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38章 【38】

我的书架

第38章 【3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当今圣上最为亲近的兄弟之一, 端王的府邸就在皇城隔壁,一堵高墙之隔。那金碧辉煌的牌匾高悬,三间兽首朱色大门朝着坊门打开, 正院开阔轩然,到底是王爵府邸,比之晋国公府规模更加宏大,气局开朗。

云黛由琥珀搀扶下了车,抬眼看去, 谢伯缙正与小郡王说着话。

谢叔南和谢仲宣也都下了车, 扭头看向云黛, 等她走过来,才一并走到最前头与小郡王见礼。

“子实, 这是二郎与三郎, 这位是小妹云黛。”长兄为父, 谢伯缙此时便是一派大家长的做派,招手将弟弟妹妹叫到跟前, 温声道,“来, 都过来与你们子实表兄见礼。”

谢仲宣和谢叔南幼时也都见过裴君浩, 虽是多年不见, 但也有些幼年情分,现下见面也很快熟络起来, 互相打了招呼。

倒是云黛, 初次见到这王府儿郎, 难免陌生,规矩地行了个礼,笑得斯文, “云黛拜见表兄,表兄万福。”

裴君浩生在皇家,自诩见过无数佳丽美人,然而见到眼前这明媚秀美的红裙少女时,也忍不住在心头赞叹一声好容色!

“这位便是云黛妹妹吧?我听母亲提过,先前外祖母来家住时也说起过妹妹,对妹妹是赞不绝口。”

“表兄谬赞了。”云黛恰到好处地礼貌轻笑,心下也对这位浓眉大眼、气宇不凡的郡王爷有了个大致印象,是挺和气的。

“先进府吧,母亲早就盼着你们来了。”裴君浩收回目光,笑着将人引入仪门,朗声道,“我父亲今早入了宫,尚未回来。我们先去给母亲请安,再一起用午膳。”

内里早有好几顶软轿候着,外加一堆婆子丫鬟,恭恭敬敬的站在两侧,一见到锦衣华服的贵人们纷纷请安行礼。

云黛一众人从善如流地上了那绣顶软轿,一路经过长长的铺着青石砖的甬道,绕过那气派的面阔七间的大厅,直往后院而去。王府的景致与陇西的古朴大气不同,这边模山范水,罗绮穿林,更为精巧富丽,多了几分细腻的美。

轿子行了一段时辰,总算在一道正房大院前停下,那院门前山石奇秀,红叶翩翩,别有韵致。门口望风的丫鬟瞧见轿子停下,转身就往里头报信去了。

裴君浩先下了轿,引着谢伯缙等人往院内去。

云黛默默跟在兄长们身后,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也安定几分。

后院正面是五间上房,雕梁彩绘,四壁玲珑。才刚走进门口,就有穿戴富贵的管事婆子迎上来,满脸堆笑,“郡王可算将表兄弟们请来了!诸位爷快快往里去,王妃娘娘可盼得心肝儿都焦了。”

裴君浩笑道,“这不是来了嘛。”

一行人在丫鬟婆子们的簇拥下入内,云黛怕失了规矩,没敢四处张望打量,但眼角余光所到之处只觉珍宝光华灿烂,就连地砖都是碧玉雕花,上头铺着花色绚烂质地柔软的地毯,踩上去很是舒服。

待绕过一扇精美的七联檀木屏风,只见那红木雕花座椅上,正端坐着一位雍容端庄的贵妇,她穿着条郁金香色镶金线彩丝绣云龙绫裙,外披一条朱红色阔绣长衫,发髻高竖,戴着孔雀蓝云冠,左右两侧各插双凤金簪,那粒粒成串的夜明珠悬坠而下,端的是宝孕光含,贵气逼人。

——这位便是晋国公府的大姑奶奶,端王府的当家主母,谢谙。

她身旁还站着一堆少男少女,其中衣饰最为华美的两位娇俏少女,一个端庄秀美,嘴角笑容与云黛如出一辙,一看就是郑嬷嬷教过的学生。一个年岁稍小,一脸古怪,颇为不驯般。

不过此刻,俩人都满怀好奇的打量着远方来的客人们。

端王妃一见到侄子们,高兴地站起了身,上前走了两步,“可算是来了,打从收到你们从陇西出发的消息,我是日也盼夜也盼,可算是将你们盼来了。”

她的目光最先落在丰神俊秀的长侄身上,毕竟长侄刚出生时她还待字闺中,可是亲眼看着这个侄子从孕育到出生,真真切切是从出生就抱过的孩子。况且论起相貌与成就,长侄也是三兄弟中最为注目的,她自是待他最为亲厚。

“姑母安康。”谢伯缙朝端王妃礼拜,态度恭敬,“叫姑母记挂,是侄儿们不对。”

端王妃笑着打量着他,一双漂亮的凤眸眯成一条线,满脸欢喜,“几年不见你竟长得这么高大英俊了,若搁在街上遇上,姑母我都不敢认了。”

谢伯缙与她笑了下,稍稍侧身,让弟弟妹妹们也露脸,“姑母,这是二郎、三郎和云黛。”

端王妃颔首,一见到身着玉色锦袍光风霁月的谢仲宣时,她笑吟吟夸道,“听说二郎此次秋闱中了第三,不错不错,我们谢家世代戎马,可算出了个能走科举的读书人。”

谢仲宣彬彬有礼,桃花眼一弯,俊美又风流,“侄子拜见姑母,姑母安康。”

“好好好。”端王妃不住点头,又看向一袭紫蒲色麒麟锦袍的谢叔南,凤眸里的笑意多了几分戏谑,“好啊,我们小三郎也长成俊秀郎君了!我还记得上回你祖母带你来王府做客,你这小猴儿还把后院的马蜂窝给捅了,被马蜂蜇得满脸包,直喊着要回陇西呢。”

提起童年窘事,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谢叔南再厚的脸皮也遭不住,连连朝着端王妃作揖,苦哈哈道,“好姑母可饶了侄儿吧,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当着诸位兄弟姊妹的面,给我留些面子吧。”

众人皆是笑出声来,就连云黛也差点憋不住,然而眼角弯起的弧度还是出卖了她。

端王妃便是在此刻将目光投向了她身上,望着这张如瓷娃娃般玉雪可爱的脸,她的眼底划过一抹深深的赞色,柔声道,“你便是云黛了吧,早你刚入府时,兄嫂便在书信里提起你。上回老夫人来长安时,也多次提起你,说你乖巧懂事,敏而好学,把你夸得跟朵花儿似的,却不曾告诉我你竟生得这样一副好相貌。”

云黛只觉着这位大姑奶奶真像祖母和郑嬷嬷说得那般和气,尤其她与国公爷一样生了双凤眼,瞧着很是亲切的,心底的紧张不由散了几分,乖巧地屈膝拜道,“云黛给姑母请安,姑母万福。”

“真是个好孩子。”端王妃亲热的拉住云黛的手,又扭头对那两位亭亭玉立的少女道,“庆宁,嘉宁,你们还愣着作甚,快来见过你们表兄与妹妹。”

闻言,庆宁和嘉宁两位郡主上前来,依次给谢伯缙他们见礼。

云黛不动声色观察着,那位温婉秀丽的应当是即将出嫁的大表姐庆宁郡主,至于旁边那位圆脸少女,便是府上要说给大哥哥的嘉宁郡主了?

早听说裴氏出美人,是以云黛对未来嫂子的期待很高,可今日瞧见了,她心底是有些小小失望的,只觉得这圆脸少女虽娇俏清秀,却不是什么容色出挑的美人,说句刻薄的话,便是二哥哥谢仲宣穿女装,都比这嘉宁郡主娇美些——

当然了,她不是说嘉宁郡主不好,只是私心觉着,像大哥哥这样优秀出众的人,可以配个更为出色的女子。

她抿了抿唇,往好处去想,或许嘉宁郡主容色稍逊,但品行高尚,文采斐然呢,总会是有优点的。

这般想着,她静静望过去,只见谢伯缙面对两位郡主时,远没有面对端王妃那份亲近,只面色清冷地说了声“表妹好”,便再无他话。

谢仲宣和谢叔南显然更擅交际,对郡主们和和气气,还能寒暄两句。

等两位郡主走到云黛身前,脸上明显带着惊艳,庆宁的打量还算温和有礼,看了两眼便柔声道,“云妹妹好。”

云黛立刻回礼,“大表姐万福。”

嘉宁的打量则显得直白粗鲁,目光从云黛的头发游移到下巴,眯了眯眼睛,眼底泄出几分轻慢,抹了口脂的红唇弯弯扬起,“云妹妹好。”

云黛轻抿唇瓣,“二表姐万福。”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仿佛听到一道轻轻的哼声。

等她抬起眼时,两位郡主已然转身,重新走到端王妃的身边。

这时,端王妃又抬起涂了红蔻丹的纤纤玉手,指着屋内其他的少男少女,懒声道,“子实,带你庶弟庶妹们给阿缙他们见个礼,时辰也不早了,也该用膳了。”

裴君浩应了声,先是请云黛他们入座,然后才引着那十几个少男少女一一向他们问好。

云黛坐在下首,望着王府中这些庶子庶女,心情有些复杂。

她觉得她大抵是在晋国公府待久了,所以见着姨娘啊庶子这些,总觉得不适应。乔家伯爷虽然风流,但膝下庶子庶女加一块也就四个。可端王府里却是这么一沓人!

云黛忍不住去想端王爷的后院里到底有多少美妾通房,心头也对端王妃生出几分怜悯来,王妃不但背井离乡远嫁长安,还要与这么多女人分享夫君,教养这么一大堆庶子庶女。

这念头才起,她连忙晃了下脑袋,觉着自己真是昏了头,小小孤女竟然怜悯起高高在上的王妃娘娘。况且王侯之家多的是妻妾满堂,像晋国公府那样的才是奇葩,自己真是乡下人进城少见多怪了。

这边一沓庶子庶女打过招呼后,很是乖觉地先行告退。

恰逢厅堂那边的婆子过来传话,“禀王妃,席面已经备妥。”

“正好。”端王妃施施然从宝座上起身,左右侍婢立刻伸手去扶,她含笑对谢伯缙他们道,“你们一路劳顿定然累了饿了,走吧,先用午膳,边吃边聊。”

屋内小辈们都起身,老实跟在端王妃身后,一道往花厅走去。

云黛原本跟在谢叔南身后,不料那嘉宁郡主慢了一步,将她与谢叔南隔开了一段。

云黛不解地看向那故意走到身边的嘉宁郡主,“二表姐?”

嘉宁郡主哼了一声,过会儿又不阴不阳的说道,“没想到陇西那偏僻荒凉之地,还能养出你这样标致的美人,看你这身打扮,舅父舅母待你很是不薄嘛。”

云黛一顿,只垂眼答道,“国公爷和夫人都是贤德仁厚之人。”

“丹阳那小贱人一直自持美貌,也不知道她见了你,会是什么感想?”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云黛愣了愣。

倏然,嘉宁郡主又似是想起什么来,歪头看向云黛,笑得意味不明,“我觉着接下来的一段时日,应当会多不少的趣事,你说呢,云表妹?”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