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娇宠 > 第10章 【10】

我的书架

第10章 【1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

翌日,云黛秉承着“不惹玉珠,远离明珠”的理念,来到乔家家塾。

孟夫子依旧讲着课,下座学生们或是认真或是出神,他也不管,只要他们不出声打扰他讲话的节奏,他睁一只眼闭只眼,放羊式授课。

等课堂结束,乔明珠像昨日那般主动来找云黛玩。

云黛一见乔明珠起身,心头一晃,连忙起身追着谢叔南,“三哥哥。”

谢叔南还挺高兴,觉得妹妹喜欢粘着自己,是对自己作为哥哥的一种肯定,高高兴兴带着云黛一块儿玩。

乔明珠见云黛演技生硬的溜了,半坐半站的有些尴尬,尤其乔玉珠笑得在一边笑得花枝乱颤,她脸上更是挂不住了,忿忿道,“有什么好笑的?”

乔玉珠晃着脑袋,“怎么着,你管天管地,还管我笑不笑了?”

她遗传了她母亲的两个梨涡,笑起来甜蜜蜜的,可在乔明珠的眼里,这俩梨涡贱兮兮的,看得让人窝火。

忍了又忍,乔明珠重新坐回位置,心想,那个打秋风的怎么突然就躲起她来了?昨儿个不还好好的吗。

乔玉珠这边也寻思着,那个小傻子怎么突然开了窍,竟然知道躲着明珠这个惯会充好人的小贱人了?不管怎样,只要小傻子不跟明珠玩,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之后几日,明珠又找过云黛几回,但云黛能躲就躲,躲不了就支支吾吾装傻,面上客气带得过去就行。

明珠这还有什么不懂,又见云黛对玉珠也是客客气气,并不热络,也不再有意接近,只当云黛是空气。

云黛这才安心的上了几天学堂,不过没了乔家姐妹的烦恼,新的烦恼又出现了——

她到底比不过上了几年学的同窗们,纵然每天回去后挑灯夜读,上起课来依旧有些吃力。

在又一次课堂抽测答不出来后,云黛心情越发的低落。

偏生谢叔南见她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还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句,“你记这么多,还不是一样答不出问题。先前看你那么上心读书,我还以为你读书多厉害呢,现在看来,还不是跟我一样……”

云黛本就沮丧,现下听了这话,更是难受,只觉得她这段时间的努力像是个笑话。委屈和失落的情绪一股脑涌上心头,她鼻子酸溜溜的,眼圈也红了。

“我可以学会的。”她哽咽的说。

谢叔南见她泛着水光的黑眸,怔了怔,俊秀的面容闪过一抹慌张,“呃,我……”

不等他安慰她,孟夫子回来了,谢叔南只好闭了嘴,先回了他自个儿的位置。

云黛生着闷气,一个中午也没搭理谢叔南。

等午后上琴棋课时,谢叔南忽然将云黛叫到了一旁,“你还生哥哥的气呢?”

云黛不看他,只低着头盯着绣鞋上的蝴蝶花,细声细气道,“没有。”

谢叔南道,“还说没有。你们女孩子说话向来口不对心的,嘴上说着没生气,心里气的要死。”

云黛,“……”

谢叔南又道,“开始那话,是我不对,我不该那样说你。唔,你给哥哥一个赔罪的机会怎么样?”

云黛抬起头,疑惑的看向谢叔南。

谢叔南挤眉弄眼,狡黠道,“你想不想出去玩?听说如意楼从长安请了个傀儡戏班,今日头一回开演,可有趣了。我带你去,再给你买如意楼的点心,他家的奶油松瓤卷酥滋味一绝,你肯定没吃过吧1

云黛到底年纪小,听到出去玩,难免意动。

谢叔南一见她这犹疑的样子,便知道有戏,更加来劲的怂恿,“去不去,一句话。只要你说去,今天我请客,保管你吃好玩好。你已经很久没出去玩了吧,在府里憋了三个月,我都替你闷得慌。”

他又与云黛说起傀儡戏如何如何精彩,又是喷水又是喷火的,把小姑娘哄得一愣一愣的。

云黛揪着衣摆道,“那我们放了课再去……”

谢叔南摇头,“那可不行,等我们放了课,傀儡戏早就演完了,要去就现在去1

云黛睁大了眼,“现在?可是还有古琴课和棋艺课……”

谢叔南挑眉,“逃了呗,反正也不差这么一天。”

逃了?云黛更是吃惊,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不能逃课。”

谢叔南抬手敲了下她的脑门,“你怕什么,真要追究起来,有我顶着呢,总怪不到你头上。快点,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我去咯?到时候我在如意楼吃香的喝辣的看傀儡戏,你可别说哥哥不讲义气不带你。”

云黛心头正纠结,远远边听屋里的女先生问道,“谢三郎和云姑娘呢?”

还不等云黛应声,谢叔南举起手,喊道,“在这呢1

他弯着腰,捂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叫唤起来,边往里走去,“先生,我这肚子忽然疼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中午吃坏了……哎哟,我头好像也有点晕……”

那教古琴的女先生太阳穴跳了两跳,这招也不是第一次见,这位小爷不是肚子疼就是头疼的,真疼假疼,大家心知肚明。但谁叫人家是国公府的公子,不想学将人强留着也没意思,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走这位小祖宗,也省得他留下裹乱。

女先生道,“既然您身体不适,那今日的课还是别上了。我是给您请位大夫来,还是您自行回国公府歇息?”

谢叔南一直觉得这俩女先生比古板的孟夫子上道多了,佯装虚弱的撑开眼皮道,“不用叫大夫那么麻烦,回国公府我母亲又得记挂,我就去院后那间屋里歇息歇息。”

顿了顿,他又转脸看向一脸懵逼的云黛,朝她挤眼睛,“妹妹啊,你扶哥哥过去呗?”

云黛,“………”

女先生及乔府其他孩子也都将目光放在云黛身上。

云黛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上前,到底有几分心虚,声音也发颤,“先生,我扶我三哥哥过去,可…可以吗?”

女先生有些惋惜的看了云黛一眼,谢叔南抢白道,“先生宅心仁厚,自然会同意的,是吧,先生?”

女先生,“……是。”

云黛便这样跟着谢叔南逃了课。

看着他俩离开的背影,女先生摇头,唉,这种学生太难教了。

乔玉珠则是鼓着脸陷入沉思,她之前一心想着让云黛远离乔明珠,省得被带歪了。可现在看来,云黛最该远离的人,应该是谢叔南吧!

看着藏在草丛里的那个狗洞,云黛傻了眼,偏偏谢叔南还催着,“翻墙你怕高,还好我记着这边还有个狗洞!我先翻过去了,在外面等你啊,你快点钻。”

“三哥哥,我……”

云黛嘴里那句“我可不可以不钻”还没说出口,就见谢叔南像只猴儿般,动作熟练地爬上墙边的枇杷树,“咻”得一下从墙上翻了过去。

“快点啊,你再不钻过来,被人发现可就糟了。”墙那边的人催道。

云黛被他催得也急了起来,骑虎难下般,跺了跺脚,索性把心一横,弯腰就朝那狗洞爬了过去。

她骨架小,身子软,很是顺利的爬了过去。

谢叔南就在洞边等着她,一见她过来,一把将她拉起,呲牙朝她笑,“看,这不就溜出来了,很简单的1

云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茫然的看着这条深深地巷子,“这里是?”

“走出这条巷子便是大街了,快走吧。”谢叔南带着她往前走。

云黛怯怯的跟在他身后,到底没忍住问,“三哥哥,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告假回府,路上溜出来玩呢?”

谢叔南啧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还不是因为你身边跟着个琥珀?陈贵我是放心的,他跟在我身边这么久,我溜出去玩他会替我打掩护。那琥珀从前可是母亲的人,她要知道我带你出来玩了,保管回去就跟母亲告状。”

云黛还是有些忐忑,“但我们就这样跑出来……”

谢叔南拍了拍她的肩,“怕啥,咱看完傀儡戏就溜回去,他们也不知道咱出来过。”

云黛还想再说,俩人已经走出巷子。

热闹繁华的州府大街在眼前展开,鳞次栉比的铺子,琳琅满目的商品,买东西的摊贩们沿街叫卖着,人来人往,车马不断,一派人间烟火的平凡喧闹。

谢叔南就像是回到了水里的鱼儿,浑身都来了劲儿,笑眯眯的对云黛道,“别担心了,溜都溜出来了,玩个爽才是正道!如意楼走起——”

玩总是让人快乐的,尤其坐在如意楼的最佳观赏位置看着诙谐幽默的傀儡戏,有吃不完的美味糕点,喝不完的五色浆饮,真叫人忘却一切烦恼。

一场傀儡戏看完,谢叔南和云黛都意犹未荆

谢叔南,“好看吧?1

云黛眼睛亮晶晶的,“好看1

谢叔南道,“哥哥没骗你吧,下次有新戏了,再带你来1

云黛点头,脸颊红扑扑的,“谢谢三哥哥。”

兄妹俩的友谊经过此次逃课更上一层楼,从如意楼出来,有说有笑的。

谢叔南将妹妹哄好了,心情大好,就算出如意楼的时候被不长眼的人撞了一下,也没去计较。

外头天色稍暗了些,谢叔南也不敢多耽误,带着云黛往回赶。

路上经过卖糖葫芦的摊子,云黛的脚步停了下。

谢叔南扭头看她,“你想吃糖葫芦?”

云黛倒不是嘴馋,刚才在如意楼她吃点心吃得很饱了,只是看到这红艳艳的糖葫芦,她不自觉想到了亲哥哥沈元韶。从前哥哥带她出来玩,都会给她买糖葫芦吃,还说以后赚钱了,给她开家糖葫芦的铺子。

“三哥哥,我不吃,我们走吧。”云黛朝谢叔南笑了一下。

可这笑在谢叔南看来,是小姑娘懂事,不好意思管他要东西。

“想吃就买呗,一根糖葫芦而已,又不是买不起。”

谢叔南带着云黛往糖葫芦的摊子走去,伸手就从那稻草桩子上挑了根糖衣饱满的糖葫芦,递给云黛,“喏,尝尝看,甜不甜,甜的话多买几串带回去。”

云黛接过那根糖葫芦,尝了一口,冰糖浇汁的糖衣脆脆的,里头的山楂酸酸甜甜,半点不涩口。

“甜的。”她说。

那小贩是个中年男人,见俩半大孩子穿锦着罗,知道是不差钱的人家,连忙笑道,“小公子,我家的糖葫芦用得都是顶顶好的山楂果,糖浆也是用得好糖,又好吃又便宜,一串才三文钱。您买十根,我再多送您一根1

“你倒是会做生意。”谢叔南看了那小贩一眼,也拔了一根糖葫芦尝了一口,“嗯,味儿的确还行,那就买十根,你包起来吧。”

小贩喜不自胜,连忙拿牛皮纸出来包,包好后客客气气双手递给谢叔南,“小公子您拿好,十根糖葫芦,一共三十文。”

谢叔南接过牛皮纸包,一只手往腰间摸,下一刻,他却变了脸色,“见鬼了,小爷的钱袋子呢?”

四下摸了一遍,他霍然想起什么,猛拍额头,“肯定是如意楼门口撞上来的那个贼狲猢!直娘贼,连小爷的钱袋子都敢偷了1

云黛拿着糖葫芦也懵了,“那……那现在怎么办呀?”

谢叔南磨着后槽牙,“你且在这等我,我去找如意楼的刘掌柜,他跟我熟,我叫他带伙计一起去把那小贼逮住!小爷倒要看看,哪个胆大包天的竟敢犯到我头上1

他将牛皮纸包往云黛手中一放,转身就跑了。

云黛急急喊了两声,可谢叔南正在气头上,很快就跑得不见人影。

云黛只好揣着牛皮纸包,站在小贩身边,无措又尴尬的解释着,“我哥哥……他的钱袋被偷了,我在这等他,他很快就会回来的……回来就会把钱付给你的。”

那小贩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出,面色不大好看,却也不好说什么,只道,“那你等着吧。”

云黛应了一声,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小脑袋埋得低低的。

小姑娘家脸皮薄,觉得买了东西没钱付账,实在太丢脸了。手中那半根没吃完的糖葫芦她也吃不下去了,只焦灼的盼着谢叔南赶紧回来,将她从这窘迫中解救出来。

等待的时间漫长而煎熬。

眼见着日头西斜,霞光弥漫,云黛的心像是在火上煎熬般,尤其她发现小贩频频打量她,目光越发不耐,云黛心里忍不住害怕……

“小姑娘,刚才那小公子真是你哥哥么?他这一跑也有大半个时辰了啊,再过不久就要闭市了,我也得收摊了。”

“他、他是我哥哥……肯定是那小贼跑得太远,但我哥哥一定会回来的,三十文钱,我们不会欠你的。”云黛强装镇定道。

“我估计你哥哥的钱袋子应该找不回来了。要不你先把钱付给我,你自个儿在这等他?”小贩问道。

“可是,我没有钱……”云黛羞窘的无地自容,她哪想到今日会出门,平日去伯府也根本没有用上银钱的地方。

小贩目光落在她双环髻的珠花上,“我看你头上的珠花值几个钱,要不你就拿那个抵了,我也不为难你,咱做小本生意养家糊口也不容易。”

云黛一愣,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她头上戴的、身上穿的,都是夫人给她置办的。她虽不知道价格,但也看得出来这镶珠金丝的珠花远不止三十文钱。

“不行,这发饰是我……是我伯母给我买的,不能给你。”云黛想了想,将手中的牛皮纸包给小贩,“这里头的九根糖葫芦我们没吃,我还给你……另外我和我哥哥吃的两根,就六文钱……六文钱,要不我明日带钱来还你。”

小贩眼睛一眯,这小丫头还挺精明,不大好骗。他道,“糖葫芦包好了就不退了。要不这样,我跟着你回家,你让你家里人给我钱。你应该知道你家在哪吧?”

云黛知道晋国公府怎么走,可她不想将小贩往那里带,且不说她是跟谢叔南逃课出来的,就说她没钱付款,被人追债到家门口,这事要传出去,岂不是给国公府丢人了?

“你再等等吧,我哥哥应当很快就回来了,我们不会欠你钱的。”云黛放软了声音请求道。

那小贩撇了撇嘴,不耐烦道,“我也不欺负你个小丫头,但丑话撂在前头,等会闭市鼓敲响了,再见不到你哥哥,我就要带你去衙门了1

云黛小脸都白了几分。

她不要去衙门!

看着西边昏昏欲沉的夕阳,她急得唇瓣都要咬破了,心里盼啊盼:三哥哥你快回来吧!

没过多久,只听得远处遥遥有鼓声响起。

“咚咚咚,咚咚咚——”

此起彼伏,一下又一下,宛若重锤砸在云黛心口,她的脸色越发苍白。

闭市鼓响起,大街上的摊贩们纷纷收拾起东西,准备归家。

那糖葫芦小贩看着云黛,态度已是很不好了,“小姑娘,我看你这哥哥八成是不回来了。你要不拿你头上的珠花抵钱,要不跟我去衙门,你自选罢1

云黛急得快哭了,她长这么大,何时遇到过这样的事。

糖葫芦小贩见她不言语,索性伸手来拉她,“走走走,去衙门1

云黛大惊失色,“不去,你放开,我不去——”

这边动静,惹得街边路人和商贩侧目看来。

小贩见状,朝身旁的人解释道,“这小姑娘吃了我的糖葫芦,没钱付账,她那混账哥哥先跑了,留着她在这赖账!我正要带她去衙门呢1

这话一出,路人们也指指点点,议论起来——

“哎哟,这小姑娘模样生得这样水灵,穿戴也不像是穷人家的,怎就干出吃白食的事。”

“真是人不可貌相碍…”

“没准她那哥哥是个混账,故意找借口抛下她呢。前段时间,不也有个混账,带着自家妹子去春风阁大吃大喝,末了一抹嘴跑了,只把个妹子留在春风阁抵账了。”

“为了几串糖葫芦不至于吧?说句打嘴的话,这小姑娘的姿色卖去丽芳楼,更值钱呢。”

一声声议论传入云黛耳中,她心头愈发惶恐不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越是着急越是忍不住想哭,哭声软绵绵的,“我三哥哥会回来的!你放开我1

那小贩哪肯,非要拖着她去衙门,不然就要云黛拿两枚珠钗来抵。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时,一阵勒马嘶鸣声响起,随后那小贩“氨得叫了一声,松开了拖曳云黛的手。

云黛吓也了一跳,等她看清地上滚着的那枚小小的墨玉珠子,更是惊愕。

倏然,周遭响起一道吸气声。

云黛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看热闹的人群分两边散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骑着匹健壮油亮的黑色骏马,在如绮似锦的红紫霞光之下,缓步行来。
sitemap