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29章 【29】

我的书架

第29章 【2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九章】

直至宵禁前, 乔氏才带云黛回了国公府。

安慰人也是件很费气力的事,云黛回到清夏轩时,只觉得身心俱疲, 一坐上长榻,就歪歪倒下再不愿起来。

奶娘见她这般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惊奇,一壁催着翠柳红苕赶紧端晚饭来,一壁奉上温热的红枣枸杞茶关怀道, “姑娘不是去伯府了么, 怎的累成这样?”

云黛懒懒的撑起半边身子, 打发琥珀先回屋歇息,等屋里没旁人了, 才将伯府的见闻与奶娘说了一遍。

奶娘听得直皱眉, 待云黛说起孙氏日脯潮热、夜有盗汗, 疑似是肝叶生疮之症时,更是连连惊叹, “乔夫人那样和善的人,怎就害了这个病?听说这个病可难治了。”

“舅母是多年积劳成疾, 肝气郁结, 我猜此次之事只是病发的诱因。”

云黛侧过脸, 望着窗外晦暗朦胧的花影,轻叹道, “大家庭的正妻真是难当, 不但要管理宅中大大小小的庶务, 还得管着后院那帮子姨娘通房、庶子庶女。伯爷又是个多情风流种子,这些年可是苦了舅母。”

“给人做正妻的,都要忍常人之不能忍。莫说像乔夫人那样的官太太, 便是寻常男人兜里有个三瓜两枣,不也想着纳个小妾,或是去勾栏寻个红粉知己?乔夫人她啊就是太重感情了,但凡她手段狠辣些,心思放宽些,也不至于将自个儿憋成这样。”

奶娘这般说着,打眼见着自家姑娘眉眼间的淡淡迷惘,连忙止了话茬。

可不能再说下去,要是吓着姑娘,让姑娘对成婚这事有所恐惧,那真是罪过了。

她想了想,温声劝诫,“姑娘也别太悲观,也不是所有成了亲的都像乔夫人那样。远的不说,单说咱们国公爷,他待夫人是一心一意的好,成婚这些年还不是甜如蜜,情似海。”

云黛眼中有一瞬间明亮,却又很快暗了下去。

“可世间像国公爷那般的男儿少之又少,多是乔伯爷、周二郎之辈。”

云黛白嫩小手托着软乎乎的腮帮子,青涩未褪的面容上浮起自嘲,“我这身份……能托国公府的名头嫁个殷实官身,已是不错的归属。倘若未来夫君要纳妾,我又有何资格不许呢?又不是长安城里的公主郡主,可以对驸马郡马有所约束……”

奶娘噎住,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只干巴巴道,“姑娘还年轻,这些事先别想了。”

没多久,丫鬟们端上晚膳。

云黛心情郁郁,胃口不佳,喝了小半碗碧玉粳米粥,夹了两块双菇酱焖排骨,小半碟玉兰山药片,便搁了筷子,命人备水沐浴。

夜色沉沉,窗外月影昏昏。

琥珀替云黛侍弄好头发,刚准备告退,云黛突然叫住她,“琥珀姐姐,你是明年便要嫁人去么?”

这突然地一问,先是叫琥珀愣了一愣,旋即红了脸,答道,“是,等明年开了春奴婢便出府去庄子上了。”

云黛见她酡红的脸,心头好奇更甚,“我听他们说,那人是夫人给你配的,好像是庄子上的。”

琥珀羞答答道,“是,他叫胡贵全,父亲是西郊庄子的管事,原是乔家的家生子,后来随夫人陪嫁过来。他自个儿也求上进,如今在夫人手下的当铺当个二掌柜。”

琥珀服侍乔氏多年,这几年又妥帖伺候着云黛,乔氏自不会亏待她的婚事。

如今见琥珀寻了个好人家,云黛也真心替她高兴,说了两句祝福话,又问道,“琥珀姐姐,那你自己中意他么?”

“奴婢私下里也见过他几回,他人不错的,是个踏实过日子的本分人……”

说到这,琥珀眼角眉梢染了笑意。

云黛见状,心想,这大概是喜欢的吧。

见自家姑娘若有所思的模样,琥珀略一思索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弯腰搀着她从梳妆镜前起身,笑吟吟道,“姑娘放心,夫人待你如亲女儿一般,自会给你挑个妥善好夫家,你且莫因着旁人的事,丧了自己的信心。”

“我知道的。”云黛朝琥珀露出一抹笑,“夜深了,你也下去歇着吧。”

琥珀屈膝退下。

嘴上说着知道的,然而夜里躺在锦绣软榻里,白日在乔府的见闻像是走马灯似的一遍一遍在脑海中闪过。

也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实在累得撑不下住眼皮,云黛才昏昏睡去。

等再次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她眼睛下还多了两团淡淡的青色——

实在是她肌肤太白,如白纸染墨,但凡出现一点瑕疵,就格外的明显。

琥珀她们见着了,又是拿冰给她敷眼睛又是拿香膏涂抹。

云黛则是放空思绪,从昨夜的辗转反侧得出一个道理来——

有些事多想也无益,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与其空想不安,倒不如先过好眼前的日子。

乔氏昨夜似是也没睡好,云黛来给她请安,她问过两句便让人下去了。

云黛从归德院退出来,稍作歇息,便带着昨日采购的药材往慈和堂制药去了。

正值秋日,山石间芭蕉翠绿,院门旁的桂树已然长满金灿灿的碎花,风儿一吹,甜香沁脾。

屋内十几扇雕镂隔扇敞开,丫鬟婆子们正忙着拆卸夏日的软垫竹簟,换上秋日样式的毯子与幔帐。见着云黛过来,纷纷行礼,另有一婆子上前,哈腰恭敬道,“云姑娘,老太太在后院的清厦逗鹦哥呢,您去那边寻她吧。”

云黛笑着道了句谢,穿过厅堂,只见四面出廊,绿窗油壁,沿着走廊摆着不少奇珍兰花,分外清雅。

谢老夫人就坐在廊下,逗着那只绿毛鹅黄冠子的的鹦哥儿。

“祖母万福。”云黛上前行礼。

那鹦鹉机灵得很,一见到云黛就喊,“云丫头来了,云丫头来了!”

谢老夫人和婆子丫鬟们都笑成一团,老夫人笑骂道,“你这扁毛畜生,云丫头岂是你能叫的?”

鹦鹉又叫着,“老太太吉祥,老太太吉祥!”

云黛也忍俊不禁,挨着谢老夫人坐下,“这小东西学人说话越发利索了。”

“可不是嘛。”谢老夫人笑应了一句,又指着桌几上摆放着的糕点,“你来得正好,灶上新蒸的桂花糖糕,还热乎着呢,你快尝尝。”

话音刚落就有丫鬟端上银盆伺候她净手,云黛拿帕子擦干手指,一只手拿筷子夹着糕点,另一只手放在下头虚托着,仔细尝了一口,果然甜美软糯,满口生香。

“这桂花糖糕滋味极好。”她评价道。

“你喜欢吃就多吃些。”谢老夫人笑吟吟望着她,目光落在她眼下时停了一停,“你昨夜没睡好?”

云黛吃糕的动作一顿,小舌轻轻舔了下嘴角,低低嗯了一声。

谢老夫人问,“为何没睡好?”

云黛默了默,轻声道,“在想事。”

谢老夫人眉梢微抬,看了眼身旁的婆子,那婆子立即会意,带着一干丫鬟退下去了。

“昨日去了趟文庆伯府,吓着了?”

谢老夫人往身后的垫子靠去,阳光从廊外洒在她的身上,那石青色锦缎的暗纹闪闪发光,她半阖着眼睛,懒散又闲适,“来,与我说说,你这小脑瓜子里都想了些什么。”

云黛放下吃剩的半块桂花糕,沉吟一阵,将伯府的场景说了,又说起与玉珠的担忧。说着说着,她有些懊恼,轻轻靠向老夫人,“祖母,要不我不嫁了,让我一直陪着你吧。”

“说些孩子话。”谢老夫人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松弛的眼皮垂下,她似是想起什么般,轻轻笑了声,“不过我做姑娘的时候,也曾这般想过。后来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遇上老国公,还不是嫁给了他。”

顿了顿,她问云黛,“来,云丫头,与祖母说说你喜欢怎样的儿郎,祖母给你做做参谋。”

说起喜欢,少女难免羞涩,支支吾吾好一阵子,才道,“相貌不用太英俊,端正便可……主要是性情好,知道上进……若是能体贴自是更好……”

谢老夫人恨铁不成钢地看向她,“你生得这般好相貌,品行又好,聪慧温雅,对儿郎的要求怎忒低!”

云黛语塞,“……低么?”

谢老夫人见状,无奈又惋惜的叹了口气,抬手拍着她的背,忽的又问,“那你可曾想过嫁去陇西之外?”

云黛心里咯噔一下,不觉想起昨日玉珠那句戏言。

她先是摇了摇头,须臾,垂下眼睫道,“能留在陇西自是最好。若、若是夫人相中了陇西之外的人家,我都听夫人的。”

“你啊,就是太懂事了。”

谢老夫人褪下腕间的南红珠串拨动起来,慢慢道,“要我说,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都该往外走走,瞧瞧外头广阔的天地,而不是囿于内宅之中。想我当年在闺中,最爱听女商许氏的故事,也想像她那般走南闯北,当然我是没有经商天赋的,我原想行医济世,那时我的姊妹们都笑我异想天开……再后来,到了择婿的年纪,我上头几位姐姐都嫁了,轮也轮到我了……”

这还是云黛头一回听谢老夫人说起婚嫁往事,两只耳朵不由竖了起来,认真聆听。

“一家有女百家求,何况我乃是清河崔氏,洛阳长安一堆好儿郎们由着我选,可我都瞧不上。”说起家族时,谢老夫人语气中是掩不住的骄傲,嘴角微翘,继续道,“我第一回见到你祖父时,他晒得黢黢黑,又高又壮,跟个大黑柱子似的,我压根瞧不上。后来得知他是陇西国公府的,是女商许氏之后,我才多看了他两眼。”

哪知就因着多瞧了这么两眼,反倒被老国公给惦记上了。

他觉着崔氏女温婉贤淑,生得花容月貌,还朝他暗送秋波,定然是心悦于他。

少年郎的喜欢总是轰轰烈烈,那时他只在洛阳停留月余,临要走之前,火急火燎上门求亲,还许下一番山盟海誓。

“我那时也是昏了头,千里迢迢嫁来了陇西。每回争吵,我要收拾包袱回洛阳,他就拿话哄我,说等儿女成家,便陪我游历山河。哼,信了他的鬼话,他人说没了就没了,倒也真忍心闭眼,留我一人给他看家护院养孩子。”

说着说着,谢老夫人眼窝变得水洼洼的,深吸了一口气,她有几分伤感的劝诫着云黛,“女子出嫁之后有许多身不由己,好好珍惜做姑娘的这段时光吧。我寻思着等二郎和三郎秋闱成绩出来,若是真的中了,便要收拾行囊去长安参加春闱,你不如随他们一同去,到外头走一走,看一看,眼界打开了,心胸也能开阔些。我说句不中听的,你们乔家舅母就是养在深闺里,成日读些女诫、女儿经之类的,又被她爹娘温室花儿般娇养着,遇到事自个儿咽下,无处排解……”

当初儿子要娶文庆伯府的乔氏,她心里其实不大乐意的,可儿子喜欢,她也不想做什么拆散有情人的恶婆婆,就按儿子心意娶进来。

有一说一,乔氏这个儿媳妇还是很不错的,规矩懂礼无处挑剔,就是性情太柔,得亏是嫁到他们晋国公府,若是嫁去那些有妾门户,估计跟她嫂子孙氏一样蹉跎出心病来。

云黛听到老夫人这话,心头猛地跳了好几下。她按捺住心底的雀跃与期待,小心确认着,“祖母,我真的可以跟哥哥们去长安吗?”

谢老夫人就喜欢云黛眉眼间这股鲜活灵动的劲儿,慈爱笑道,“能不能去,全看你二哥三哥争不争气了。”

云黛弯起眼眸,“肯定可以的。”

三哥哥难说中不中,但二哥哥一定行的!

“若真一个不中,再过两月你跟我去姚州玩。你小姑母可一直想见你,上回来信还叫我带你一块儿。”

“好啊,祖母待我最好了。”云黛笑得开怀,脑袋蹭了蹭老夫人的胳膊。

谢伯缙由丫鬟引到后院,一眼就瞧见长廊之下云黛依偎在谢老夫人身旁笑语盈盈的撒娇模样。

澄澈明净的阳光落在她身上,她像只雪白乖巧的猫儿,眉眼间是从前未曾见过的娇憨与柔美。

原来在祖母跟前的她是这副样子,丝毫不见怯弱与拘束。

这次回来,她倒是让他有了不少新的认识。

“老太太,云姑娘,世子爷来了。”丫鬟禀报道。

一听到这禀报,云黛脸上的笑容微顿,等扭头看到紫藤树后的颀长身影时,她连忙敛衽起身,规矩行礼,“大哥哥万福。”

谢伯缙将她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面上不显,与谢老夫人问了安。

谢老夫人示意他免礼,颔首笑道,“今日我这慈和堂倒是热闹了,你们待会儿就留在我这用午饭,我让厨房多做两个菜。”

“是。”谢伯缙应下,有丫鬟搬来杌子,他掀袍坐下,修长的手执起一枚海棠冻石蕉叶杯,“方才祖母与云黛聊什么聊得那般高兴?”

“正与她说着,若是你二弟三弟此次秋闱考中了,到时候让她跟着他们一道去长安玩。”

谢伯缙闻言,送到嘴边的茶杯又放了下来,眉梢微挑,斜看了乖巧坐着的云黛一眼,“去长安?”

“是啊,反正路上有二郎三郎照应着,也出去见识见识。”谢老夫人笑道,“正巧你大姑母年底嫁女,还能去端王府凑个热闹。”

端王妃谢氏育有二女一子,年底要出阁的是长女,定的是英国公府徐家。

谢伯缙浅啜了一口茶水,语调平淡道,“出去见识一下也好,长安繁华,总是要去一趟的。”

谢老夫人点头,“我也是这般说的。这不,你云妹妹知道能出去玩,也是高兴的。”

谢伯缙唇角微掀,道了声是。

闲坐了一阵,谢老夫人起身道,“我先进屋歇会儿,你们俩玩着吧,等午膳好了,再来叫你们。”

谢伯缙和云黛连忙起身送了谢老夫人一步。

“你们自去玩罢。”谢老夫人摆摆手,由丫鬟扶着进了屋,只留下云黛和谢伯缙两人大眼瞪小眼。

一阵馥郁桂花香风穿廊拂过。

云黛出了声,“大哥哥,你坐会儿?我去耳房熬药。”

“熬药?”谢伯缙瞥过她的眼底。

“就昨日买的那些药,今日要熬煮出来。耳房那边有炉子有器具,我平日都是在那边做药的。”

“这样。”谢伯缙道,“我跟你过去看看。”

“啊?”

“打扰你?”

云黛摇头,“不不不,不打扰……”

就是比较诧异他竟然会好奇,而且有他在旁边看着,她怕不自在。

不管怎样,两人还是一道往耳房去了。

制药过程并不算有趣,云黛尽量忽略谢伯缙的存在,闷头做着手头上的事。谢伯缙就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也不言语。

等药材在锅上熬煮,云黛叫丫鬟看着炉子,自己走到外面透口气,稍作歇息。

谢伯缙望着她被炉子熏得泛红的灼丽脸颊,冷不丁问她,“你可认识李越?”

云黛微怔,两道柳眉慢慢蹙起,咕哝道,“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哦对了,好像是虎贲将军府李四姑娘的兄长,先前去李府做客,碰见过一面……”

她记了起来,疑惑的看向谢伯缙,“大哥哥问这作甚?”

谢伯缙见她知道这号人,便道,“今早在营里碰上,他托我给你带样东西。”

云黛惊愕,几乎脱口而出,“不要。”

谢伯缙见她拒绝得这般干脆,深邃的黑眸眯了眯,“你都不听听送的是什么?”

云黛目光坚定,“不要,我与他非亲非故,私相授受成何体统。”说着还叮嘱起谢伯缙,“大哥哥以后不要再帮旁人带东西了,这要是传出去了,对双方都不好。他这次给你的东西,还劳烦你还给他吧。”

谢伯缙觉得她这板着面孔的正经模样怪有意思的,“你不必紧张,我原本也没答应替他送。”

“啊,那你还?”云黛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睁大。

“只是告知你有这么回事。”谢伯缙淡声道。

云黛,“……”

难道他这是在试探她,想诈她与那李越是否逾矩?

云黛撇了撇唇,忍不住腹诽大哥哥怎么这样,好歹也相处了一段时日,难道在他心里,她是那等寡廉鲜耻之人?

是,这一年来的确有不少儿郎明里暗里朝她示好,也有登门透露出求亲之意的,可她一直谨守规矩。至于旁人如何,却也不是她能管束的。

“说起来,是云黛给大哥哥添麻烦了。”她闷声说着,脑袋低垂,“我进去看看药熬得怎么样了,大哥哥你自便。”

说罢,转身进了耳房。

望着她避之不及的背影,谢伯缙浓眉稍拧。

她……好似不悦了?

午膳很是丰盛,除却老夫人平日里惯吃的几样,还添了一道山菇木耳爆炒鸡块,一道酸甜口的糖醋里脊,一份玉竹陈皮赤羊汤,一应用琉璃盏盛着,色香味俱全。

只是饭桌上两人分外沉默。

吃过饭,谢伯缙先行告辞,云黛则是一头钻进耳房继续捯饬药膏。

谢老夫人看着他俩这样,扭头问身边婆子,“他们俩这是闹矛盾了?桌上都不见怎么说话。”

婆子斟酌道,“老夫人多虑了,云姑娘与世子爷都是稳重性子,能闹什么矛盾。您也知道,世子爷一向寡言少语,平日与夫人都说不来几句,遑论是与个不太熟悉的小妹妹,想来是没什么好聊的。”

谢老夫人想想也是,就是有些担忧,“也不知这个性子去了长安,能不能给我带个长孙媳妇回来。”

转眼又过去几日,到了中秋佳节。

因着谢仲宣和谢叔南在考场里回不来,这个节也少了几分热闹。

夜里一家人聚在滴翠阁宴饮,吃月团听戏曲时,也多是惦记着那两个在考场上的。

席上有新酿的桂花酒,香甜柔滑又不辣喉咙,云黛一边听着水榭上戏子们咿咿呀呀唱着嫦娥奔月的故事,一边喝着香醇的桂花酒,望着天边那一轮皎洁圆月出神。

“云黛,云黛……”

乔氏唤了好几声,云黛才堪堪回过神来,双眼茫然地看向她,声音还有些含糊,“夫人叫我?”

乔氏柔和的眉眼缓缓舒展,温声道,“我瞧你贪杯,担心你吃酒吃醉了。不过现下瞧着你这样子,像是已经醉了。”

云黛低头看了眼空空如也的酒杯,脸颊发烫,有些不好意思,“这桂花酒滋味香甜,我就多喝了些。”

居于上座的晋国公朗声道,“今日中秋佳节,多喝些也不妨事,回去好好睡一觉便是。”

“就是怕喝多了头疼,姑娘家的酒量比不得你们这些糙老爷们。”乔氏说着,吩咐下人去端醒酒汤,又给云黛夹了个四喜丸子,“吃些菜压一压酒劲。”

云黛谢过乔氏,待喝罢一碗醒酒汤,时辰也不早了,琥珀先扶着她回去。

今夜府中四处都点着宫灯,黄澄澄的在黑暗里亮起,煞是好看。

云黛慢慢的走着,夜风吹得她酒气散了几分,困意却涌了上来。

等走到清夏轩时,琥珀忽然惊奇的“咦”了一声。

云黛努力撑着眼皮,语调透着几分慵懒,“怎么了?”

琥珀指着门边梨树上挂着的一盏灯,“这儿怎有一盏这般样式的灯?”她示意掌灯丫鬟去取来。

小丫鬟很快取了回来,声音清脆的笑道,“姑娘,您瞧,这灯可真好看呀。”

云黛抬手揉了揉惺忪睡眸,定睛一看,清凌凌的眼底划过一抹诧色。

竟是一盏亮莹莹、胖乎乎的小兔子灯。

作者有话要说:  二哥三哥:考试中

大哥:刷好感中

感谢在2021-08-06 17:59:38~2021-08-07 18: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余温、是晚晚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余温 20瓶;soft亲爹、竹叶酱 2瓶;5039555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