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23章 【23】

我的书架

第23章 【2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三章】

见到长子之前, 乔氏做了许久心理准备,然而真当那高大俊美的儿郎站在眼前,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的儿啊——”她眸中噙着泪水, 快步走了过去。

“母亲,儿子回来了。”谢伯缙恭敬朝乔氏一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乔氏将他扶起, 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 像是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为娘每日都挂念着你,盼着你早些回来, 可算把你盼回来了。这次你回来, 一定在家多待些时日。”

“母亲放心, 儿子已向陛下请示,他特许我在家中陪伴双亲两月再去长安述职。”

乔氏觉得两个月还是少了, 但既是皇帝的意思,她也不好置喙, 只拉着儿子的手, 连连点头, “好,那你就在家好好歇两月。”

上座的晋国公清了清嗓子, “夫人, 先让阿缙坐下歇歇吧, 进门这么久,他连杯茶水都没喝上。”

乔氏扶额道,“是是是, 我是欢喜过了头。阿缙,你先坐着歇歇,喝口茶,吃些糕点。等歇好了,咱们再一道去你祖母院子里请安,老太太也一直盼着你呢。”

谢伯缙走到右手侧的黄花梨太师椅坐下,很快有丫鬟捧来茶盏与点心。

他品着茶,晋国公和乔氏你一言我一语的关怀着。

云黛他们几个都是陪客,只安安静静坐着听,偶尔也搭两句话。

这会儿在归德院如此,晚些到了谢老夫人的慈和堂里,亦是如此景象。

谢老夫人满头白发梳得整整齐齐,上着石青色鹤鹿同春长褂,下着藤黄泥裙,一派公府老夫人的庄严,但面上却满是慈爱,一双老眼盯着下座的长孙,眼角的每条皱纹仿佛都溢着满意。

温情脉脉的聊了足有半个时辰,一大家子在慈和堂用过一顿午膳。

晋国公有公务要忙,用罢午膳便先行离去。

乔氏见状,对谢仲宣几个小的说,“二郎,你们也都先退下罢,我和老太太再与阿缙说说话。”

谢叔南手中揣得一把南瓜子还没吃完,听到此话,歪着脑袋,“你们聊呗,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在这坐着也一样。”

乔氏,“……”

谢仲宣“啪”一下收起扇子,起身敲了下谢叔南的额头,“母亲既叫我们退下,我们退下便是,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哎哟,二哥,你要我把脑袋敲坏了,我秋闱考不过一准就赖你了!”谢叔南叫道。

谢仲宣笑了笑,没搭理他,径直越过他的位置,走到云黛前道,“云妹妹,我们先出去吧。”

云黛“嗯”了一声,起身朝谢老夫人和乔氏福了福身子,随着谢仲宣一起往外走。

谢叔南一见,连忙追上去,“欸,你们等等我啊——”

午后蝉鸣不断,绿荫浓郁翠亮,三人出了院子,顶着午后热辣的日头走了一段路,直走到抄手廊下才稍感凉爽,步子也放缓些许。

谢仲宣摇着洒金扇子,对谢叔南道,“你个不识趣的,可知母亲为何叫我们先退下?”

“我哪知道。”谢叔南将手中的南瓜子尽数塞给云黛,懒声道,“从前咱们年纪小,有些话避着咱们倒情有可原,可现在咱们都是大人了,也不知有何不能听的。”

云黛望向谢仲宣,“二哥哥,你知道?”

谢仲宣眉梢微扬,“若我没猜错,母亲应当是要给大哥说亲了。”

谢叔南和云黛皆是一愣,“说亲?”

谢仲宣颔首,“大哥年纪也不小了,这好不容易回来了,母亲肯定想趁机将他的亲事定下,才好放他回北庭。”

“怪不得呢。说亲事啊——”

谢叔南恍然,眼角余光下意识偷瞥了身旁的小姑娘一眼,见她一副懵懂的模样,不由道,“云妹妹,你时常陪在母亲身边,母亲可跟你提过咱们的新嫂子是哪家闺秀?”

“母亲从未与我说过。”云黛摇摇头,又弯眸朝他笑道,“不论是哪家闺秀,咱们有嫂子了,就是件喜事。”

她这一笑,白生生的脸颊映着淡淡的红,眼波流转间,直叫谢叔南看直了眼,心头砰砰直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一般。

倏然,云黛脸色一变,掩唇惊呼,“三哥哥,你、你流鼻血了!”

谢叔南一怔,抬手一抹鼻子,指尖果真沾了血。

霎时间,他一张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道,“没事……我没事。”

云黛赶紧拿出帕子递给他,担忧道,“你别仰头,拿帕子捏住鼻翼,先把血止住。”

谢叔南红着脸接过,那方素白丝帕捂着鼻子,还能闻到淡淡的茉莉香,他生硬地别过脑袋,解释道,“都怪这鬼天气太热了,热得人肝火旺。”

“最近是开始热起来了,晚些我让厨房给你熬一碗凉茶,你喝些消消火。”云黛说着,又看向谢仲宣,认真道,“二哥哥也要喝一碗祛暑。”

“多谢妹妹挂念。”

谢仲宣轻笑应下,又从扇间觑了自家弟弟一眼,长睫微垂,若有所思。

慈和堂里,乔氏笑得一朵花似的,抿唇笑道,“阿缙,我这些日子仔细瞧过了,有几家很是不错。近一点的是长远侯赵家,他家嫡幼女正待字闺中,是个贞静秀气的好女子,放眼陇西府,就他家这位与你最是般配。另外出了陇西府,还有三家我觉着不错,一家是定西大将军李恩的长女,一家是洛阳崔氏,也就是你舅公家最小的那个孙女,你小时也见过的,闺名唤作晴娘的。”

她停下,一脸期待的看向长子。

谢伯缙,“……没印象。”

乔氏似有些失望,却不气馁,呷了一口茶水,笑道,“不记得也正常,那时你也就七八岁,隔了这些年,我都不太记得那孩子的模样。不过最后一家,你肯定是知道的,便是你大姑母家的嫣儿,你大姑母那边也有意呢……”

表妹裴临嫣,端王嫡次女,陛下亲封的嘉宁郡主。

谢伯缙抬眸,目光在乔氏与谢老夫人之间流转一番,心头明了,看来家里最属意的便是裴临嫣。

裴家女,谢家郎,门当户对,亲上加亲,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这桩亲事都是极好的。

只是……

谢伯缙修长的手指轻抚过芙蓉瓷杯薄薄的壁身,长睫微垂,他对那位表妹的记忆还停留在一个高傲圆脸小女童时期,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印象。

乔氏那边还在夸着裴临嫣如何如何,谢老夫人转动佛珠的动作停下,缓缓睁开眼,“阿柔,先别说了。”

乔氏一怔,抬眼对上谢老夫人的目光后,也静了下来,“是,母亲。”

谢老夫人转脸看向谢伯缙,神色肃穆又和蔼,“阿缙,等你到了长安,便去你大姑母府上住着,见见你嫣儿表妹。若这桩亲事能成,那自是最好的。若你对她不中意,或是她对你无意,咱也不强求。不过你要记着谢家祖宗留下的规矩,儿郎娶妻后,非特殊情况,不纳二色。”

她抬起眼皮看了长孙一眼,见他并无不满,才继续道,“对男人而言,尤其是对咱们这种有权有势的公侯贵族,这规矩似乎有些强人所难。所以祖宗说了,谢家儿郎娶妻,除了门当户对,最要紧的一条便是彼此中意……日后就算情分淡了,想想媳妇是自个儿心甘情愿娶进门的,多少念些旧情。当年你父亲要娶你母亲,也是他亲自求到我与你祖父面前,信誓旦旦说认定了你母亲,我们这才去你外祖家提亲……我说这些,你可明白了?”

谢伯缙一脸正色,掀袍起身,朝老夫人一拜,“孙儿谨遵祖母教诲。”

谢老夫人欣慰地颔首,抬手示意他坐下,喝了口茶水润润嗓子,神色懒怠,“你的婚事你自个儿也上些心,此次去长安,多留意些。长安乃天子脚下,高门遍地,贵女如云,你选择的机会也多。待你挑中个最喜欢的,尽可告知我与你母亲,便是你看中公主,祖母我也尽力给你求来。”

她这话音刚落,门外就有小厮过来,弯腰恭谨道,“世子爷,国公爷那边请您过去有事相商。”

谢老夫人摆摆手,“你父亲既叫你,你就先过去吧。”

谢伯缙朝谢老夫人和乔氏拱了下手,转身与那小厮一道离开。

直到长子的背影消失在影壁后,乔氏才依依不舍收回目光,“阿缙他……唉,我这个当母亲的都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他的情绪比之五年前,越发不形于色。母子之间好似也生疏了些。

谢老夫人能理解这种感觉,宽慰道,“咱们做母亲的总不能管一辈子,将他们养大了,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都是他们自个儿的选择。何况你三个儿子里,阿缙自小便是最有主意的那个,你啊,就别操心他了……”

乔氏轻轻叹了口气,“儿媳知道了。”

……

阳光透过花格窗户投影在白墙之上,光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换着。

前院的书房门紧闭着,十米处站着两位看守的侍卫。

古朴雅致的书房内,晋国公父子俩对坐在窗下,当中摆着一局棋,黑白棋子纵横交错,互为掣肘。

“三皇子在北庭一切可还好?”晋国公气定神闲落下一子,旋即抬起眼,等着长子的回应。

三皇子,便是三年前被盛安帝废掉的太子,裴青玄。

“刚到北庭时难免沮丧,后来慢慢也习惯了,三殿下是个明白人……”谢伯缙骨节分明的手指拾起一枚黑棋,稍作思索,落下棋子,淡淡补了一句,“也是个至情至性之人。”

晋国公沉吟道,“至情至性之人,若是个富贵闲人倒潇洒快意,可惜他偏偏托生在皇家,如今落到这个地步……罢罢罢,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或许他被贬去北庭,于他也是一场解脱。”

谢伯缙把玩着棋子,嗤了一声,“解脱?”

晋国公看向他。

谢伯缙黑眸沉静,宛若深潭,“若是真叫五殿下即位,以他那多疑的性子,可能容得下三殿下?且许皇后和镇北侯府都在长安,三殿下岂能弃母族不顾,偏安北庭?”

晋国公盯着长子半晌,直到谢伯缙提醒道,“父亲,该你下了。”

“看来你对三殿下很了解。”晋国公漫不经心地放下一枚白玉棋子。

谢伯缙没答,只道,“父亲,若是五殿下坐上那个位置,我们晋国公府可还有今日的地位?”

晋国公沉默了。

良久,谢伯缙落下一子,收了手,平淡道,“父亲,这盘棋下完了。”

金漆兽面雕花香炉里青烟袅袅升起,一缕夕阳从木格花窗洒进来,晋国公堪堪回过神,垂眸扫过那笼罩在暖光下的棋盘,心算了一遍,果真是下完了——黑棋胜,白棋败。

“好,这棋下得好。”他看向长子,成熟的面容露出一抹笑来,“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今我这棋艺是不如你了。”

谢伯缙扫过晋国公鬓边夹杂的几根银发,黑眸微动,半晌低声道,“父亲,这些年辛苦了。”

晋国公笑意更甚,起身走到谢伯缙身边,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嗯,这膀子又宽又结实,是能扛起家里的担子了。阿缙,我的好儿子,你是真的长大了,为父甚是欣慰。”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高而辽阔的天边红霞似火,又似铺了一地的金子,金灿灿地染遍庭院前的繁茂花树,夜风习习,将白日的燥热也吹散几分。

前院正厅里灯火通明,红木如意八仙桌摆满珍馐美味,祖孙三代围坐一堂,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为了给谢伯缙接风洗尘,国公爷还拿出一坛珍藏多年的西凉春,酒盖一揭开,那清冽醇香的酒香直往鼻子里钻。

众人举杯欢庆,就连云黛也小酌了一杯。

这顿饭吃得很是欢畅,直至夜深,晋国公还意犹未尽地拉着谢伯缙饮酒,最后还是乔氏出言相劝,晋国公才放长子回去歇息。

寂静的夜里传来两声清脆的虫鸣,晚风徐徐,将昏昏酒意也吹散几分。

穿过长长的后廊往北苑去时,会经过后花园,正值鲜花繁盛,草木葳蕤之际,空气中都飘着淡淡的花香,谢伯缙按了按眉心,漫不经心扫了眼家中阔别已久的庭园。

长随谭信见状,恭谨问道,“世子爷,您是要逛园子?可这会子也晚了,您又奔波了一日,今夜还是先歇息吧,等睡个饱觉养精蓄锐了,明儿个再慢慢逛?”

谢伯缙慢慢的“嗯”了一声。

谭信笑着欸了声,殷勤地走前照着灯笼,“世子爷您当心些脚下。”

主仆俩刚往前走了两步,忽而不远处的假山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妹妹……这边,这边……”

“……哥哥,现在可以了吗?”

“快了,你不准偷看……”

听这声音,有男有女。

谭信心头一咯噔,哎唷,莫不是哪对不开眼的野鸳鸯在假山后私会?哪儿不好去,怎么偏偏在这,还被世子爷撞个正着!听那边情哥哥情妹妹叫得亲热,也不知道是哪个院子的丫鬟小厮!

他这般想着,悄悄抬眼打量着一旁的世子爷,见他严肃冷冽的面容,心底不由打了个颤,压低声音道,“世子爷,奴才过去……”

话还没说完,就见世子爷大步朝假山后走去。

谭信不敢多言,连忙跟上。

等走近了,那假山后的声音也越发清晰起来。

听着那熟悉的笑谈声,谭信一愣,这声音好像是三爷和云姑娘?呼,不是那起子污糟野鸳鸯就好,没得脏了世子爷的眼!

不过这大黑天的,三爷和云姑娘在花园里做什么?

谢伯缙也听出这两个声音来,眉心轻皱,默不作声往那假山后看去。

只见那假山后掩着一片开满荷叶的池塘,月光洒在池面上,折射出粼粼波光,池边水榭中,丫鬟小厮们提着灯笼守在一侧,而那池塘间的之字栈桥上,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正并排站着,仰头望着他们面前那四处飞散、星星点点的万千流萤。

谭信后一步跟上来,见着这一幕如梦似幻般的美景,也不由惊叹,“天爷呐,哪里来的这么多萤火虫!”

谢伯缙眯起黑眸,直直望向水榭宫灯之下的俩人。

晚风轻轻,流萤飞舞,月下的少年与少女衣袂飘飘,眉眼间笑意盈盈,一派天真烂漫。

“世子爷?”谭信见他始终一言不发,谨慎地问询,“您可要过去瞧瞧?”

谢伯缙薄唇微抿,一句“不用”还没说出口,便听水榭那边有奴仆惊呼,“是世子爷。”

谢伯缙抬眼,正好对上谢叔南和云黛俩人扭头看来的惊讶脸庞。

这下倒也不好走了。

他稍敛神色,单手背在身后,抬步朝水榭走去。

奴仆们纷纷朝他行礼。

谢叔南此时也回过神来,与谢伯缙打着招呼,“大哥,你和父亲喝好了?”

“嗯,差不多。”谢伯缙淡淡应了声,掀起眼皮睨了自家弟弟一眼,又看向一旁的云黛。

幢幢灯影间,紫裙小姑娘娇怯怯朝他福了福身子,一双清亮眸子透着几分紧张,低低的唤了声“大哥哥”。

谢伯缙嗯了一声,神色淡然的看向那夜色中莹莹发光的小飞虫,直接点名,“三郎,这么些萤火虫哪弄来的?”

“这个嘛。”谢叔南的面上一热,好在是夜里倒瞧不出他脸红,他抬手抓了抓后脑勺,“我派人去郊外抓来的。”

谢伯缙看了眼放在地上罩着薄纱的篓子,眉梢微挑,语气却没有多少起伏,“你还是老样子,在玩乐上,总是有一大把主意。”

谢叔南讪讪笑了下,热情相邀,“大哥你来的正巧,跟我们一起看嘛,这多美啊!你在北庭应当没有见过这么多萤火虫吧?”

看着幼弟讨好的笑,谢伯缙扯了下嘴角,“你弄出这样的阵仗,作何不把二郎叫上?这般诗情画意的景致,他应当也喜欢的。”

“呃,二哥、二哥他晚上多喝了两杯,对,我看他好像醉了,就没叫他。”

“哦,这样。”谢伯缙意味深长的朝谢叔南投去一眼。

谢叔南只觉得五年不见,大哥的目光越发的犀利,仿佛一眼便看穿他的心思一般。

眼瞧着大哥似乎又要开口,他咽了下口水,忙伸手指向前头的大片莲叶,“咦,那边好像长了莲蓬?大哥,云妹妹,我先去看看,若真是莲蓬,摘下来咱们尝尝鲜。陈贵,你还愣着作甚,赶紧跟上,给小爷打灯笼!”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往前头走去,伸长了灯笼照向荷花。

云黛提醒着,“三哥哥,你小心点呀,仔细别摔进水里了。”

她一把嗓子天生又甜又软,便是这副认真口吻,也像是撒娇般,听得人耳尖都发酥。

谢叔南那边挥了挥手,“我知道了。”

他一门心思去摘莲蓬了,倒留下云黛和谢伯缙俩人站在栈桥上。

两声蛙叫响起,俩人之间的沉默越发尴尬。

云黛心头懊恼,早知道要跟大哥哥单独相处,相对无言,她就跟三哥哥一同摘莲蓬去了。

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身旁的人总算出声打破了这份沉寂,“看来这些年,你与三郎相处得很不错。”

云黛呆了下,老实巴交道,“三哥哥人很好的,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带我一起。”

想了想,她又补充,“二哥哥也很好,书铺里有什么新书,墨轩阁新上了什么风雅的好物,他也会顺便给带一份。”

“他们俩能有为人兄长的样子,很好。”谢伯缙这般说着,停顿片刻,话锋突然一转,“去年生辰送你的那匹马,你骑着还好?”

云黛愣了一瞬,回神后忙答道,“石榴很好,一开始送来的时候还有些水土不服,后来王二家的慢慢伺候着,也将它养好了。我在后院骑过两回,上回郡学举办马球赛时,还骑着它去看了比赛。”

谢伯缙尾音微扬,“石榴?”

云黛有些不好意思,“是我给它取的名,它毛色通红,这名字吉利又喜庆。”

谢伯缙默了一瞬,“它是匹公马。”

云黛,“……”

空气突然又变得安静。

良久,谢伯缙道,“石榴也挺好的,你叫着顺口就行。”

云黛干巴巴笑了两下,缓了缓心神,抬起一双清亮的眸子看向他,“说起来大哥哥每年生辰都送我那么贵重的礼物,我一直想着当面与你道声谢……多谢大哥哥,那些生辰礼我都很喜欢。”

谢伯缙垂下眼,扫过她深栗色髻间那枚熠熠生辉的簪子,视线再往下,落在她娇艳的小脸上。

或许是饮了酒的缘故,那白皙的肌肤映在灯火下,宛若白荷花瓣上晕开一抹秾丽的胭脂。

这一刻,谢伯缙清晰地意识到,当年那个爱哭的黄毛小丫头是真的长大了。

沉吟片刻,他出声道,“再有小半年,你也要及笄了。”

云黛啊了一声,对上他沉静的目光,虽有些不解怎么突然提到这,但还是点头应道,“是的,十一月,是快及笄了。”

“可有什么想要的及笄礼?”

“这倒没想过,毕竟还早着……”云黛悻悻道,又仰着小脑袋问他,“十一月的时候,大哥哥还在陇西么?”

“不在了。”谢伯缙摩挲着掌心的厚茧,不紧不慢道,“这次回来在府里留上两月,过完中秋便往长安去了。”

说到这个,云黛打开话匣子般,语气是掩不住的敬仰,“大哥哥,你真厉害,这么年轻就当了大将军,我听玉珠姐姐说,本朝开国以来,二十岁就拜三品官的人,掰着指头算都不超过十个。你真的……很好很好!”

听着她这一通好话,谢伯缙微诧,以为她是说好话讨好他,然而等他对上她那双眼睛——

那双弯弯月牙般的黑眸写满了崇拜与敬佩,在银白月光下泛着水光,亮晶晶的,一片赤诚,毫不作伪。

谢伯缙眼里闪过一丝暗色。

云黛那边还兀自夸着他,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这些年你虽没回来,但外头经常能听到你的事迹,老百姓一说起你,都竖起大拇哥儿,说国公爷和夫人养了个顶顶好的儿郎。”

她是真心敬佩谢伯缙,偶尔也忍不住去想,若她真要是国公府的姑娘那多好,自家哥哥这么有出息,她也与有荣焉。又或者,战争没有夺去她亲哥哥沈元韶的生命,她相信以自己亲哥哥的能耐,虽没有世子爷这般英勇无匹一下子就做到三品大官,但当个小郎将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做大官,以后可以慢慢再努力……

可惜,世上之事从来没有假设。

“我常听人说长安乃这世间最繁华富庶之地,有高达九层的玲珑宝塔,有恢弘富丽的宫殿城墙,还有贩卖各类商品的东西两市……若有机会,我也想去见识见识……”

谢伯缙瞥过她满是憧憬的灼艳眉眼,沉吟道,“会有机会的……”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前头谢叔南滋儿哇地乱叫道,“大哥,云妹妹,我摘到莲蓬了!”

看着不远处那道抓着几枚莲蓬用力挥手的黑影,云黛“哇”了一声,拎起裙摆就好奇地跑了过去。

望着那道纤细灵动的背影,谢伯缙忽的思考起来,若她日后要许人家,哪家儿郎堪为良配?

其他先不论,但有一条,那人须得承诺会带她去长安才行。

作者有话要说:  请把“良配是你啊”打在公屏上!

-

以后更新时间放在下午6点,日更6千打底,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主要是早6点更新,容易熬夜,改成白天更新不那么伤肝orz)

感谢在2021-07-31 00:00:00~2021-08-01 23: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喵喵咪咪 3个;茕茕白兔、betcha、初晴-moment°、茗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啦啦啦 75瓶;兜兜里有糖 70瓶;小婉、辰玖 40瓶;麋麋麋鹿 39瓶;郭小点 37瓶;棠柚子tang 36瓶;初尘 25瓶;啊呐嘿李 20瓶;一纸荒年 16瓶;姽婳莲翩 15瓶;橙子吱吱吱 12瓶;秋笙浮尘、goodvibesonly、飘飘、今天多云、松鼠、叫我女王大人、许大彬哒哒哒、单零依 10瓶;yyds、茕茕白兔、严浩翔圈外女友、诺诺 5瓶;左初夏蕊、番淼淼、七橙 4瓶;dj颖儿、美味蟹黄堡、夏婉清风 3瓶;with you、安安、迷月 2瓶;gill、千忆夏凉、玥影之婳、48606887、4777315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