撞了下谢仲宣的胳膊,“二哥,你说呢。”

谢仲宣颔首,如玉白皙的脸庞满是凝肃,看向嘉宁道,“你若还想与我们同行,莫要再出言不逊。便是你不把她当姊妹看,也请将她当做寻常的客人,放尊重些。”

嘉宁面色怫然,刚想扭头走人,然而想起现在回府,万一母亲与姐姐问起来,自己怕是又要挨骂。而且今日可是难得与二表兄相处一整日的机会——

“行吧,我保证不说她了。”

她这般说着,然而一个时辰后,逛完东市字画铺子,嘉宁将他们带去了长安城最大的金行,又命那金行伙计将她先前定制的那套首饰拿出来。

全套首饰虽没完工,但还是完成了一两件饰品,于是嘉宁指着那枚光华灿烂的蓝宝石璎珞圈对云黛炫耀道,“这样纯净漂亮的蓝宝石你没见过吧?这一批蓝宝石可是西域进贡到宫里的,除了皇太后、丽妃娘娘和丹阳,皇室之中就我和我姐姐有。”

云黛看着那闪闪发光的蓝宝石,再听过嘉宁的话,面上也露出几分诧色。

嘉宁看到她惊讶,心道这乡巴佬可算开了眼吧,洋洋得意地抬起下巴,“你没见过也正常,像这样大的蓝宝石本就不常见……”

话音未落,就听谢叔南噗嗤笑了一声。

嘉宁表情一滞,扭脸看去,只见谢叔南看向云黛,故作随意咳了声,“云妹妹,我记得先前你过生辰,大哥送过你一枚蓝宝石金簪是吧?”

云黛无奈的看了一眼谢叔南,她本不想搭腔的。

十岁生辰那年,谢伯缙的确给她送了一枚蓝宝石簪子,做工工艺算不上特别精致,蓝汪汪的只用一根素金簪子镶着,但胜在宝石大而澄澈,很是璀璨夺目。

那时她觉着太贵重了,且那颜色和质地不适合她的年纪佩戴,就叫琥珀收进了库房里——她原想着等她成了有子嗣的妇人,或可撑起那蓝宝石簪子的华贵。

今日若不是嘉宁带他们来这金行,她都快记不起那在库房里吃了五年灰的蓝宝石簪子。

“你也有蓝宝石首饰?多大的?”嘉宁脸色不大好。

“也不是很大……”云黛含糊答着,她不想拂了嘉宁的脸面。

偏生谢叔南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伸出手指比了比,“云妹妹那簪子我见过,的确不是很大,也就是你这块蓝宝石的两倍吧。嗐,二表妹你也别往心里去,北庭乃是西域与大渊的咽喉之处,像这些蓝宝石啊红宝石绿松石啊,我大哥见得多了,买些送给妹妹玩算不得什么。”

他语调轻松,仿佛那些价值不菲的宝石就像是芝麻胡饼般随处可得,嘉宁脸都绿了,咬牙切齿瞪着云黛,“你既然见过更大的蓝宝石,方才还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作甚,是在看我笑话么?”

“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呀,你倒是说啊!”

“我只是没想到蓝宝石竟这般珍贵难得。”云黛讷讷道,她虽知道蓝宝石贵重,却没太确切的概念,只知道大哥哥送给她,她心里欢喜。可方才听到嘉宁说起这蓝宝石在皇室之中都算是稀罕之物,她才恍然意识到大哥送的那份礼物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贵重。

嘉宁只觉得她这解释太过牵强,但看着谢仲宣和谢叔南都护在她身前,也不好朝她发作,只沉着一张脸呵斥着那伙计,“还愣着作甚,赶紧将东西收进去!”

“是是是。”那伙计被吓得一个哆嗦,忙不迭将那蓝宝石璎珞捧了进去。

金行的管事赔着笑上前,“郡主,我们店里最近出了些新鲜样式,要不小的拿出来给您瞧瞧?”

嘉宁此刻一肚子火气,哪里还有心情挑首饰,转脸狠狠剜了那管事一眼,“你看不出本郡主今日心情不佳么?还看什么首饰!”

管事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连连躬身,“是是是,小的没长眼,还请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与小人计较。”

谢家俩兄弟对视一眼,皆看出眼底的薄薄怒色。须臾,谢仲宣展开扇子,朝那管事宽和一笑,“郡主没心情,我们兄妹倒是尚有余兴。掌事将那批新货拿出来看看吧,我们给妹妹挑一挑。”

管事顿生柳暗花明之感,喜上眉梢,“郎君稍等,小的这就去拿。”

嘉宁刚想出言阻拦,谢仲宣看出她的意图,先发制人,“嘉宁莫不是连生意都不让人做了?”

见他含笑的眸中带着几分深意,嘉宁目光闪烁,气势也降了几分,“我没有……”

“没有就好。”顿了顿,谢仲宣又缓声道,“我知道表妹不是那等仗势欺人、无理取闹之人。”

他的语调轻柔,听得嘉宁如沐春风般,就连愤怒都无端消了几分——

眼见着两兄弟一左一右陪云黛挑选金饰,嘉宁坐在一旁暗自琢磨着,半日观察下来,三表兄对这个云黛远不是兄妹情这么简单,只是郎有心妾无意,那层窗户纸还没捅破。至于二表兄,举手投足发乎情止乎礼,好像真就当云黛是妹妹。

既然两兄弟待这个云黛都很看重,那自己与她对着干,除了惹二表兄厌恶,觉着自己刻薄无礼之外,就是被三表兄恶语相向,百害而无一利。倒不如暂且拉拢这个云黛,向她示好,也好博得贤名与二表兄的另眼相看得……

这般定下心思,嘉宁轻抚过玄黄色绣花袖口,起身朝他们走了过去,“云表妹看中哪件了,我来付账。”

这话一出,三兄妹看向她的目光都掩不住诧异。

嘉宁有些不自在,清了清嗓子道,“我昨日答应了母亲,要买样礼物给云表妹赔罪。”她看向云黛手边放着的那对赤金镶月白石玉兰花耳坠,扬声道,“这个还不错,管事的,把这对耳坠子包起来吧。”

她这大反转的态度让云黛有些惶恐,忙摆着两只白嫩嫩的小手,“表姐客气了,昨日的事已经过去了,怎好再叫你破费……”

嘉宁忍着不耐道,“你就别推辞了,买给你你收着便是。”

“云妹妹,你还是收着吧,不拿白不拿。”谢叔南嬉皮笑脸,将那对耳坠子往管事的面前一推,贱兮兮朝嘉宁道,“我就替我妹妹谢过嘉宁表妹了。”

嘉宁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客气。”

云黛还想说些什么,谢叔南一把按着她的肩,把她的注意重新转回首饰台,“来来来,咱们继续挑,还有一个月你便要及笄了,就当给你提前买及笄礼物。”

从金行离开时,云黛总共收获了嘉宁送的耳坠一对,谢叔南送的金玉雕花臂钏一对,谢仲宣送的赤金衔珠步摇一枚。为表达她的感激,接下来逛绸缎庄和皮毛铺子时,她给哥哥们一人买了一条皮草——包括不在场的谢伯缙。

她原本也想给嘉宁买一条狐尾围脖,可嘉宁小嘴一撇,“毛色这般杂,冬日要是戴出去,肯定要被人笑话,我才不要呢。”

这话一出,不但云黛尴尬,就连摊主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云黛便也歇了回礼的心思,决定听三哥哥的劝,放宽心胸,权当那对耳坠子是赔礼,不去在意。

逛完东市几人又去逛了西市,直至金乌将坠,绚烂斑斓的晚霞笼罩着壮阔的坊市大门,将路边那些金灿灿的槐树叶子染得愈发明艳,众人才收心返程。

一辆马车载满逛街的战利品,四人只好同坐另一辆马车。

路上经过歌舞升平的平康坊,谢叔南好奇的往外探头,“听说此处的艺伎娘子们文采斐然,技艺精绝,不少士子都会来此寻一两位红颜知己,吟诗作对,风花雪月……”

谢仲宣执扇啪得一下敲向谢叔南探出去的脑袋,谢叔南嗷得一下捂住后脑勺,委屈巴巴的看向自家兄长,“二哥你打我作甚!”

谢仲宣微微一笑,“你说呢?”

谢叔南,“……”二哥你笑得我瘆得慌!

谢仲宣继续笑,“红颜知己,吟诗作对,风花雪月?上回醉仙坊的教训还没吃够?我回去就告诉大哥……”

“别别别!”谢叔南忙双手合十朝他拜,“好二哥,我错了我错了,我就嘴上说说,那个什么平康坊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一旁的嘉宁觉着奇怪,“去平康坊怎么了?不少来长安考试的士子都住在里头,我兄长平素也会约上三五好友一道去那玩,没去过的士子还会被笑话是乡巴佬呢。”

谢仲宣一脸云淡风轻,“我们府上家教甚严。”

嘉宁不由想起晋国公府一妻一夫的规矩。先前她觉得这规矩怪诞,如今想到自己如果嫁给二表兄,他也不会纳妾,只会一心一意的对自己,不由窃喜起来,“是,舅父舅母管束严格是好事,两位表兄此次进京是考学的,还是不要沉溺于女色玩乐,安心备考才是。”

云黛也附和着,并用一副“你怎还不知悔改”的失望目光看向谢叔南,谢叔南登时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这该死的好奇心!

暮色四合,明月高悬。

端王妃紧捏着一柄花鸟孔雀缂丝团扇,愁眉不展地站在窗边,直到院外传来脚步声,她眼珠微动,连忙定神朝着门口看去。

两排奴仆打着灯笼鱼贯而入,其中身着紫色官袍的端王踏着冷白月色,大步走进院里。

“王爷,你可算回来了。”端王妃快步迎上前,边吩咐丫鬟端上饭食和热水,边上前替端王宽衣解袍,“阿缙怎么样了,可随你一同回来了?”

“回来了,我叫他先回去歇息了,他也累了一日。”端王脱去宽大繁复的官袍,顺手拿起桌边茶盏,一阵牛饮方觉干渴稍解。

端王妃伺候他坐下,急急问道,“到底因何耽误到这么晚?天不亮就进了宫,天黑才回,我差点以为你们今晚就留在宫里了!”

端王抬头深深看了端王妃一眼,须臾,重重叹道,“你这侄子啊真是胆大的很!”

端王妃一颗心倏地吊了起来,右手虚虚按在胸前,惊愕道,“他怎么了?”

“我们一道入宫上朝,他述职完毕,陛下着实嘉勉了他一番。待早朝散罢,还留我们一同在紫宸宫用膳。后来陛下留他单独说话,我就先回了礼部。本想等下了值,与他一道回府的。不曾想天色渐晚,他依旧留在勤政殿,我那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要不是赶在下钥之前,总算在昏昏夜色中见到那道颀长的身影,端王差点就自行套马回府了,“我一开始问他他还不肯说,哎,你这侄子就是个主意大的闷葫芦,我连问了两遍,他才看着我说,事关三皇子。”

“三皇子?!”端王妃陡然变了脸色。

“你小点声。”端王起身,左右看了圈,将王妃拉到里间,才压低声音道,“他向陛下谏言将三皇子从北庭召回。”

端王妃神色有些复杂,三年前废后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最后皇后虽然没被废,但太子却被废了,总得来说,这场纷争,丽妃赢了,许皇后输得一塌糊涂。就是可怜三皇子那样一个忠善孝悌的孩子,却被发落去了北庭那等荒僻苦寒之地。

一想到丽妃,端王妃心头就直冒火,当初都是那个贱人从中作梗,才致使自己与嘉宁母女分离十载,那时嘉宁才刚满月,就生生从自己身边抱走,母女分别之痛如今想起都锥心无比。且这些年来,丽妃母子没少挑唆陛下与晋国公府的关系,得亏皇帝没有糊涂得太过分,不过——

“阿缙这也太冒险了!许氏一门这三年一直萎靡不振,丽妃风头却越来越盛,这档口他提议将三皇子召回,不就是明摆着与丽妃作对么?”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开始问他时,他还朝我致歉,说无意连累我们端王府。陛下赐了他一处宅院,他过阵子就带着二郎三郎他们住过去。”

“这、这孩子……”端王妃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夫人你先别急,且听我说完。”端王看着自家夫人瞪眼着急的模样,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摇头笑了笑,“要不怎么说君心难测呢,也不知阿缙与陛下说了什么,陛下竟真的答应将三皇子召回了。”

这下端王妃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呼吸都变得急促,“真的?!”

“我哪能拿这事开玩笑。真的,我估摸着明早圣旨就下来了……”

“竟然真的成了?三皇子要回来了,那丽妃岂不是气得七窍冒烟?”

“咳咳,夫人,你收敛下笑容……”

“我这也是高兴,三皇子是个好孩子,许皇后她,唉,她是个可怜痴情人。若他们母子能团聚,是好事一件。”

端王抚须,怅然叹道,“长安怕是又要掀起一阵风波了。”

端王妃暂不去想那些,只欢喜道,“陛下愿意听阿缙的,可见阿缙简在帝心。我这三个侄儿啊阿缙是最出色的,可惜嘉宁这丫头没眼光,发现不了他的好,一颗心尽飞到二郎身上了。要说二郎也是不错的,但到底不如阿缙稳重……”

眼见王妃把话题歪到了儿女婚事上,端王摆了摆手,一副撒手掌柜的做派,“嘉宁这孩子,说来也是我们亏欠她,她的婚事咱们别插手太多,能成就成,不能成就算了,重要的是她自个儿的心意。”

王妃默然不语。

端王忽的又想起什么,问着王妃,“说起来你兄嫂的那个养女,她是不是有胡人血统?我看她的发色和肤色,不全似我们汉人模样。”

“这我也不清楚,只知她父亲是个……校尉吧?反正是个小武官。沈姓是汉姓,她父亲应当是汉人,或许她母亲是胡人,或许祖上长辈是胡人?陇西与西域接壤,那处也没禁止胡汉通婚,便是娶了胡女,嫁了胡人也没什么稀奇的。”王妃懒声答道,忽而眯起眼睛戒备的看向端王,“你突然问起她作甚?”

“欸,夫人你可别多想,我就随口问问。当然了,若是你打算给她在长安寻位夫婿,我这边倒是有好几个人选……”

“这事不用王爷操心,我自有打算的。”端王妃心道,你自己女儿的婚事浑不在意,还管起旁人了?

端王哪敢再说,拱了拱手,便出去用膳。

一轮明月洒清辉,夜深人初定,静谧的北苑偶尔得闻几声秋蝉鸣叫。

沐浴过后,一袭单薄中衣的谢伯缙黑发披散,正准备熄灯入眠,门口蓦得传来“叩叩”两下清脆敲门声。

“是谁?”

“大哥,是我。”

是谢仲宣的声音。

谢伯缙径直起身,大步走到门前,开了门,果见一袭白衣的弟弟手中提着一大堆东西站在门口朝他笑。

“这么晚了还没睡?”谢伯缙侧过身子,让他进屋来。

“这不是等你么。”谢仲宣往屋里走,将手中那一堆东西放在桌上,扭了扭手腕,“倒是大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们还以为你回来吃晚饭的。”

“朝中有事耽误了。”谢伯缙漫不经心答着,走到桌边,望向那堆东西,“这是?”

“今日我不是和三郎云黛他们一道出门逛东西市了么,喏,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谢伯缙挑眉,“嗯,还算你们有点良心。”

谢仲宣笑着摆手道,“别,我和三郎可不敢抢功。这些都是云妹妹买给你的。”

“她买的?”那双一贯淡漠的黑眸划过一丝诧异。

“是啊,小丫头深藏不露,也不知母亲出门前给她塞了多少私房钱,她今日给我们仨都买了一堆,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当然了,她给你买的最多,说你公务繁忙都不能出来玩,买东西也不知道你喜欢哪样的,便每样都挑几件。啧,她可真舍得给你花钱,看得我和三郎都妒忌了。”谢仲宣眉眼含笑,暗暗觑着兄长的神色。

舍得给他花钱?

谢伯缙唇边仿若扬起一抹弧度,又或许是光线原因,他低头看着桌上那堆东西,“你们今日玩得如何?”

“还凑合。”谢仲宣语气恬适,“嘉宁今日收敛不少,还给云妹妹买了对耳坠子赔礼。”

“我近日事忙,无暇看顾你们,你和三郎要护好云黛。”

“知道了。”谢仲宣懒懒打了个哈欠,起身准备离开,复又记起事来,扭身看向自家兄长,“过两日我们打算去拜访大理寺卿崔家,大哥得空么?”

谢伯缙略作思索,摇头道,“那日不得空,你们去吧,记得备上厚礼,见着崔寺卿,记得替我解释一二。”

“这是自然。”谢仲宣点头,又皱起眉,“还有一事。今日听嘉宁提到,再过一旬便是丽妃之兄魏国舅的寿宴,兄长可会赴宴?”

“我人都到长安了,自是要去贺寿的。”谢伯缙俊朗的脸庞泛起一丝冷厉。

谢仲宣心里有了数,便不再多言,说了句“兄长早些歇息”,离开屋子。

门窗阖上,谢伯缙原本要去里间歇息,然而看到桌上那一堆东西,脚步不由停住——她都买了些什么?

昏黄烛光下,男人站在桌边拆着盒子,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

桌上的东西逐渐多了起来,糕点、果脯、肉干、葡萄酒、皮草、腰扣、蹀躞带、发冠、平安扣、昆仑奴面具、弹弓、花笺,还有个兔子糖画……

她是搬了个杂货铺子回来?

修长的手指轻轻拿起那枚兔子糖画,放久有些化了,那小肥兔的两只长耳朵都快拧成一团。

难道在她心里,他会爱吃这个?谢伯缙眯起黑眸。

须臾,他张开嘴,不客气地将那对兔耳朵咬掉,麦芽糖浓郁的甜味霎时在舌尖弥漫。

他想,还挺好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女鹅:你总送我兔子,我以为你喜欢的(>д<)

-

肥章!但桃花还没写到,下章一定。

感谢在2021-08-17 18:09:24~2021-08-18 18:29: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092715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eer 30瓶;嘤嘤嘤 10瓶;29007975、不雪、西尔达、年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